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回《羽化的祝福》

準十點,我又走入一個完美的世界,一個任由自己完整掌控的虛擬世界。
一登入,小蓮的對話視窗便跳了出來。


「耶!比你早,還是小蓮乖,小蓮是乖寶寶,尋風人是壞寶寶,我要報告老師,打打!」
咳了二聲,有血,習慣了。抽了一張衛生紙,拭去手上的血,繼續敲打著鍵盤上的字母。
「不要啦!不要報告老輸!求求小蓮放瘋子一條生路。」
「哈!這次可是你先說自己是『瘋』子哦!我可沒有提醒你喔!╰( ̄▽ ̄)╭」
好大的一張笑臉,彷彿看見了小蓮的臉,也正在微笑。
小蓮,妳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呢?這個問題打從一進聊天室開始,便猜想著!
應該是嬌小可愛型,不!不對!應該帶了點仙風道骨般的瀟灑。呵!學『猴』的人不都如此。
不會剛好又是上流社會的吧!看著小蓮的笑臉符號,對著電腦螢幕,我也作了一個人肉笑臉送給小蓮,一張帶了點蒼白的笑臉。
「延續昨天的節目,方便請教小蓮大師一個問題嗎?」
問題,一個藏在心裡許久,只能猜想,卻無法實現的問題。
「嗯!可以,不過醜話先說,別問太over的話題,惹毛本姑娘,插頭一拔二瞪眼,看你怎麼辦!哈!凸\  /凸,新學的表情符號,厲害吧!」
「小蓮大師,這風格不適合妳,這種下流的差事,還是交給小的較貼切!」
「問就問,廢話這麼多!」
「妳覺得我們有見面的可能嗎?」不知從那冒出的勇氣,竟按下了確認鍵。不明白自己問的意義究竟在那裡,假設小蓮真點頭答應了,這一面,是見還是不見?
只是這一句話,心裡清楚,應該要問的。
過了些時間,未見小蓮回覆。
「扣扣扣!有人在家嗎?」

試著打破沈寂,畢竟是我先起得頭,就應該由我接收所有的尷尬。
這是一個無理的要求,對於網路而言,如此的舉動輕易地讓人往著負面的方向思考。

「你確定你準備好了嗎?」

小蓮的回覆,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,從我認識小蓮以來。
那一刻,我彷彿認清了所有握在手中的生命籌碼,才驚覺,原來此刻的我,什麼也完成不了。

這問號背後的答案,簡單到讓我無法開口。

「扣扣!換尋瘋居沒人在啦!哈囉,瘋子,聽到請答『耶』」
「哈,耶!我在。」

「你在,那你的答案在不在?」

「小蓮,如果這樣無理的要求讓妳對我這個人重新評價,也許,就當作我不曾問過,好嗎?」

得收線了,只是一圓心中的夢,放得太遠,對小蓮而言不也是落空。

「三八兄弟啦!作西米變得這麼嚴肅,一點也不像你喔!我只是覺得好奇,什麼原因讓你想要與我面對面,現在的文字互動,不夠嗎?」

「好,當然好。就是因為太好了,才會更期待我們之間的另一種可能。妳知道嗎?小蓮,妳是我目前僅有的財富了,我深深認同妳常說的無常。所以,我不得不說出我心裡真正的想法,誰能擔保明天的我,能否再有機會說出我心裡真正想說的話。妳能明白我說的嗎?」

心情有點起伏,很清楚自己難過的原因。

這脆弱,小到只有我自己看的見,卻又大到讓自己無法承受。
身體傳來戰敗的喘息聲,一絲,在我耳邊回盪,只有我自己聽的見。
恐懼竟在此刻升起,未知竟讓我開始慌亂了起來,感受到來自生命的壓迫,無法呼吸…

我,竟開始無聲的嚎啕大哭!

「還好嗎?風子。一直以來,總覺得你的文字總是帶點憂愁,索性就常常與你分享心靈的光明面,既然有緣在網路上以文會友,就讓我們都能因為彼此而有所提昇與成長。要不,這些日子,我們不就白白浪費在毫無價值的打屁上了。如果你真當小蓮是朋友,就告訴我你的問題,也許我無法給你最棒的解答,但是至少我會是一個很優質的心靈垃圾筒。」

自己像極了汪洋中載浮載沈的人,如今漂來了一塊浮木,緊抓著不放,理所當然。
我決定再說一個謊,為自己求一顆心靈解藥,自私在此刻似乎也變得理所當然。

 

 

(閱讀…2.2)

(文字 / 塵襲)

 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