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接到康康從英國寄回台灣的明信片,整整寄了五個多月,住址用英文寫的,又創下人生新的記錄,第一次有朋友從那麼遙遠的國度捎回信息給我。當下第一念,是感動的。回想明信片飄遙各個國度172天,經歷過什麼風景?經手過那些朋友?突然,自內心明顯了緣份的驚喜。

想起了電影海角七號如果一張寄了172天的明信片就教我感動,為何隔了六十年的情書,卻沒讓我在走出戲院後,第一時間動容……

我想從普老的那通電話說起。


「Hello my friend,海角破億了,很遺憾,我想這次你眼光失了準,但我原諒你,嘻!」

「我從來沒說不好看好嗎?好嗎?」我吼了回去,普老安靜,我接著說:「我喜歡看電影,如果你以國片來評斷這部電影,我一定豎起大姆指沒話說。但是就我看過的所有電影,
海角七號》充其量只能算中間偏上,還沒到完美的境界。不可否認,裡頭小人物的梗令人驚豔,但對我而言,真的只有喜劇片的精彩,卻少了愛情片的雋永。這麼說好了,如果最後那位拿到信的阿婆,再補個鏡頭,那怕僅是滴在信件上的一滴淚,都會讓我更貼近他們錯身的遺憾,也許這會讓最後那艘離情依依的船與七封寄了六十年的情書,更見力道。」

普老沒說話,我則繼續。

海角七號真的好看,我無法質疑這點,但真要界定,我會定義為喜劇片,因為裡頭每一個小人物的角色,都教人印象深刻,每一個梗,也都讓觀眾輕易嘴角上揚。這是電影難得的地方,出自台灣導演之手,更是難能可貴。無疑的,這是國片有史以來的上上作,票房高,我一點都不訝異。我說完了,換你說。」

「不管你怎麼說,我都覺得很棒,很好看。」普老像個小孩子拗。

「我與你想法相同,也覺得很棒,很好看。只是我常在想,為什麼國片都只能拍鄉土,這也許是我看國片的罩門。倘若
海角七號登上了國際舞台,外國的朋友是否也能輕易瞭解南台灣可愛的風土民情,票房是否也能勢如破竹。一個問號,你懂我說的。」

「嗯!我懂,但我還是覺得海角七號超棒。」

「幹……嘛這樣,我重覆不知千次說明,我不是說不好,而是覺得還可以更好。國片難得吐氣,我真的期待能有更教人驚喜的突破,像是泰國的鬼片、韓國的愛情片、好萊塢的動作片等……。闖出一個經典,讓台灣電影走出國界,那才是真痛快。我想說的是這個,堅持的也只是這個,我看過無數經典好片,雖不專業亦不遠已,苦口婆心,還望普老你海涵!海涵!」我刻意壓低「音」段。

「嗯!我想我還是會選擇原諒你,哈哈哈哈……」

普老懂電影,我知道他懂我說的。笑聲中,結束了這段對話。

 

回到那張寄了172天的明信片。

覺得有趣,上週康康才回國一同聚餐,早知道由她親手交給我不快些。只是真由她拿了,這感動當下也打了折扣。緣份妙不可言,一張經歷172天奇幻旅程的明信片,此刻正安穩平躺在我的書桌上,看著英國女皇的四角郵票,看著「BY AIR MAIL」的印籤。閉上眼,我似乎能清楚聞到來自另一個國度悠然的氣息。

也許,這就是手寫信的味,網路時代永遠無法取代的人情味。

也許,這就是
海角七號裡,那封寄了一甲子的遺憾與思念,每一字都越過了時間與空間,每一語都掠過了天涯與海角……





(文字 / 塵襲)

後記:還沒看海角七號的朋友快去看吧!經典國片,怎容錯過。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3)

發表留言
  • 俠女
  • 你們兩個死黨的對話也超經典 好笑到不行
  • 我們有各自的堅持,各自的幽默點,哈哈…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4 19:36 回覆

  • 愛麗絲
  • 我還沒看過這部片..."海角七號"算是最近很夯的話題
  • 嗯!是的,已是流行,已是國片經典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4 19:35 回覆

  • Vincent
  • ==================
    普老像個小孩子拗
    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在你的文字中, 我感覺到輕蔑,
    好像您才是大人...他該聽你的
  • 呵!我與普老像親兄弟。

    除非你是普老或是老讀者,否則你不瞭解我與他的交情到那一層。

    我的文字沒有輕蔑,只有輕鬆!

    你也要輕鬆一點喔!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4 19:35 回覆

  • ~呆" 曉娃~
  • 海角七號 最超夯的,
    不過我沒看過啦。
    你和普老真的是無
    話不談齁,一個大
    人和一個小孩在鬥
    嘴,(笑
  • 哈!我們應該算是愛鬧吧!

