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前的雅典奧運,第一時間得知劉翔拿下百十米跨欄金牌時,我驚呼許久,深感不可思議。
勁賽一向是西方人的地盤,拿牌的多半是黑白郎君,那輪得到東方黃皮膚的我們。然而劉翔以極速打破這不可能,可怕的是他不等進化論的數十年演進,以黃種人之姿,一口氣嚇傻西方人,勇奪金牌。(你們可以看影片,決賽時,劉翔嚇壞了旁邊的美國黑人,導致他亂了腳步,拱手將銀牌讓出。)

每回與朋友閒聊到奧運,總不忘暢談這段不可思議,奧運史上從未有東方人拿下短跑競速金牌,劉翔第一次亮相就一路過關斬將,我真的佩服,也真的在他身上找到了夢想成真的典範。

老實說,東方人能擠進短跑競速前八強已是夢想,何況摘金。

呵,開始期待這屆北京奧運勁賽的項目,西方各國也可能正在憂心還有幾個劉翔會衝殺出來。雖說中國選手在訓練上極具苦心,摒持先天不足的,就用時間來彌補這塊。(西方靠的是天分,東方可就得用更多的訓練時間來追上)。我想劉翔代表的意義不光僅是中國成功延展奧運版圖,更驚人的是用實力打破那塊人人不離口的天方夜譚。嗯,站在夢想面前,有心,就有可能。

昨天在家看MOD轉播北京奧運,跳水項目中國完全取得絕對優勢的領先,其他國家只有搶銀牌、銅牌的份。恐怖的中國選手。訓練再苦,掌聲給了答案。真不知中國選手是否快樂,聽說都是從小訓練到大,希望他們能找到快樂,畢竟誰都不想生命只為拿牌而前進。

不過我打從心底佩服中國在選手訓練上下的苦心,這種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動力,重新洗牌了奧運獎牌版圖。蠻期待中國拿下本屆奧運總牌數第一,因為那也同等證明東方不敗的時代來臨。

套句周星馳在電影說過的:「只要有心,人人都是食神」。




(文字 / 塵襲)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明鏡
  • 時間加上意志力與永不放捨的恆心

    人人都可以

    美夢成真!!!
  • 是的,有心,人人都有成功的一天。

    沒有不可能,只有願不願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8/14 13:22 回覆

  • 神童
  • 奇怪,這次都不見日本跟韓國在決賽時出現?
  • 有,早上在泳壇,日人蛙王摘金了。

    聽說是兩屆奧運,100與200的金牌,恐怖的蛙王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8/14 13:25 回覆

  • 九巴刀
  • 在他旁邊的選手真的嚇到了,最後差點跌倒了呢~
  • 是啊!遇見劉翔前,他可能覺得穩拿金牌吧!

    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8/14 13:25 回覆

  • 岑
  • 傲運背後換到什麼

    寒天將至四川災民悲鳴 救助物資在哪
    [大紀元]

    [2008-09-04 16:12:20]

    寒天將至四川災民悲鳴 救助物資在哪


    【大紀元9月4日訊】(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田玲 張艾倫報導)四川大地震過了3個半月,許多災民抱怨政府只顧辦奧運,上百萬需要政府救援的災民全被遺忘了,救助金和救助物資都不到位,而且地方還潛藏貪污腐化和管理不善,現在天氣快冷了,許多災民仍然還住在帳棚裡、生活堪慮。

    甘肅隴南一位張姓災民就批評說:「中央下來文件說每個人每天給10塊錢生活補助,實際上很多補助費都被貪污掉了,救災物資也是一樣,到現在好多人他不給你發,我們這邊好多人領不上,他們地方上有些人把錢吃掉。規定一個人一個月300塊錢,但有些地方每人只給你發200塊錢,甚至發150的。他利用手裡的權力吧。他想給你就給你,不想給你就不給你,就這樣的,不是每個人都給你發。像那個救災物資吧,一個司機,開了大卡車,裝了一卡車的毛毯,說香港人捐的毛毯,私人分掉了。幾個關係好的就分了,也沒人管這些事情。」

    這位張姓災民說:「現在房子完全倒塌的重新建的,補助兩萬塊錢,維修的話,只給3千塊,建材上漲得那麼凶,根本不夠,很多人失去工作了,連生活都很困難了,住房就更不堪設想了,只好繼續住帳蓬。好擠哦,擁擠不堪啊,最近下雨住在帳蓬也很慘,帳蓬裡潮的不得了。沒有工作的人可慘了,好多人沒地方住。都漲,漲得厲害。我都勒緊褲腰帶不敢吃飯。」

    甘肅隴南這位災民批評:「老百姓生活過的這麼苦,但政府居然還會把救災物資放到爛掉,10月天氣馬上就涼了,政府完全不顧老百姓死活,令人寒心。現在追蹤報導奧運會,我們災民基本上也絕望了。現在,他們救濟那些服裝、衣服或毛毯這些東西,好多放在倉庫裡面,由於保管不善都壞掉了、爛掉了。他不給你發,給你放、放壞了。」

    張姓災民說:「在中共極權統治下,受災百姓即使有再大的冤屈,也沒地方申訴。他們有的人就去鬧,鬧了人家還捉起來、關起來,連鬧都不敢鬧。我們地方單位領導給我說,現在你不要去上訪,去北京,北京關你半個月;到村裡面,村裡面關你半個月;到市裡面,市裡面關你半個月;到縣裡再關你半個月,就兩個月了,不管什麼有理沒理關了再說,關兩個月再說,你說這是什麼政策嘛!」

    另外一位在映秀名叫永福的災民也是反映補助不到位,而且政府對超生子女有歧視,不給補助:「我拿到一個月了!還有兩個月補助金沒發。他們有這樣一種文件,獨生子女有補償,超生的就沒有。我覺得他也是人,來到這個世上,他也受難,為什麼有區別?我覺得這一點不應該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