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女人,若沒人愛多可悲,就算是有人聽我的歌會流淚。我還是真的期待,有人追…」嘴裡哼著林憶蓮的歌,想起了尋風人昨晚的話…

「說沒有是騙人地,不過小蓮請放心,我腦海中的小蓮,是一位飄著長髮的女孩,她帶了點輕靈的氣質,在這混沌的世間,如一朵初夏綻放的蓮花,清逸純淨。另一種解釋,她會是一種正面的力量,不斷推送需要光明的人們前進。而我,能有幸在茫茫人海中,與如此完美的人交會,內心的感恩,文字已無法盡述。」

完美,好殘酷的世間標準,生命一旦有了二元,就開始有了對立。美與醜,好與壞,難道人終其一生就只是為了一座虛擬的天秤窮拚命。
依附著這個標準,讓我只能背著「醜」,在一定的距離,任人指點,這距離,遠到讓他們看不見我美麗的心。

「鈴~」
包包裡傳出了天空之城的鈴聲,那是我最喜歡的卡通電影之一。
常在夢中夢見自己飛翔,很奇妙的體驗,就是知道如何在空中翱翔,一挺身,一揮手,隨著風的牽引,在雲層間自由穿梭。
不靈巧地拿出了手機,說:「喂!你好,我是欣怡!」

「欣怡,妳好,我是怡君。還記得我嗎?」

怡君,一位幫助我從死亡回到現實的朋友,聽見怡君的聲音,不自覺將時空拉回到初見面的時候。
當時的我,一無所有,情緒時而崩潰,寂靜,然後再崩潰…
沒有怡君的陪伴,我過不了當時的關卡。
怡君的導引,也讓我第一次以生命接近了佛法。失去所有的當下,痛苦讓自己明白,需要一點什麼來幫助自己度過最艱難的時期。
開心的是,我選擇了佛法。
再一次的生命,是怡君給我的,重生的路與希望,更是怡君一點一滴陪著我一同打造。
想到這兒,淚竟不自覺地掉落…

只是,我真的走回來了嗎?

每天清晨與鏡子的交會,成為了我一天最大的考驗。
受傷後,母親堅持拿掉家中所有的鏡子,而我卻堅持保留完整、正常的家,因為裡頭有著父親的味道。
母親開玩笑地說我那記得這麼多,那一夜的大火,讓家裡全變了樣,拿不拿走鏡子又有何不同。
是的,一場大火讓家裡全變了樣,只是父親抱著我的那一張臉,我永遠也忘不了。
記憶裡,當消防員將我從父親的懷抱中拉出來時,就再也沒有聽見父親的聲音了。
我的身體,有父親的味。那一場大火後,我的身體,有父親用生命交換的印記。
「喂!欣怡,在嗎?」
電話另一頭傳來怡君的聲音…
「在,在!我在!」
順手拭去了眼角的淚…
淚,在斑剝裡,我看到了思念與感謝,正在蔓延。
「不好意思,怡君。剛剛想起了一些事,所以分神了。」
「疑,不對哦!妳的聲音怪怪地哦!感覺像是沙子飛到妳眼睛裡,妳還好吧!」

喝了一口咖啡,試著讓嘴裡不只是悲傷在翻滾。

「都好,都一樣!想起來也覺得不可思議,離開復健中心已經三個多月了。」
「不錯嘛!還記得結束復健的時間,我還以為妳早把我這個朋友拖曳到垃圾桶,丟了呢?」
「丟了,我怎麼捨得?」
不聯絡,是不想讓自己過著依賴怡君的生活,更不想整天照三餐打電話給怡君訴苦。
於是,我選擇消失。

「將近一百天沒有妳的消息,中心裡的人都有點小擔心。」
「真的嗎?真是不好意思,讓你們擔心了。不過那一段復健的日子,幸好有妳一路陪我走過來。不然,一個人,是會輕意想起『結束』這二個字的。」

不是嗎?從進入復健中心的第一天,我就找不到一個理由,足夠說服自己繼續前進。
一個連自己最基本的吃飯都要依賴協助的人,活著,對社會又有什麼助益呢?

「結束?這就是我擔心的,不過聽妳說出來,我就放心了。問題會說,就表示期待能夠解決,老話一句,我手機永遠開著,隨時打來我都方便,明白嗎?」

「嗯!明白!謝謝妳,怡君!」

「小蓮啊!對了,叫妳小蓮可以吧!我知道朋友們都這樣叫妳。妳知道嗎?小蓮,打從我一開始認識妳到今天,我發現並不是我在帶妳走出黑暗,而是妳自己願意開始接近光明。如果不是妳願意嘗試開始,怎麼會有今天開朗的小蓮呢?只是…」

「呵!怡君,妳該不會是先給我吃一顆糖,再把我一拳打吐出來吧!」苦笑了一聲。

心裡明白,怡君想要說的是什麼。生命裡的一個黑點,即使自己如何辛苦的隱藏,還是輕易地抹了自己一身黑。
還是無法讓心自由,不是嗎?常思考,究竟讓心透澈的因素,是自己,還是別人?讓自己孤寂無助的原因,是一個人,還是我選擇將心只停在某一個角落,不願走出…

老師常說,光明,不是趕走黑暗,而是心燈一亮,黑暗自然消失。

「嗯,沒有啦!怎麼這樣說我呢?亂沒面子的,我可是優質的現在新女性,怎麼會表裡不一呢?而且妳說錯了一件事,像我這麼小氣的優質新女性,會先餵你一顆糖,妳高估了我的預算!」

聽見了怡君開朗的笑容,我也不禁露出了微笑。

「好啦!說正經的,小蓮,妳知道嗎?在你心情最糟的那一段日子裡與現在心情看似愉快的妳比較起來,我比較擔心現在的妳。因為情緒的宣洩是每個人都需要的,雖然心不隨境轉的境界是我們都得努力的,但問題既然已經形成,就應該大方的解決掉它,不是嗎?你有在聽嗎?小蓮。」

「有,我有在聽…」視線自然落在咖啡杯的角度。

「我知道妳很堅強,所以在復健的朋友當中,我最放心的就是妳。只是身體的復健容易,心裡的復健可就得下更多功夫了。之前常在復健的時間,看妳一個人倚著窗發呆,想跟妳聊聊又不知道怎麼開口。」

「謝謝妳,怡君…」

「我不是要妳謝謝啦!妳明白我的意思,雖然妳從復健中心畢了業,但我還是希望妳在心裡能完全釋懷自己對父親生命的責任。抱歉,我知道妳不想提起父親,但既然問題的癥結點在這,就讓我們一起面對它,然後解決它好嗎?」

「嗯!」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,只是讓怡君知道,我有在聽。

「我知道妳還是有一道傷口,在心底,我也明白那一道傷口好不了,畢竟失去的無法追回。只是妳父親的死,真的不是妳的錯。請容我說一句公道話,如果是我用生命換回了妳,我就會希望妳能快樂的度過每一天,連同我的生命,一起用心好好的活著。因為在妳的生命裡,流著與我相同的血液,基於如此,就更不應該浪費妳的時間,因為那也是我的時間,我的生命。這麼說,妳明白嗎?小蓮!」

爸,你也是這麼想的嗎?
怡君的話在耳邊久久不散,像是挨了一巴掌,讓我有了理由,宣洩。
止不住的淚水讓咖啡廳周遭的客人,以側目回應我突來的情緒。






 

(閱讀……3.3)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