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伴,是人間上好的藥材,每個人都擁有,垂手可得。巧妙的是,這良藥雖易取,用法卻設了限,僅能給,無法自行享用,看的見,卻非每個人都能親嚐這份溫甜。
近年來大環境的不理想,讓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,賺錢的速度永遠趕不上物價的飆漲,往往右邊剛進口袋的錢,左邊又轉手消失。

小黃也成了現實環境下的犧牲者,幾年前還在商場上叱吒風雲的他,景氣的崩盤讓他公司倒了,房子也賣了,連說好甘苦與共的老婆也因為吃不了苦而帶著小孩離開了他。一夕變天,讓小黃差點走上絕路。回頭的原因,是巧遇一位計程車司機的開導,讓他有勇氣重新面對明天。沒有一技之長的他,當下就決定以計程車的行業,重新開始他的生活。

「小黃」並非他本來的名字,而是同行間的一個玩笑,久了反倒成了他現在的外號。小黃並不介意這個外號,他常在夜深人靜,流著淚對自己說,總有一天一定要拿回曾經屬於自己的一切。

為了加速這個夢想,小黃天天開車超過十四個小時,一週工作七天,全年無休。有時上下班時段客人較多,為了多掙點錢,常常連吃飯的錢與時間一併省下。

「撐著點,過些時候,再餵你吃些好料。」小黃拍拍自己的肚子,苦笑說著。

小黃有個好朋友,叫小小黃,他取的名字。小小黃是一隻流浪狗,體型與毛色都與黃金獵犬相似。會成為好朋友的原因,應該算是患難與共。吃飯時,小黃總會固定在一家較便宜的自助餐買便當,第一次看見小小黃時,就覺得投緣,馬上加買一隻小雞腿給小小黃,久了也就習慣這樣的互動。

小黃常對著小小黃說:「你啊!跟我一樣可憐,沒有家人在身邊陪伴。不過別擔心,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家人。既然是家人,理當同甘共苦,哈!別擔心啦!我只會跟你分享甘的部份,因為最苦的我已經走過了……」小黃認真對著小小黃說,小小黃先是呆呆看著,再低頭專心享用牠眼前大大的雞腿。

近年來,小黃為了夜裡開車提神,開始有了吃檳榔的習慣,隨著工作時數的增加,檳榔也理所當然加了量。生活的壓力,有時大到連睡眠也失了品質,睡不好,吃也不正常,讓小黃的身體處於極速敗壞的狀況。

前些日子,小黃開始覺得口腔裡有些刺痛,有時明明肚子餓的不得了,但是美味當前就是少了胃口。朋友的建議,小黃跑了趟醫院,幾天過去,檢查的結果出爐,口腔癌末期。

第一時間得知消息的小黃,面無表情的呆看醫生,像個不服輸的小孩,硬是撐住眼眶裡即將潰堤的淚水。他用盡全力讓自己站起來,慢慢走到外頭。小黃看著醫院裡來來去去的人們,才發現原來生與死都在同一個舞台上演出,原來時間一直在走。原來死亡離他這麼近,近到讓他來不及準備好回應的心情與表情。

「怎麼會這樣呢?為什麼要這麼殘酷的對待我的生命,我已經一無所有了,為何要連我僅有的生命都一併帶走。老天爺吶!你不會覺得過份了些嗎?不會覺得對我太不公平了嗎?」醫院長廊的盡頭,傳來一聲聲小黃淒厲嘶喊的回音。

不久,小黃進了醫院,病痛的折磨漸漸讓小黃無法開口,無法正常進食。身體的痛苦沒讓他忘記小小黃,他努力拿起筆與紙,對著護士,畫出那家自助餐店的位置,用不純熟的筆觸勾勒出小小黃的長相。他小心將手中的紙,連同一張一仟元的鈔票交給護士,確認護士明白他的意思後,他勉強擠出了一點笑容。

時間還是前進,小黃的身體也一天天失去了光彩。他心裡一直有個心願,希望有天一家人能再重新生活,再也不要分開。於是他決定將這幾年努力攢存的一筆錢交給老婆,希望老婆與小孩都能在他末路時分,陪伴在自己身旁。

最近,小黃嘴裡的傷口開始潰爛,還傳出了陣陣惡臭,周圍幾尺的距離就聞的到。老婆來看他的次數明顯少了,從每週固定一次的探望,到現在一個月都不見她來醫院一次,醫護人員看了是直搖頭。

身體明顯的虛弱,讓小黃有時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活著還是死了。小黃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累贅,如果真能選擇,他寧可結束自己的生命,一了百了。

清晨,小黃突然覺得腳底一陣溫熱,他探頭望,竟是小小黃正趴在病床上傻愣望著他。發現他醒來後,小小黃立即起身猛搖尾巴朝他貼近。小黃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,抱著小小黃大哭起來,像個迷路的孩子,終於找到回家的方向。

直到小黃離開的那一天,小小黃都沒有離開過他的身邊,像是家人,不離不棄。之後幾天,還有人看到小小黃在醫院附近徘徊,像是在找尋什麼,低鳴不肯離去。

有時想想,家人不一定都會陪伴自己走到末路,但確信的是,會陪伴自己走到末路的,一定是家人。有一天,小黃的家人也會明白這個道理,明白小黃曾經在意的幸福,竟如此簡單。

遺憾,讓珍惜有了溫度,如同陪伴,給了人間最幸福的……答案。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Jessica
  • 今天的二篇都有收到唷~

    hihi~
    一直以來門都很喜歡您的文字唷~
    今天的碎碎唸看來有些小沮喪!
    不過人生難免有低潮...找個能令自己舒服開心的方向前進...應該就不會偏離目的地太遠唷!!要加油唷!! ^^~
  • 呵!謝謝!謝謝!

    我會加油地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21 10:41 回覆

  • 琁禛
  • 小黃惜小小黃
    小小黃不嫌不棄
    伴小黃走到生命盡頭
    異類反較同類相憐
    眾生皆平等
    不如不分彼此吧
    因此,遺憾終於有了溫度

    難怪外國老人喜歡
    豢養寵物貓狗 愛之若子女
    陪伴自己度過晚年
  • 嗯!我其實一直深信,家人不是血緣,而是有緣的那個人。

    而且,只要心有溫度,就是人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21 10:42 回覆

  • 小小世界
  • 令人難過也令人可悲!
    真不知該說什麼!
    我也是醫療工作者,待的正是癌症病房..
    有些病人就像這篇內容的主角,
    孤磷的面對死亡...
  • 神聖的職業,你很棒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21 10:43 回覆

  • 雲海
  • TO小小世界

    您待的是癌症病房
    如何用自己的角色
    幫助這些獨自面對死亡的病人呢
  • 小小世界
  • TO雲海
    運用醫院社工資源予以協助
    或予會診安寧療護協助癌未需要
    不管是利用藥物或心靈介入輔導
    目的都是要減輕癌未不適及好走
    能幫什麼就幫什麼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