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片黑,在我的世界裡,聽見耳邊的鳴笛聲,來自一輛救護車。車上,有著我與小蓮未完成的故事,正用另一種方向,前進…

第三回《初夏綻放的紅蓮》

該怎麼開始我的故事呢?
對於尋風人,如何的言語才會說的剛好,說的讓尋風人明白我並非完美,說的讓他不會有被欺騙的不舒服感。
文字該如何取捨,才不會失去這麼知心的好朋友。

「一個安靜的夜,一場突來的火,讓一個原本平靜幸福的家,失去了依靠。二個女人,還沒來得及擦乾臉上的淚,就得面對未知的明天。只是信心早已被那一場大火,蒸發了所有繼續向前的勇氣。這二個女人,一位是我的母親,另一位你應該猜得到,是的,是我,小蓮。我的父親,為了帶我逃離火場,回頭身陷在大火中,父親失去了生命,而我,失去了面對陽光的勇氣。」

鼓起勇氣,按出了傳送訊息,心裡其實有一點開心,為的不是說出了應該說的話。而是發現,自己在回憶的同時,少了點不安的焦慮,多了點面對的勇氣,加了點對現實的釋懷。

只是,瘋子會如何回應我的話呢?

「哈囉!瘋子,你在嗎?聽到請回答,OVER!」

「扣扣,有人在家嗎?」

時間正一分一秒的前進,看著瘋子的暱稱由「線上」轉為「離開」。
發生了什麼事?為什麼瘋子沒有再回到電腦桌前。
還是,他正在看著我的訊息,只是,不想發出任何的訊息。
是怪我遲了些時候說,還是…

決定再等五分鐘後離線,雖然不能確定尋風人的想法,但確定的是…
明天,我還是會準時十點上線。


一個清晨,天微亮,走在清冷的台北街上,一個人,是應該孤寂的。
有多久不曾好好地看看這個世界,不記得了。

那一場突來的大火,帶走了我全身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快樂,剩下的一半快樂,也隨著父親,早已消失在大火中。
難以釋懷,父親是為了救我才失去生命的。
現在想起來,失去生命對我而言,又何嘗不是另一種解脫?
不用面對人們的窺視,指點著我內心最脆弱的防線,不用擔心那一天會崩潰…
不用假裝堅強,然後把真正近乎懦弱的自己,藏在自以為最安全的地方。

一段很長的時間,母親不敢接觸會發熱的東西,甚至,站在陽光下。
我的解讀是,那會喚起她的回憶,一段關於失去的記憶,喚不回的擁有,卻又擱不下傷痛包袱。
也有可能,溫度會讓母親想起了擁抱,曾經二個人的甜蜜,此刻加重了一個人的悲傷。
失去,成為母親唯一哭的理由。

然而我失去的,不僅是父親,也失去了一張曾經美麗的臉。

招手坐上了計程車。
「小姐,您好,請問到那裡?」經由照後鏡,司機看見了我的臉。
「麻…麻煩捷運松山站。」
「不好意思,可以再說一次嗎?」
「捷-運-松-山-站。」
我加大了聲音,並試著將說話的速度再放慢一些,雖然知道他並非故意刁難,聲音裡,還是帶了點保護自己的語調。
「好,好的!」

我的聲帶,因為燒傷的影響,像是一道永遠不會好的傷,哽在喉嚨,感覺刺痛。
是上天在懲罰我吧!因為我讓父親失去了生命,所以老天爺要我記得這一道傷口,在每一次開口說話,說一次,想一遍,痛一回。
天空飄雨了。
不規則地滴答聲,導引著我的心,正走入一個寂寞的舞台。

心,主導了自己的世界,不是嗎?
望著車窗外的景色,望著透過車窗映射回來的影像,一張自己的臉,似乎正訴說著一段悲慘故事。
上天真的開了我一個玩笑,如果可以選擇,我真的願意消失在這個世界,消失在這個以外表為第一印象的殘酷人間。
即便閉上雙眼,依舊清晰看見了人們的表情,無聲,卻又訴說了一切。
「麻煩!前面靠邊停就可以了…」

找了零後,走進一家常去的咖啡廳,靠近學校。
喜歡這裡的原因,是因為沒有花俏的裝潢,平凡到鮮少有人知道這家咖啡廳。
常來,是因為這裡有我想要的寧靜。
在這裡,我可以選擇輕鬆地看一本書,累的話,也能閉上眼,安靜地享受一個人的自在。

只是說來見笑,文字裡的我,似乎可以撰寫著一切讓心自在的方法,卻無法讓現實中的自己,在外境的煩惱中得到釋懷。無法釋懷的是,自己的臉!

佛法智慧裡的「聞、思、修」,似乎,我還是只能做到「思」的階段。
站在煩惱的面前,我似乎變得無能為力,我明白問題的癥結在那裡,卻還是只能任憑煩惱宰割。
旋轉著手中熟悉的咖啡杯,一樣的位置,角落,一樣的味道,伴著一樣的苦澀。
這味,苦澀,並非來自咖啡。
不經意想起了尋風人,嘴角微微地上揚,露出難得的笑容。
一位開朗,充滿陽光與才氣的大男孩,近乎所有世間的好,都一次給了他。
心裡竟昇起一絲不平,相近的年紀,卻有著大不相同的命運,兩個不同的舞台,上演著不同的戲碼。
如果這是我無法避免的考驗,祈求著諸佛菩薩給予我力量與智慧,跨越難關。
昨天發出的訊息,他有看到嗎?
「哼!」下意識自諷了一聲…也許就是因為看到了,才會選擇不回覆吧!
不意外尋風人的反應,如果大部份人的想法稱之為正常,他的冷漠不也只是合乎常理。
只是,一位朋友,真的能夠輕易地說放棄就放棄,連再見都可以省下不說嗎?
假設,不只是朋友呢?
網路隔了一道無形的牆,好讓我可以躲在文字當中,扮演著我心目中的第一女主角,如童話故事裡的情境,完美。

「唉唷!」順手敲了一下自己的頭。

自責為什麼要告訴尋風人真實的自己,都怪他啦!說什麼要見面,網路上聊得不是好好的,就非得要見面進一步認識才可以嗎?
大色狼風子,露出馬腳了吧!一樣迂腐的「賤」男人!
哈!痛快!今晚十點就不要給老娘出現,看我怎麼用文字凌虐你。

就這麼決定,晚上尋風人的名字,就改叫「賤風」。呵!真是佩服自己的創意,既有自己的獨特想法又可以一吐心中的不快。
只是晚上,尋風人會上線嗎?
習慣,竟讓我開始對未來感到擔心。
不過單就這些日子而言,幸好有尋風人的文字相伴,讓自己可以扮演現實生活中無法扮演的角色。




(閱讀……3.2)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