    十多年的朋友,總有創意靈現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4 19:33 回覆

  • HUNGHSIU
  • 呵~~我也還沒看過...有機會一定會看...
    往往能觸動人們心弦的就是部好電影~~
  • 好電影,不容錯過。何況又是國片,當然支持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5 11:10 回覆

  • 普通老人
  • 謝謝大家對塵襲的支持,這裡是一個讓人放鬆沉澱的空間,希望大家都能開心的來,滿足的歸,不要太嚴肅喔^^,我們一起原諒塵襲吧(逃~~~)
  • …………

    原本想打手機給你,誰知道我們默契太好,你看了,也回了。

    不過也幸好你逃的快,小塵飛刀我就暫且收起來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5 11:07 回覆

  • 璇
  • 嘻,好玩!
    逗嘴鼓,不逗還不好玩呢!
  • 是啊!爭辯才會有創意的火花產生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5 11:02 回覆

  • luo
  • 如果最後收到信的阿婆滴下眼淚來
    那麼這部電影就遜掉了...
    因為太多的電影用這種情結
    無聲勝有聲
    這句話才是王道
    也是導演高明之處
    一部看似平庸,平凡,的電影才是貼近我們的電影
  • 好吧!我承認那滴淚很芭樂。

    想說的只是一甲子的信沒能感動我,至於怎麼做能加溫這愛情,我想大夥都各自有見解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09/27 19:35 回覆

  • 俠女
  • 我想在地的人一定超感動
    包括熟悉的語言 熟悉的人們與場景

    那換成外地及外省的我呢?
    真的覺得好看 卻未”非常感動”

    不是誰的問題
    只記得我看”新天堂樂園”會不自覺的掉淚
    不管十年前後的兩個版本
    我都在電影院裏 感動到說不出話來
  • 俠女說到一個重點,也是我擔心的,

    我們能與國片共鳴,把海片推到世界,有幾人明白台灣人的可愛與純樸。

    不過我想這片是好的開始,有更多資源,就會拍出更具水準的電影。

    加油!台灣!

    塵襲 於 2008/10/15 13:06 回覆

  • HUNGHSIU
  • 看完俠女的留言也想來個回應...

    「海角七號」電影裡的故事背景就在屏東恆春,而我雖然不是恆春人卻也是屏東人,也算是當地人吧..不過很諷刺的是,屏東竟然沒有放映首輪片的電影院,很多屏東人至今都還沒看過這電影,近日恆春變成台灣最夯的地方,恆春最近更是湧入大批「朝聖」人潮,讓很多沒看過電影的恆春在地人都不知恆春到底在紅什麼?真是個矛盾現象...

    前幾天小妹從台北帶回來海角七號網路下載版,應該是有人在電影院偷錄的吧..不過也算是趕搭上這股熱潮,在觀看過程中,我跟我媽並沒有出現頻頻大笑的情形,小妹就說電影院裡的觀眾幾乎是從頭笑到尾,還說我笑點還真高,或許是我比較不喜歡太誇張的表演方式吧,他們說話口氣顯得「俗擱有力」,這樣的人物形象希望不會成為大家對屏東人的刻板印象。

    可能是有看過日本電影「情書」吧,看完「海角七號」,竟不自覺得聯想到那部日片「情書」,我想時空交錯應該是這兩部片的共通點吧...呵~~不過說真的我是對海角七號裡那七封情書內容比較感興趣,文字的意境真的很美...

    俠女有提到「新天堂樂園」,這也是我印象最深刻電影其中之一,影片裡老放映師與小老孩的忘年友誼溫馨感人,光是聽裡面幾首旋律優美的電影配樂就足以催淚。說到電影配樂,就想到另一部看過的電影「真愛伴我行」也是出自同一位配樂大師..義大利的顏尼歐莫利克奈,他的其他電影配樂還包括「教會」、「狂沙十萬里」、「海上鋼琴師」等等...感人的旋律,久久難以忘懷~~~
  • 哇!好多片都沒看過,得找時間補課了。

    海上鋼琴師我看過,很喜歡這部片,有商業的氣勢,也兼俱風格的質感。

    劇本、配樂一氣呵成,好片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10/15 13:09 回覆

  • HUNGHSIU
  • 呵~~我是沒看過「教會」與「狂沙十萬里」,上網查了一下,「教會」是1986獲得坎城最佳影片獎,那年我也才10歲吧,「狂沙十萬里」是1969年推出的鏢客電影,我們都還沒出生。不過這些電影都出自同一位配樂大師之手,有收錄成一張CD,記得前幾年大提琴家馬友友也出了一張演奏專輯,裡面全收錄這位配樂大師的電影配樂,真的非常好聽。

    還是懷念以前的電影^^
  • 哈!看來我真錯過不少經典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10/16 19:45 回覆

  • 小咪
  • 呵呵~我看了3次
    分別在電影院 家裡 以及在公司和同事一起觀賞

    也許場景的氛圍不同
    看電影的心情也會不一樣

    建議沒看過的朋友
    一定要先去電影院看過
    否則.....感覺會差很多的~~~

    支持國片~~



  • 是的!支持國片!

    大螢幕有很多人陪你哭笑,很讚地。

    塵襲 於 2008/10/30 10:02 回覆

  • Joyce
  • 看了二位的對話,一個冷靜,一個則會因對方的冷靜而被激發出射手特有的個性;
    這讓我覺得好笑,由心的喔~
    因為啊! 這在我跟同事射手妹的身上也常上演著,
    而... 這不也是彼此間的默契啊! ^^~
  • 呵!是啊!

    我跟普老常這麼玩,兩人總是有默契,十多年老友了,難得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03/04 23:0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