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接到康康從英國寄回台灣的明信片,整整寄了五個多月,住址用英文寫的,又創下人生新的記錄,第一次有朋友從那麼遙遠的國度捎回信息給我。當下第一念,是感動的。回想明信片飄遙各個國度172天,經歷過什麼風景?經手過那些朋友?突然,自內心明顯了緣份的驚喜。

想起了電影海角七號如果一張寄了172天的明信片就教我感動,為何隔了六十年的情書,卻沒讓我在走出戲院後,第一時間動容……

我想從普老的那通電話說起。


「Hello my friend,海角破億了,很遺憾,我想這次你眼光失了準,但我原諒你,嘻!」

「我從來沒說不好看好嗎?好嗎?」我吼了回去,普老安靜,我接著說:「我喜歡看電影,如果你以國片來評斷這部電影,我一定豎起大姆指沒話說。但是就我看過的所有電影,
海角七號》充其量只能算中間偏上,還沒到完美的境界。不可否認,裡頭小人物的梗令人驚豔,但對我而言,真的只有喜劇片的精彩,卻少了愛情片的雋永。這麼說好了,如果最後那位拿到信的阿婆,再補個鏡頭,那怕僅是滴在信件上的一滴淚,都會讓我更貼近他們錯身的遺憾,也許這會讓最後那艘離情依依的船與七封寄了六十年的情書,更見力道。」

普老沒說話,我則繼續。

海角七號真的好看,我無法質疑這點,但真要界定,我會定義為喜劇片,因為裡頭每一個小人物的角色,都教人印象深刻,每一個梗,也都讓觀眾輕易嘴角上揚。這是電影難得的地方,出自台灣導演之手,更是難能可貴。無疑的,這是國片有史以來的上上作,票房高,我一點都不訝異。我說完了,換你說。」

「不管你怎麼說,我都覺得很棒,很好看。」普老像個小孩子拗。

「我與你想法相同,也覺得很棒,很好看。只是我常在想,為什麼國片都只能拍鄉土,這也許是我看國片的罩門。倘若
海角七號登上了國際舞台,外國的朋友是否也能輕易瞭解南台灣可愛的風土民情,票房是否也能勢如破竹。一個問號,你懂我說的。」

「嗯!我懂,但我還是覺得海角七號超棒。」

「幹……嘛這樣,我重覆不知千次說明,我不是說不好,而是覺得還可以更好。國片難得吐氣,我真的期待能有更教人驚喜的突破,像是泰國的鬼片、韓國的愛情片、好萊塢的動作片等……。闖出一個經典,讓台灣電影走出國界,那才是真痛快。我想說的是這個,堅持的也只是這個,我看過無數經典好片,雖不專業亦不遠已,苦口婆心,還望普老你海涵!海涵!」我刻意壓低「音」段。

「嗯!我想我還是會選擇原諒你,哈哈哈哈……」

普老懂電影,我知道他懂我說的。笑聲中,結束了這段對話。

 

回到那張寄了172天的明信片。

覺得有趣,上週康康才回國一同聚餐,早知道由她親手交給我不快些。只是真由她拿了,這感動當下也打了折扣。緣份妙不可言,一張經歷172天奇幻旅程的明信片,此刻正安穩平躺在我的書桌上,看著英國女皇的四角郵票,看著「BY AIR MAIL」的印籤。閉上眼,我似乎能清楚聞到來自另一個國度悠然的氣息。

也許,這就是手寫信的味,網路時代永遠無法取代的人情味。

也許,這就是
海角七號裡,那封寄了一甲子的遺憾與思念,每一字都越過了時間與空間,每一語都掠過了天涯與海角……





(文字 / 塵襲)

後記:還沒看海角七號的朋友快去看吧!經典國片,怎容錯過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塵襲 的頭像
塵襲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