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想不到還是被善巧的小蓮看穿了我的心思。小蓮僅猜對了一半,問題有,只是不是我的問題,是關於我另一個朋友的問題。而那一位朋友,生命即將走到終點,我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幫助他,在這人生最後的一段路上…」

「朋友?風子,你是說你的朋友生病了嗎?」
「嗯,可以這麼說!」

「我都快被你搞糊塗了,等等,我們從新再確認一次,所以這些日子以來,你文字裡的落寞,只是因為你正擔心著生病的朋友,是嗎?」

是的,一個我生命裡的朋友,一個站立在鏡中與我迎面的摯友,正面對著生命的未知,心中產生了莫名的恐懼。
我似乎開始相信,真的可以順著這一個謊,來解我心中的惑。
關於生命的開始,關於生命的結束…

「生命,結束後,會到那裡呢?小蓮,妳能明白我的問題嗎?」
生命,如果我的生命真的必須走到結束,會到那裡去呢?
那最後的一刻,應該如何作好準備?用什麼心情?該想什麼?還是什麼都不想的讓死神找上門,讓死神帶我到另一個未知?

「風子,你知道嗎?生死本來就是人生大事,只是人們只選擇看自己想看的,聽自己想聽的,說自己想說的。自私,浪費了我們很多的時間在後悔上。如果我們都能明白無常真正想告訴我們的是什麼!其實,我們可以很從容的來去人間。」

看著小蓮的文字,開始明白死亡並非是結束,誕生也並非是開始。只是該如何圓滿的來去,對我此時而言,似乎還有些疑慮。

心情帶了點模糊,於是我接續著我的疑問:「所以,當面對死亡時,我們的恐懼是來自於尚未準備好,可以這麼解釋嗎?」語氣有點急促,對我而言,這答案相當的重要。
已經沒有太多準備的時間,心裡很明白。

「你…會不會太熱心了一點,好像在問你自己的問題似的,看得出來你很重視這一位朋友哦!該不會是親密愛人吧!(哈!開玩笑的,別介意!)」

「親密愛人?哈!小蓮的想像力果然豐富。不過我真當他是自己的親人,所以語氣難免急了些。」
「好啦!知道啦!開個玩笑,何必把場面弄僵!」
「小蓮別想太多,妳知道的,我心裡就只有小蓮一個,除妳之外,風的世界裡容不下第二朵蓮花。」

「呵!算你嘴甜,等到討論完你朋友的問題後,我們再來好好聊聊你第一個問題,我們是否有機會碰面的問題?搞不好來個新版的『第一次的親密接觸』,我來演輕舞飛『蓮』,你來演痞子『偉』。不錯吧!想起來就讓人覺得興奮。」

「這部小說的結局,不是悲劇嗎?」

「哈!好像是唷!想想也覺得有趣,幾乎成名的小說結局至少都會死一個人,也不知道是那個人下的定律,抓來打打!」
這幽默,帶了點黑色,如一支箭直接射穿了紅心。而我的心,正貼著一張扯不下的靶紙,只能眼睜睜看著血直流,卻無能為力。

「廢話不多說,瘋子,我就試著以我現在的想法與你分享,先說好,答案僅供參考,只是希望能給予你的那位朋友多一種方向思考。」

「謝謝妳,小蓮,說真的,有妳真好!」

「別貧嘴了。這個問題,早先我們也曾討論過,單就煩惱而言,人們是自私的,自私到凡事只看見自己,快樂與痛苦都離不開得失,離不開自己。久了,心變得狹小,切入世界的角度也窄了,週圍的一切開始隨著自己的喜怒哀樂切換著春夏秋冬。擁有時,快樂的不得了,相對痛苦時,也就不會好受,隨時玩著情緒的蹺蹺板,輕易地把生命的主導權,交了出去。」

「所以,才會有人常說,別把心情的鑰匙交給了別人,對吧?」
「是啊!美麗的景色,何苦添加不必要的色彩!」
「這句話真好,趕快記下來當作傳家之寶!哈!」
「我還以為風子無聊到睡著了,看你這麼用心,我就放心了。」
「怎麼會無聊呢?我可是很認真在上課,隨時都作筆記喔!」

