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與師兄談論佛法時,想起一位朋友,一位國中時期的朋友。稱她是朋友,其實心裡是有一點心虛,為何會這麼說,看完這篇文,你會明白。

國一時,班上有一位女同學,說長的不是很美,有點違心,說長的醜,又有失口德。但當時的感覺,確實如此。記憶裡,她的裙子有點短,衣服有點髒,髮型有點呆,身材有點瘦。細細的腳撐起了她的身體,五官明顯凹陷下去。說像骷髏,並不誇張。


她有一個不是很好聽的外號,我們叫她「鬼婆」。


當時的記憶,並非只有同學常拿她開玩笑,看不起她,連級任導師在國慶日都叫她待在教室裡,不用參與全校公開對外的活動。印象深刻,理著平頭的老師,每次看到她時,眼神總會閃過一絲不舒服。


當時,我自願擔任班長。為的是不想在放牛班裡太沈淪,於是選了一個職位,讓自己不致於太過散漫。一回上課,班上玩起「鬼抓人」的遊戲,由老師先指派一個同學當鬼,再點另一個起來當人。鬼要抓人,人要跑,當人被鬼抓到時,人就變成鬼,而變成人的鬼就要趕緊找一個空位置坐下來。


愛鬧的同學瞎起鬨,吆喝老師選她來當鬼。這下可好,全班開始鼓噪,大喊「鬼婆來啦!快跑!」,被她追的同學故意搞笑,裝痛苦,裝驚恐,逗的班上每個同學笑的是東倒西歪。


下了課,老師找我過去問,說是誰取了「鬼婆」這個外號,這麼難聽。難道不知道會傷害這位同學的自尊心嗎?當時,我笑笑回答不知道,答應老師會轉告其他同學注意這一點。


只是「鬼婆」的外號,是我取的。我有勇氣為了融入團體,取了自以為幽默的外號,卻沒有勇氣當著老師的面,承認自己做過的蠢事。


印象中,她臉上總帶著微笑,似乎聽慣這些刺人的話語,早已練就一身無染的個性。這文撰寫的緣起,其實帶了點懺悔。此刻再想起她,突然覺得她像是一位菩薩來到我的身邊,示現心比身的美麗更為重要的至理。可惜的是,我並沒有在當時,通過考驗。


此刻,要發自內心的感謝她,讓我在撰文的當下,有了面對自己錯誤的勇氣。如果你也曾經犯過相同的錯誤,從現在開始,讓我們都用心看見世間真正的美麗。

別怪世間只有污泥,那是因為我們僅選擇看見黑暗,而忘了仰望向上延展的蓮花。
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reallydia
  • 真的是考驗

    好多的當下,我也沒學會。
    殘念在偶爾想起時折磨自己
  • 考驗,過了,就是智慧了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8/18 13:14 回覆

  • 米
  • 認錯

    我也發現,即使是再久遠以前犯的錯,
    似乎只有在承認錯誤以後,心中才能有真正的平安.
  • 每一秒都是全新的開始,

    不晚,永不嫌晚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8/18 13:15 回覆

  • 巳
  • 但卻不知道她當下的是否煎熬
    也不知道是否他有多痛
    有多難過
    黑暗
    是否因應而生
    是否在大家失聯之後
    她是不是活得好
    她 看得到懺悔的文章嗎
    似乎總是這樣
    大家總是在意著自己的感覺
    卻在事後想起
    也不能做什麼了?
  • 她看不見,至少看見的人都能是一種提醒。

    提醒自己別犯了我曾經的錯誤。

    願世間良善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8/18 13:1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