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搶回與朋友約定的時間,在路口招了台計程車。臨上車,車後方置放的衛生紙盒吸引了我的目光。美麗的橘色系設計,不正是陽光加油站的加油贈品。


「司機先生,很不錯唷!打拚不忘順手作公益。」他回頭望,我比著面紙盒方向,笑笑的說。

「這是一定要的啦!我們開計程車的雖然苦,但還是會有人比我們更苦。支持,當然支持!怕只怕做得還不夠多。」他爽朗笑說著。


一種感動,來自他正向慈悲的觀念,腦海浮現出一尊菩薩微笑救蒼生的畫面。誰說佛菩薩只存在經典,遠在他方,至少我眼前就是一尊。


「能這麼想真不容易,雖說不以求功德的心做善事。不過站在施與受的角度,付出一點慈悲,往往回收的利益功德大到連自己也無法想像。」


「哈哈,我不看那個啦!」他又傻笑了一次,接著說:「記得一次,恰巧載到一個媽媽帶著一個小孩。足可憐,小孩是喜憨兒,傻傻的。一路上與媽媽聊的都是照顧小孩的辛苦,說到最後,媽媽哭了,我也哭了。下車時,我堅持不收他們的車錢,想說下回能不能碰到都還是未知數,既然有緣能載他們母子一段路,盡一點心力也是應該……」他的聲音明顯有點哽咽。


「嗯,是啊!就我所知,喜憨兒的家庭,父母最擔心的就是有一天會離開放心不下的小孩,沒有人照顧。雖然現在社服團體都會從旁協助照顧,但畢竟是自己心頭上的肉,沒法自己看著,怎能放心?」


「對對對,你說的對極了!你應該也常作公益吧!小兄弟,看你年紀輕輕的,不容易唷!」我笑笑沒有進一步說明我的工作,點頭謝謝他的鼓勵。


到了目的地,看了看錶,比約定的時間晚了七分鐘,趕緊向司機大哥道謝,匆忙下車。進了餐廳,朋友還沒到,放心的呼了一口氣。坐定後不久,朋友到了。


「不好意思,遲了一下,臨下班,上頭又交辦一些事走不開。」


「沒關係,我原諒你,不過……下不為例唷!」在心裡暗自竊笑。


用餐的過程中,我們聊到已故的陳定南先生,聊到他選擇將骨灰灑在宜蘭平原,用最簡單的方式,將他最潔白的一生,永留在每一個人的心中。


「我走時,也要將骨灰灑在大海……」朋友正經八百的說。


「那不也正好,朋友不都叫你大海,大海回歸大海,不也圓滿。」


「哈!也對,說的好!」他豎起大姆指,臉上揚起的笑容,是他面對生死無懼的證明。覺得有趣,人一旦看透生死,這別離的痛,似乎就只存在遙望你遠行的親人感受。


「那你筆名叫塵襲,等你走時,埋了你吧!哈哈哈……」朋友自以為幽默說著。我則苦笑。


「這你就淺了,塵襲的襲是動詞,當然得選一處上風處,待風起時,飄灑在天地間,怎麼來,怎麼去……」我仰著莫須有四十五度角,以仙風道骨的語調接著說:「生死不就呼吸間,再美麗的軀殼不也隨時間風化。看透這點,以什麼方式來去,還重要嗎?」


想起了陳定南女兒為他架寫的部落格「早安,死神!」簡單的四個字卻道盡他面對死亡的泰然。因為面對,所以無所謂恐懼,因為無無明,所以光明遍照。前幾天,半夜裡竟被惡夢驚醒,恐懼讓自己發現尚未準備好面對死亡。試想,一個連死亡都無法安心面對的人,如何能得到身心真正的自在與喜樂。

我似乎找到了問題也得到了答案,只是目前的答案似乎無法立即解我生死的苦。


問了老師這個問題。老師說:「沒有做不到,唯有捨不得。」喜歡老師的答案,慈悲又直指我心性的疑慮。


世間總是巧妙,一個懂得放下的人,擁有似乎也最多。一個願意分享的人,似乎過的最快活。自利在利他中完成,在此時,有了印證的喜樂。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雲海
  • 沒有做不到只有捨不得

    突然想起一句話
    內心真實的想回到自己
    只因捨不得
  • 大樂,很容易。

    但人們往往只要眼前會隨時都會散滅的小樂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24 12:07 回覆

  • THEFAN
  • 路人丁丁

    我只能說 這篇文 好讚! XD"
  • 哈哈哈……

    謝謝啦!開心你喜歡這篇文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7/24 12:08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