「嗯,很乖!你可以想想喔!如果我們都清楚明白所有的人事物有一天都將會因時間而煙消雲散,那我們擔心的是什麼?有一天,我們也都會走向死亡,既然難逃一死,那我們擔心的是什麼?要擔心的,應該是如何以宏觀的角度來思惟生命的本來面目,什麼才是恒久不變的,什麼才是值得我們花時間去探究的!」

因為時間而煙消雲散?指的是我的身體嗎?
原來,我的恐懼來自害怕消失,害怕沒有人會記得我,害怕著未知…

「許多人非得走到盡頭,才會開始明白時間要告訴我們的,究竟是什麼?可惜的是,我們無法預知自己死亡的時間,但可喜的是,正因為如此,生命才會開始變得積極。」

「所以無常也是來自生命的禮物,我們也應該要感謝,是嗎?」
「是啊!很開心你明白這一點…」
「小蓮大師,不好意思,可是說了這麼多,我對生命還是會感到恐懼,什麼原因呢?」

「怎麼又回到了原點呢?來!自動把手心伸出來!」

與小蓮的對話裡,我隱約看見自己的影子,與小蓮的心靈,時而交疊,心領神會。這亦師亦友的互動,在我生命的末葉,更顯珍貴。

「好的!瘋子很乖,屁屁已經抬高高等老師的愛的教育,學生心裡明白,老師會如此的嚴厲,為的只是讓學生更好,正所謂打在風身、痛在蓮心。」

「誰要打你屁屁啊!速將尊臀放下。難不成你『手部』、『臀部』,傻傻分不清楚…」

「哈!笑死我啦!I服了You!真的,五體投地!」

冷冷看著小蓮幽默的文字,應該要笑的,不是嗎?
也許是身體的痛讓自己遠離了真實…
是遠離了還是接近了真實?明白人生已無法回頭,面對生老病死生命中的四葉,如一棵生命之樹,只有選擇用什麼樣的心情走下去,卻無法擁有改變生命的能力。
這無奈,只有接近的人才懂…

「服了就好,自己打手心五下!」
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多一下送妳啦!」
「瘋子你可以再瘋癲一點沒有關係。我小蓮一直深信地球是圓的這一個道理,總有一天,我一定會堵到你的!」

看著牆上的鐘,時間只不過向前邁進了四個刻痕,我竟然開始感覺到疲累。

「小蓮大師,小瘋子不敢再造次了,還望小蓮大師海涵,繼續傳授我人生大法,好讓我可以走出生命的枷鎖,走向自在。」

「讓你走出生命的枷鎖?嘖!不是你朋友的問題嗎?怎麼變成風子要『好自在』了。」

「當然…我的意思是說,誰都難免一死,每個人都應該要勇敢去面對讓自己害怕的事物。這並非是挖傷口,而是治療心靈缺乏的那一塊圓滿。」
寫完的同時,也大口地吐了一口氣,為自己豎起了大姆指,我還蠻會掰的嘛!

「不錯哦!瘋子,你還可以思考到這一個層面。」
「名師出高徒,不足為奇。」

「呵!會說風子回到原點的原因,是因為如果你能全然了知剛剛所說的,恐懼則不攻自破。其實人們會恐懼的原由,是來自放不下隨時間逐漸敗壞的自己。所以剛剛才會聊到所有看得見的,都將隨著時間寂滅,自己,當然也在其中。說到這裡,風子明白了嗎?」

「所以我還是會恐懼的原因,是因為太過於保護自己,能這麼說嗎?」我的語氣帶了點興奮。

「再說得深入與明白一點,就是每一個人放不下『我』,一旦那個自以為是的那一個『我』存在,就會整日擔心『我』受到傷害,所有的情緒起伏,也環繞在『我』過的好不好。如果能深刻了知那一個『我』並不存在,只是一個緣起緣滅的現象,放下我執,再時時以光明面的心觀照一切,恐懼無所依附,如何昇起。」

將螢幕的捲軸拉回到剛剛小蓮打得那一段文字,反覆看了再看。

隱約從螢幕黑色畫面中看見了自己的臉,這些日子的折磨,是幸?還是不幸?
癌症終將帶走我的生命,不論我是否已經準備好要走。準備好,要走…





(閱讀…2.3)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