看完影片後,再閱讀我的文字……
你應該與我相同,在第一顆子彈穿過雞蛋的瞬間,連聲驚呼不可思議。這千分之一秒的震撼,加上柔和的背景音樂,視覺感官達到極至。

接著,你會開始期待下一個被射穿的會是什麼物品?又將造成什麼樣的驚爆瞬間。起先我一直以為這僅是一個實驗,關於速度與物體承受壓力的瞬間。只是在最後一個小男孩突然出現時,我慌了,不知道是要趕緊用滑鼠按下暫停,還是冷眼旁觀影片的下一秒。

直至反戰文字出現時,我鬆了一口氣。

之後的幾秒,我反覆思考稍早觀看影片的心情,有點High,加了些冷眼的快感,像是小時候看著同學拿小刀一刀刀劃開蚯蚓的脆異,覺得痛,又想看看蚯蚓是否還在蠕動。我似乎不自覺成了冷眼暴力的一份子,旁觀下一刻他人的痛苦與自以為的精采。

記得國中時,我擔任風紀股長,維持秩序時不小心與一位同學傷了和氣,他放風聲放學要找人給我好看。當時我嚇傻,另一位同學見狀,告訴我他哥是三年級帶頭,能幫我解決這檔事。下一節下課時間,同學帶我上了天台,而那位同學早已呆站在那裡,臉上緊張脹紅眼睛則泛著淚光。

同學哥哥問我要如何解決,是要我開拳還是他們動手。我傻了,呆呆站了許久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。一回神,我拉著那位同學的手一路往樓下跑。過程中連聲跟他抱歉,要他千萬別放在心上。

會這麼激動是有原因的。小二放學回家時,一個路口遇見一位流氓擋路,順勢搶走我的帽子,朝裡頭吐了口痰後丟在地上才笑笑離去。當時猜不透是什麼原因,他要選擇用暴力證明自己的存在。他臉上的表情到現在還難以忘懷,依此,我不希望那位同學也留下相同難以抹滅的回憶。

如果一句道歉就能解決的事,先說的人才是我眼中真正高竿的那個人。

緣份來來去去,用慈悲化解的因果,才能自在不來不去。

聊遠了。想說的只是戰爭存在的必要性,如果人類第一次面對美好,選擇的是分享而非佔有,是否槍炮就不會代替微笑,自私的築了道血牆再用力將自以為的陌生,合理往外推。

如果,影片最後一個小男孩成功撼動了你的心,請輕閉上眼細心思維那是什麼,然後好好的善護這一念……



(文字 / 塵襲)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宇衫靈
  • 慟......

    待我回過神時...

    兩行淚水
    無法控制的持續著,

    腦海裡
    是主持飢餓30自辦營時
    觀看受助國的影片內容
    非洲
    阿富汗...and so on...

    孩子們
    及那些無力遠離戰爭的人們
    因為戰爭的
    肢 離 破 碎

    曾經
    因為工作的因緣際會
    深入中南美洲的國度

    那個世界
    親眼
    親自

    身在其中的一幕一幕



    真的真的很慟......
  • 慟,是來自宇衫靈的善良。

    戰爭讓手無寸鐵的人們只能無助等待結束的一天。

    真心祈願世界和平,如同你我一樣幸福,快樂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12 08:28 回覆

  • ~呆" 曉娃~
  • 看到子彈衝向男孩時
    我也嚇到了
    他會是如何
    又會如何

    戰爭...是自私的
    奪走一切
    毫無保留
    有些人因為戰爭
    失去溫暖的家庭.....
  • 自私,讓每個人只想到掠奪,

    也許我們都該想想,也許我們都該分享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12 08:29 回覆

  • 九巴刀
  • 我會好好深思的~很棒的分享,謝謝塵襲……
  • 祈願世間和平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12 08:30 回覆

  • oliviapiggy
  • 我看不到影片也看不到碎碎念
  • 嗯!應該是要灌較新的flash9的版本。

    也許上google上網搜尋一下,會有答案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12 08:31 回覆

  • oliviapiggy
  • 看到了^^
    昨天不曉得怎樣就看到了。。。

    留言板留了一則留言,可否請塵襲撥冗去看一下,謝謝唷~
  • 回囉!祝好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12 09:07 回覆

  • oliviapiggy
  • 看到了,也回了:P
  • 看到了。都是私密,好怪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12 15:47 回覆

  • 愛麗絲
  • 看到小男孩出現時...
    驚...如果腦袋開花...就恐怖了
    還好出現一段文字...
    不然可能做惡夢@@
  • 是啊!我第一次也嚇了一跳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16 09:12 回覆

  • 怪誕之N
  • 感謝這一篇文章

    還好子彈化作了文字,要不然我以為男孩會愣愣地倒下.
    武力是無能者最後的手段,這句話我引以為圭臬,只是卻也懷疑,到底這世界上有多少的無能者.
    還曾經記得一位在中東還是巴基斯坦被射殺的白人記者,叫什麼來著,忘了.
    雖然曾經默唸過好幾次他的名字,但我想著他扛著攝影機穿梭在街頭拍攝衝突中,慌亂逃跑的難民,和一台輕型軍用的裝甲車,一旁射擊的士兵,下個畫面就是他看到士兵瞄準他.
    很難忘記攝影機畫面突然頹倒的瞬間,事實上他連嘆息也沒有,因為子彈是穿過他的要害,恐怕是腦袋開了個洞.
    很抱歉在這裡說些有的沒有的,但看著那個影片,不知道爲什麼就想到這個白人記者.
  • 嗯!我明白你要表達的無奈。武力是無能者最後的手段,這句話真好。

    謝謝你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22 16:4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