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四話】遺忘

天使帶著我,沿途穿過大大小小的巷子,穿過建築物,也穿過走在路上的人們。不時還會聽見野狗在對著我們狂吠。等等,我似乎聽的懂牠在說什麼,只是耳邊滿是風呼嘯而過的聲響,根本無法仔細聽清楚。


「牠看的見我們?」印象中,好像在鬼故事裡,牠們都看的見飄來飄去的不明物體。現在證明了這一點,覺得有趣。

「四足物體是比較難界定牠們是屬於那個空間的,其實人的階層在目前的空間中,是屬於最上層的。而四足物體與其他一切無法開口說話的,都是屬於第三階層,底下還有無法進入任何空間的形體,我沒去過,所以也無法為你解釋。基本上在我的空間中,第三階層都是能夠開口說話的。牠們在目前的空間裡,其實都明白所有的一切真象,只是開不了口。這是一種懲罰,也是提升心性最快的方式。」天使不回頭的說著。我們繼續飛行。

我似乎明白的點頭示意。難怪常在夜裡都會聽見牠們不知道在鬼叫什麼。原來牠們是看到各個空間來來去去的無形與有形。

停下來時,眼前的景像有點陌生又帶點無法言喻的熟悉。我,竟看見了我的父親,只是,他看起來很年輕,大約三十出頭吧!家裡的一切環境都相同,只是擺設與現在有些不一樣。母親挺著大肚子,站在店門口,招呼著進進出出來的客人們。

天氣似乎很熱,看著母親頻拭臉上的汗水,汗水在陽光中,更顯它的明亮。看著父親時而走到店門口,親吻母親的臉,彎身將臉貼近母親大大的肚子。開心的笑容是我從未見過的父親,似乎在期待著什麼。

是肚裡的小孩嗎?肚裡的小孩?是我嗎?

一個念頭閃過,突然一顆塑膠球從我的面前輕輕彈過我的身體,不經意回頭,是一個小孩,開心的微笑,彷彿擁有了世界所有的美好。


「阿力!來!丟給爸爸,乖。」聲音從我背後傳來。那一刻,我愣住了,是感動嗎?還是,第一次感受到父愛自心中流竄的溫暖。我看著自己搖搖晃晃的拿起塑膠球,慢慢走向自己,穿越過自己。笑聲一直傳過我的腦海中,是父親的笑聲,我確定是父親笑聲,一首從我生命裡失去的旋律,此刻擁有,就在我的身後。


「我的小阿力啊!到底什麼時候你才會開口叫爸爸呢?好期待吶!你知道嗎?爸爸好愛阿力,真的好愛,因為阿力是爸爸生命裡,最寶貝的幸福……」 我沒有勇氣回頭,全身無力的跪坐在地上。


「阿力!沒事的,別怕!有爸爸在,不會有事的。」


心裡一驚,我抬起頭來。只見身體穿出了我與我的父親,父親抱著我直往前衝,口中不停與我說話,我沒有回應,像是昏迷。我慢慢抬起了手,拭去臉上的淚,是父親的,還是我的,此時都已不重要。我想起了那一夜發生的事。


半夜裡,我發高燒,附近的小醫院都關了,父親揹起我,跑向步行約一個小時路程的大醫院。看著父親與我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我的面前。突然間,我慌了,發了狂似的跑向父親,也許,只是想說聲抱歉,也許,只是想說聲感謝,也許,只是想見父親一面…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停下腳步,耳畔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煞車聲,在我身後。

「求求你,救救我小孩!他正發著高燒,那位好心人幫幫忙,趕緊帶他去看醫生,求求你們!我跟你們磕頭。」

「先生吶!你小腿受傷了,流很多血,我先載你去醫院止血,好嗎?」

「不要管我,我不要緊。但是小孩子的病不能等,求求你們先帶我小孩去醫院,拜託!拜託!」父親把我捧的高高,遞給了那位路人。

我,閉上了眼,慢慢地轉身,在心中反覆聚足睜開眼的勇氣。是一切遺忘衝回到腦中的速度太快。還是慚愧發現一直以來對父親失望的因素,竟來自父親曾經用生命保護過自己。還是……無奈活了這麼久,竟在結束時才發現錯過了些什麼。

「阿力,其實你一直都很幸福的。」睜開了眼,回到了病房,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自己,看著正在含淚唸佛號,努力為我祈福的母親。

 

生日快樂‧天天快樂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俠女
  • 水災!水災!水災不要來....
    儘管心河已氾濫 還是懂那份愛
    謝謝
  • 為父為母的,懂那份情感…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16 12:3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