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麼開始這個故事,讓我想想。該怎麼說,才會讓你們感受故事裡的真實。阿生,一位曾經的朋友,現在的師父,曾經經歷過的故事。他清楚走過,也徹底改變他的一生,由一個茶來伸手,飯來張口的大少爺,搖身一變成為眾人禮敬的大菩薩。

一次機會,阿生轉述了這個奇緣。

那一天,是阿生人生最黑暗的一天,痛苦到像是脖子架了一把刀,一個呼吸都近乎接近死亡。痛苦,讓他下了一個決定,既然黑暗隨伺不肯離去,那麼就讓他轉身面對死亡。反正結果都相同,縮短痛苦的時間,又何嚐不是痛快。

阿生走著,找著,看是否有適合的大樹,一棵足以撐起他身體的大樹,好讓他的生命懸空,了此餘生。天氣很熱,阿生用手揮去了臉上豆大的汗水,一抬頭,發現不遠處,有一顆大樹。阿生垮下了臉,心裡覺得有些諷刺,不是滋味。

「老天爺吶!你倒是很給我面子嘛。幾天前怎麼哭求你給條活路讓我走,你選擇無聲。現在我只求一條死路,你倒是給的乾脆,你這麼幫忙,我倒也應該好好正式向你道謝。」阿生雙手仰天,伏地,磕響三個頭後,自腰際取出水袋,大口一飲所剩不多的清涼。手一甩,將水袋拋向來時的路上。阿生大步向前,死意堅決。

來到了大樹下,阿生先是仰頭上下打量著大樹,下意識拍了拍樹幹。阿生說他忘了當時為何要這麼做,也許,只是覺得這裡是自己的終點站,難免希望能走的瀟灑些。畢竟曾經風光,如此想法,其實不難想像。

阿生從包袱裡,抽出一條布巾,他自言自語的哆嗦著。「想不到會走到這般田地,白活了,真是白活了。」他將布巾高拋環繞在樹枝上,雙手握著布巾兩端,打了一個結實的死結。「死結?哼!還真是名副其實的『死結』!」

他搬了塊石頭墊在腳下,認真深呼吸一口氣後,把頭伸進了布圈中。「十、九、八……」阿生在心裡默數十個數,約莫十秒,腳一踢,他的痛苦就會結束。痛苦真的會就此結束嗎?阿生的心裡有了問號。

「怎麼會這麼想不開呢?」聲音自天空傳來。也許突然,阿生嚇的從石頭上跌翻下去。「誰?是誰?出來!」阿生對著四周叫喊,回神後,竟發現聲音的方向,來自身旁這棵大樹。

他訝異、小心的問:「你……你會說話。」

「呵!傻孩子,我們不是不會說話,只是選擇不說話。」大樹悠然回答。阿生則像是從鬼門關裡回來,全身洩了氣,安靜倚靠在樹幹上呆坐著。

「小朋友,這麼多人在我這裡找的是快樂。有人盪鞦韆,有人爬樹,甚至,還有人請我為他們見證愛情。我倒不是反對你在我這裡尋短見,不過,既然你都來了,也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。來!我們打個商量,送我個十分鐘,讓我們聊聊,畢竟你能選中我,我們也算是有緣。要不,就當這十分鐘是租借場地的交換如何?」阿生點點頭,接受了提議。另一種可能,他也需要再幾分鐘的時間,好讓自己凝聚更多尋死的勇氣。

只是五分鐘過去,大樹沒有開口說一句話。

「嗯,你不是想要聊天嗎?為何不說話。」阿生冷冷的問。

「聊天?有啊!我們已經聊了五分多鐘,你難道沒有感受到嗎?嗯,可能是我的聲音小了些。」大樹說完,一陣微風揚起,在阿生身旁。他覺得舒服,不自覺閉上眼睛,親身感受這悠然。阿生猜想這應該就是大樹所謂的聊天方式,他嘴角輕揚。

