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今天的工作超亂,一堆事在同一時間發酵,交辦的人個個都希望在預定的時間內完成,卻又忘了我只有一個人。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看著手上一件件尚未完成的工作,突然很想像個小孩子,耍賴蹲坐在地上哇哇大哭。

 

終於熬過下班,心繫著五天的假期,說服自己別跟今天的混亂計較。深呼吸一口氣,決定將負面情緒與壓力留在辦公室,不再繼續揹回家,繼續加班。

 

為了犒賞自己一天的辛勞,出了公司便隨手攬了一輛計程車。知道是週五尖鋒時段,想著反正也不趕時間,況且待在車上休息不也舒服。呵!這是射手座天生的個性,捨不得虧待自己,小朋友不要學唷!哥哥有練過!

 

一上車,感受到司機先生應該是一位好人,加上擋風玻璃上貼著「優良駕駛」的符號。微笑,覺得幸運,挑了輛以客為尊的好車。也許是一天壓力突然的釋放,整個人竟癱坐在座位上打起盹來。

 

一個路口突然緊急剎車,刺耳的喇叭聲嚇醒正半睡半醒的我。睜開眼,看見一個騎著腳踏車,明顯受到驚嚇的國中生,緩緩騎過我們正前方。

 

「怎麼了,為什麼要對著他猛按喇叭?」我好奇的問。

 

「不知死活的小鬼,在大馬路上亂鑽。腳踏車的速度能有多快,真搞不懂現在的小孩在想什麼?」他說的,我聽著。有些不解,我開了口。

 

「可是你這樣按喇叭,會嚇到他的。」心疼說著,眼睛看著漸遠的國中生。

 

「就是故意要嚇他的,讓他知道這樣的行為是危險的。嚇他?切!我可不希望真出了事,嚇到的是他們的父母。」他激動說著,望著照後鏡裡的我,我微笑點點頭,他則接著說:「現在的社會,父母大多走出困苦,總是習慣把最好的留給子女,總是捨不得打罵。你可別誤會,我其實不贊成體罰。但是話又說回來,如果不打不罵能讓子女聽話,那個父母希望子女受皮肉之苦。」他苦笑。

 

「我同意你的說法。另外偷偷告訴你,我也是被打大的。呵呵!」笑了二聲,司機也笑了。

 

上小學前,與鄰居家的小孩一起躲在工地裡玩火,被路過的鄰居看到,與父親通風報信。再看到我時,父親一個上前呼了我一巴掌,拉起我的耳朵一路扯回家。到了家,要我好好跪著,然後再告訴他那裡錯了。

 

當時跪著還一邊咒罵那一位抓耙子。只是現在想起來,內心多了點感謝,要不是鄰居的發現與父親及時的提醒,也許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一把火的威力究竟有多大。父親很可愛,每回體罰完後,總會帶著我去買吃的,雜貨店的大嬸看到這一幕總愛笑,看著我哭花的大臉,還不忘比著自己愛吃的零嘴。

 

父母總是擔心孩子長不大,於是天天交待,怕的只是來不及教會就離開子女的身旁。看著前座的司機,突然覺得那一聲喇叭好溫暖,像是父親呼過我臉上的那一巴掌。這痛,是我的皮肉痛,更是父親心上的痛……

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