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輕地將眼睛閉上,試著回想過去的自己,一個從出生,到現在的我。
才發現自己像是一隻不停在鐵環裡奔跑的小老鼠,以為這就是世界。多麼希望有一天能停下來,選擇一個不同的方向,親見這世界的寬廣與遼闊。

「古代有許多的苦行僧,都是在痛苦中修行,是否也是讓自己學習面對恐懼,放下恐懼?」

「嗯!面對恐懼,你就發現其實那個在你生命裡搗蛋的傢伙,不是別人,正是你的心。正所謂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,講的就是這個道理!一旦你明白這點,你會清楚如何真正善待自己,畢竟陪著自己走到生命盡頭的,只有自己,不是嗎?」
自己?是啊!自己。我從來沒有善待過自己,從來沒有。
所以讓自己走到如此,我必須負上全部的責任。

「感謝小蓮大師教導了弟子這麼多受用的人生智慧。我會把這些生命經典,分享給那一位朋友,我相信,他一定也會很受用,在他面對生命最後的時間裡,我要代他向小蓮說聲感謝!。(我真的哭了!)」

「真是夠了,瘋子,這不像你哦!再說下去,套一句你用過的梗,我可能就要被迫知道晚餐吃什麼了。你忍心讓我吐得滿身外加『賣爽』嗎?『賣爽』哇就會想要報仇,哇那是報仇…(請接下一句)」

「下一個要死誰,哇卡底嘛恩栽影(台語)?哈!」

「哈!瘋子,我們都是俗擱有力的台灣人。對了,不是說要約見面嗎?你該不是說說而已吧!小蓮我可是很認真地,你…你可不要辜負了小蓮對你的一片痴心哪哪哪哪哪哪哪哪…(回音貌)」

見面?看著螢幕上「痴心」二字,苦笑了一下,苦,但並未笑出聲音來。
開始想像所有見面後會發生的事。

一是小蓮掉頭就走?還是隨便敷衍了二句話,就看錶說是有事以後再連絡?還是如佛菩薩降臨般,用盡所有心力以因果來論述我的遭遇?還是會…陪我走完人生最後的一段路?

然而這一切的結果,都是我所不樂見的。

「傻蓮,我那捨得輕言兒戲,難道妳還不明白小風子的心意嗎?這一片痴心,絕對只有當局者才能明了的迷思。小蓮,那妳懂嗎?」

離開了一段感情,才發現,自己似乎失去所有在情海中生存的意志。終於能體會鐵達尼號的男主角,在最後寧可失去自己的生命,也希望讓另一伴永恒的完美心境。

最深層的心思,只有走到最深層的人才能懂得。
目光閃了一下,眼前出現了一塊黑影,然後逐漸散去…

「我們的對話讓我想起了一首歌,陳淑樺與張國榮合唱的『當真就好』。瘋子,你不會是當真了吧!小蓮一直把你當作大哥哥看待,因為如此,我們才能無話不談。我可是很珍惜這一個緣份喔!就是因為難得,我更不容許你毀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情誼。」

「我也是珍惜,才會讓自己亂了方向,抱歉,小蓮。」

「說抱歉太沈重啦!畢竟,你是我在網路上最知心的朋友之一。我也不容許自己去複雜彼此之間的單純交流,如此說法,風子能明白嗎?」

不應該讓自己越了界,即使用玩笑的方式,也是不容許的。
是我的不對!想想覺得可笑,可能在自己的潛意識裡,還存在用如此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魅力。

「是小蓮先起頭的玩笑!怎麼反倒是妳先當真了呢?傻女孩,我也是很珍惜目前的友誼,如果我有什麼話說得太過的話,那我得鄭重說聲抱歉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讓小蓮見笑了,我的個性就是如此,標準的射手座,常常讓話搶在大腦思考前。多有得罪,還望海涵。」

不能再犯錯了,時間正追著我跑,怕只怕有一天連道歉都來不及說,那就真的只剩下遺憾了。

「你有想像過我的樣子嗎?瘋子,你明白的,我指的是…我的臉。」

「說沒有是騙人地,不過小蓮請放心,我腦海中的小蓮,是一位飄著長髮的女孩,她帶了點輕靈的氣質,在這混沌的世間,如一朵初夏綻放的蓮花,清逸純淨。另一種解釋,她會是一種正面的力量,不斷推送需要光明的人們前進。而我,能有幸在茫茫人海中,與如此完美的人交會,內心的感恩,文字已無法盡述。」

有些話,知道該說也應該要說,怕的只是時間突然暫停,更怕失去了說的勇氣。這一生雖未盡,但心中總還是帶著些許的遺憾。
如果再來一次,我會做的更好嗎?
面對自己提出的疑問,我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?

「瘋子,如果我告訴你,我並不像你想像中的樣子,甚至,我是那一種你走在路上,也不會看我一眼那一型的女孩,你會相信嗎?也許你先不要急著回答這一個問題,讓我來告訴你一個故事,一個關於我的故直,聽完…你再回答我的問題,好嗎?」

突然,我的眼前失去了所有光線,這突來的暈昡,讓我無法平衡自己的身體。我用盡所有僅剩的力量,輸入我此生在電腦記憶體裡,最後的一句話…

「我會聽著妳的故事,也會相信來自小蓮文字裡的每一則訊息,那是我唯一僅存的方向…」


 

 

(閱讀…3.1)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