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三話】價值


「阿力!如果要給你此生打一個分數,你給的成績是會多少呢?」天使問。


「分數?哈!老實說,我考試從來就沒有及格過。你說呢?我會給自己的生命多少分數?你應該沒有經歷過那種每個人都對你絕望的過程吧!我從來就沒有為我家裡帶來任何榮耀,這可不是我自甘墮落!是每個人包括我父母都對我抱持著這種看法。一個扶不起的阿斗,從我一出生開始,這就是我的角色,一個永遠被別人瞧不起的阿斗。沒有人會對我有所期待,久了,像是一個隱形人,他們開始對我視而不見。於是,我開始用別的方式,證明我的存在。」


天使發覺我的落寞,飛下來,停在病床上的安全護欄。

「人的價值不是別人給你的,況且『價值』這個名詞,基本上就沒有一定的標準,只是一種感覺,每個人皆不同,卻都自以為是標準,是真實。久了,以為這就是人生,以為擁有就是喜悅,失去就得哭天喊地。而那顆原初光明喜樂的心,早已被世俗的一切,如塵掩蓋,遺忘。遺忘早先所給予自己的願力與使命,開始在人世間起伏,一天又一天。」天使對著我眨了一下眼。


我靜靜聽著天使對我說的話,那是另一種從未思考過的方向,有一點難以置信。卻又一直追問自己到底是遺忘那些重要的寶藏。使命?哼!冷笑嘲諷自己,我阿力能有什麼使命,「死命」倒是有一條。


「換個方式說好了。許多人一生只選擇活在自己的框架中,從出生後的求學、工作到結婚生子然後終其一生。這看似再平凡不過的人生,卻讓大部份的人空過一輩子,想想,還有什麼比這個可叫人可惜的。佛法難聞,人身難得,再次以無明入輪迴,誰能擔保再來時,能否還有機緣得一個瑕滿人身,得了人身又是否有因緣接近善知識得善法。阿力,你能明白我所要表達的嗎?這真的很重要,許多人總在生死間沈淪,糊塗的來,糊塗的走,不知道怎麼來,不明白到那去……」


「輪迴?真有輪迴嗎?」我好奇的問。


「我先不正面回答你的問題。試想,我們打從一出生就獨一無二。不僅相貌不同,每個人的個性、興趣、習性等,也都有著屬於個人的特色。拿天賦而言,任何的比賽,假設相同的努力下,就是有人能輕鬆掌握到致勝技巧,輕鬆勝出。有人天生一副好歌喉。有人靈感不斷,總能寫出好作品。種種的跡相,都再再說明了有些能力,我們累世早已修為過。只因我們無法了了分明生生世世的所有,所以迷,所以遺忘。但那不代表我們失去了這一切。有天當我們串起所有記憶,我們會清楚一生只是盤沙裡的一粒,清楚時間要花在那些地方,才能不枉。」


「等等,讓我吸收一下,好像還有那麼一點道理。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,你的意思是說,每個人來到世間都是背負前世的願力才來到這裡的嗎?然後上天延讀了我們每個人累世的修為,好讓我們能運用這樣子的能力,去完成上天所交賦的任務。」我睜大了眼,呼了一口長氣。


「呵!你要這麼說,也行的通啦!不過存在你口中的『上天』基本上是不存在的,所謂的『任務』也沒有一定的方向,當你明白什麼是來到世間真正的價值時,你就會清楚我想要與你分享的,是什麼了。」 用力點點頭,謝謝天使的分享。


「那……可以你一個問題嗎?我沒有好好的過完這一生,是嗎?」我心虛的開了口。


「你覺得,你這一生已經結束了嗎?阿力。」就在此刻,我慢慢看見天使,就像是一團雲氣,漸漸成形在我的眼前。清楚看見他的臉,有種說不出的熟悉。是的,我一定見過他,只是不知道在什麼時間?什麼地點?


「阿力!我帶你去一個地方,走!」 在我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時,我已經與我的身體分離,在穿過病房牆壁的前一刻,我看著自己的身體,漸漸與我愈離愈遠。一種說不出的感受,像是第一次學騎腳踏車,那樣的驚奇又帶點害怕。只是此刻,多了幾分無奈……


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俠女
  • 當我們努力想證明我是什麼的時候
    也許向內找找會發現”我就是我 是個獨立自主的個體”
    否則會永遠陷在泥濘中
  • 讓心無依,是自由的開始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16 12:31 回覆

  • 雲
  • 價值
    存在於認清自己
  • 說的好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17 10:3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