「心情有好多了嗎?呵!可別說沒有,你上揚的嘴角已經明顯了你此刻無憂的心。好好感受大自然想要告訴你的是什麼。」大樹又揚起了另一陣輕風。

自在讓阿生忘了時間過了多久。

「注意到地上的落葉嗎?」阿生睜開眼看著地上一片片的落葉,點點頭。大樹接著說:「你應該很難相信,曾經,掉落的葉子一直讓我感到困擾。每掉一葉心就痛一下,像是在割自己身上的肉一般。我很不喜歡失去的感覺,形容痛恨也許較貼切一些。有一天,我下了決心,不管有多苦,一定要找到一種方法,幫助自己跨越這個難關,好讓自己不用再面對失去的痛苦。」阿生注意到了大樹心情的嚴肅,他輕閉眼,專心聆聽。

「從那天開始,我不眠不休的找尋各種方法,逢人就問。怎奈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依舊無法找到一個足以讓自己點頭的答案。一天,我累到無法再喘一口氣,腦子裡沒有空間再思考任何的問題,甚至,分不清楚是白天還是黑夜。就在我放下所有的堅持後,我找到了答案……」

「是什麼?是什麼?」大樹話還沒說完,阿生緊張接了口。

「不知道昏睡了多久,鳥的輕鳴聲喚醒我睜開雙眼,發現四周充滿春的訊息,一片翠綠。往身上瞧,我竟擁有了新的枝葉。幾天前惱人的落葉,竟隨著寒風一掃而空。曾經的痛苦,讓我深刻體驗到眼前的幸福與美麗。才發現這段時間,在我僅選擇看見自己失去的同時,我錯過了眼前所有生命的精采。

原來,黑夜的到來,是提醒人們破曉的來臨。原來葉落的煩惱,只是為寒風的刺骨,捎來了春的信息。那一刻,我終於明白痛苦的原因,來自我僅選擇看見自己的擁有與失去,像是自己一手打造的華麗牢籠,將自己束縛的透不過氣。快樂與自由竟唾手可得,只要我們懂得放下,懂得讓心自由。如此,我們將有機會一覽世界的本來面目。」大樹自信的昂首,用最自然的身段,隨風擺動。

阿生像是明白了什麼,卻又說不上來。他注意到了自己臉上的微笑,什麼時候開始的,不記得了。

「能問一個問題嗎?」阿生說。

「我知道你想問什麼?我幫你,沒有別的目的,只是了一個因緣,如此而已。」

「了一個因緣?什麼樣的因緣?」阿生追著一個答案。

「數百年前,我是一個苦行僧,路過你身旁,向你化緣。你沒多加思考就投下了幾粒碎銀子。如今,我修行得成就,知道你有難,便化身一棵樹,尋聲圓滿你當初的善因緣。」大樹緩緩的說。

阿生聽的張大了口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明白了方才的大樹,只是師父慈悲巧秒的引渡。

過了一會,阿生勉強擠出一句話:「如何……稱呼師父您?」靜默……

大樹沒有再開口說一句話。

從那一天開始,阿生像是變了一個人,樂觀,心性光明。知道那裡有人需要幫忙,他總是第一個到,總是微笑,從不喊累。知道阿生過去的人都覺得奇怪,是什麼原因讓阿生的人生起了這麼大的變化。阿生總是笑笑分享這段奇遇,村子裡的小朋友就追著阿生問師父的名字,阿生索性給了師父一個尊稱,叫「一葉禪師」,好懷念這棵大樹所給予他生命裡的奇蹟。


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俠女
  • 嗯~這因與果都是自身種的呢~妙也~妙也~

    好動人的卡片 好淒厲的風雨
    好溫暖的夜晚 好真摯的祝福

    感恩!感恩!
  • 自種,這兩字用得真好、真妙。

    卡片只是一個心意,謝謝俠女的分享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14 14:48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HUNGHSIU
  • 塵襲的年紀不大,但佛學造詣卻很精深...實在令人讚嘆^^

    徜徉在塵襲這帶有佛言佛語的文字世界裡...總讓人在內心深層能安住一股「定」力...彷彿是為身處在紅塵俗世中的我們開闢了一處清涼地...用年輕人的語言接引更多年輕族群接觸佛法...也增長讀友們的慧根及慧命...透過網路世界也能達到「無聲說法」的境界..真的是功德無量喔^^
  • 呵!謝謝肯定,我真沒那麼高桿,想做的只是藉由文字,提醒自己活得好一點。

    況且有緣閱讀到文字的朋友也能一同成長,我覺得這樣很好,不枉來到幸福工坊一遭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18 17:4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