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蓮,不好意思。我本意不是希望妳難過的,我只是希望妳可以讓自己過的更好,別讓過去的回憶絆住了早該前進的妳。別傷心了,好嗎?」

 

閉上眼,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

 

「謝謝妳,我明白妳要告訴我的。只是妳知道嗎?只要一想到未來關於我的一切,父親都將無法參與,我就…我就無法讓自己好好地走下去。」

 

「小蓮,問妳一個問題?妳希望父親此刻已無罣礙的在佛國中圓滿修行,還是希望父親因為妳念念的歉意,讓他懸在原地,無法究竟圓滿。妳的答案呢?告訴我!」

 

「當然…希望父親可以在佛國中圓滿修行。」我哽咽地回答。

「那不就是了!上課上了這就麼久,還這麼沒有光明面,可惜了老師還當著同學的面,誇妳智慧,要妳好好加油!又怎好在這一點,停留了這麼久。」

 

「讓妳見笑了!」

 

揚了揚嘴角,那一瞬間,我彷彿看見了父親,欣慰地笑了笑,與我點點頭,然後轉身消失。

感謝怡君,讓我一顆懸在半空的心,有了理由降落。

 

午後,到了淡水,看著夕陽,想起了老師說過的一句話…

「無明,是煩惱。光明,是智慧,是菩提。沒有煩惱,何來智慧轉化而生的菩提。轉念,當下即是淨土,不是發現,而是恒在。如同蓮花,泥中依見芬芳。」

 

 

 

 

回家的捷運上,選擇了一個可以看見觀音山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這一班非尖鋒時段的捷運少人搭乘,心也格外輕鬆自在。

只是,誰會注意我呢?

 

我想,只有我自己在注意我自己吧!

猜想曾經交錯的眼神,又是否只是上演著一齣齣用「心」主導的戲碼。

僅用我的角度,解讀著每一個人的想法,自以為就是真實。

 

久了,竟變得多心起來,即使是一雙鼓勵關懷的手,依舊無法讓我的心感到溫暖。何苦如此…

遙望觀音山,曾經祈求著無數力量在我心展現,只是,諸佛菩薩啊!這淨光遍在的世間,為何我的眼前還是有著一片黑…

 

「媽咪,我們坐這裡好不好!」一對母女匆忙地趕上了這一班捷運。

母親親密地將小女孩抱在膝上,小女孩則開心地把玩她的小辮子。

約莫四歲吧!猜想…

 

小女孩望著我的臉:「疑,媽咪啊!為什麼那位姊姊的臉…」

小女孩天真的用手指著我的臉。

微笑的表情,彷彿存在我世界裡所有的美景,都來自於她無邪的笑容。

 

在那不到一秒的世界裡,我看見了「寧靜」。

不需要任何聲音的止息,因為寧靜,並非來自於環境。

 

「噓!」母親摀住小女孩的嘴巴,小女孩還以為是母親正在與她玩遊戲,天真地拍打母親的手。

 

我站了起來,走向那一對母女,在最接近小女孩的距離,蹲了下來。

 

「妳叫什麼名字呢?」勉強讓臉上擠出笑容,與其說是笑容,不如說是我臉上的起伏,較為貼切。

「我叫曉鈴!」說著的同時,曉鈴用雙手比出了五根手指頭。

「五歲的小鈴,你好,我叫欣怡,我的朋友都叫我小蓮,我跟小鈴的名字只差一個字喔!所以小鈴也是我的好朋友,也可以叫我小蓮!」

 

曉鈴不好意思地將頭塞進了母親的懷抱,小聲地說:「那小蓮姊姊的小是大小的小,還是破的掉。」

心裡正納悶著該如何回答時,曉鈴的母親開了口說:「曉鈴是說,她的是破曉的曉,不是大小的小。教了很多次發音,不好意思,讓小姐見笑了…」

 

曉鈴臉紅地只想往母親懷抱裡鑽。

我開心地笑了幾聲!

歪著頭,對著曉鈴說:「曉鈴知道嗎?曉鈴的名字裡有一道光芒喔!就像是一道劃破天際的日出,在天空中閃耀著純淨的光芒。」

 

曉鈴瞪大了眼睛看著我,表情像是想說千言萬語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
「嗯!」猜想曉鈴應該不太明白我想表達的是什麼。

 

「因為曉鈴有著如此美麗的名字,所以曉鈴的未來,一定會過著幸福快樂的每一天。」

曉鈴也歪著頭,看著我,笑了笑的說:「會跟小蓮姊姊一樣的幸福嗎?」

 

瞬間的我,帶了點慌,不明白為什麼,只是覺得「幸福」兩個字像是陌生人一般闖入了我的警戒線。又像是被判了死刑的犯人,眼睜睜看著末路沿途每一道憐憫的目光。

 

是該感謝的,為著這一句遲來的幸福…

 

「小蓮姊姊,妳怎麼哭了,媽媽說不勇敢的小朋友才會用哭來解決問題。所以小蓮姊姊不准哭,因為小蓮姊姊是一個勇敢的大朋友。」曉鈴伸出了手,抹去了我臉上的感激。

 

我握著曉鈴的手,輕輕地說:「知道嗎?曉鈴,姊姊臉上有著被火烙印的痕跡,那是因為姊姊曾經不乖不聽媽媽的話,所以就傷了媽媽的心。天使為了讓姊姊記得要作一個乖小孩,就在姊姊的臉上留下了記號,好提醒姊姊要好好的珍惜與媽媽和爸爸相處的每一天。」

 

眼角流下了一滴淚,繼續說著:「天使也告訴姊姊,說姊姊是一個幸運的女孩,因為姊姊有著另一個使命,就是要提醒每一位小朋友,要作一個聽話孝順的乖小孩。這樣啊!天使才不會也在曉鈴的臉上塗上記號,知道嗎?」

 

曉鈴開心地點點頭!她懂了嗎?老實說,我不確定…

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我看見了曉鈴純淨無染的心,依此投射而出的景色,竟是如此的美麗、明亮。

這是我的收穫,沒有失去,就無法體會的覺受…

應該感恩嗎?我想是的。

 

 

過了幾站後,曉鈴對著我招招手,與母親一同下了車。

 

 

一位大約十六、七歲的女孩上了車,一上車便選了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兩眼無神的她,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四十五角的位置,身體任憑捷運列車行進的擺動,搖晃。

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(閱讀……3.4)

 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celestecat
  • 了解...
    謝謝塵襲解說...
    關於悄悄話的設定...
    是想保有一點點的隱私...
    麻煩你的體諒囉...
    感激不盡...
  • 嗯!會體諒。

    但有好的分享,也希望你能考量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07/13 16:1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