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眼一擠,淚水便止不住的渲洩出來。
是受了什麼委屈,讓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,心情如此的動盪起伏。

我起了身,不加思索地走上前去,在她的身旁,坐了下來…

沒有驚動到她的情緒。
她像是一個無助的小孩,天真地以為淚水會帶走她所有的黑暗。
世間人不也如此,總以為有人會聽見我們內心的聲響,在最痛苦的時分。
只是久了,習慣了每一次的擦肩而過,陌生讓我們漸漸相信,冷漠,才是合乎常理。

從包包拿出了一張面紙,遞上了去…
碰觸到她的臉頰時,她驚了一下,像是將她拉回到現實,身體突然打了一個顫。
這驚慌,是望見我手上的疤,還是將她從某一段的時空中,抽離了回來…

她沒有開口說任何一句話,只是接下了面紙,緊握在手中。

靜默了些許時間,女孩開了口:「其實等待死亡,才是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,不是嗎?」

「如果是對我而言,過去,我會同意妳的想法。只是,現在有太多的事,讓我沒有時間再去思考這一個問題。」說這一句話的同時,我的心,是愉悅的,表情,是自在的。


她抬起了頭,面對面,露出了禮貌性的微笑,帶了點同情的說:「不好意思,希望我的話沒有對妳造成困擾。」
拍了拍她的手:「當然沒有,傻女孩。我的臉皮可厚著呢!想讓我臉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依妳的功力,練個十年再試試也不遲。如果妳真肯練,那我一定等妳來試功夫。」
女孩笑了,我也笑了。

「來!告訴姊姊,是那個賤男人欺負小妹妳了,姊姊幫妳出氣,看是要他的手還是腳,只等小妹一句話。」我拍著胸脯,堅定的繼續說:「姊姊來為妳出口氣,讓那個賤男人斷了氣!」突來地語氣轉折,讓女孩破啼為笑,整個捷運車箱頓時充滿了我們的笑聲。

緩和了情緒,女孩說:「先等等,第一,妳確定年紀比我大嗎?第二,讓我哭的那一個人,不是我的愛人,而是我的親人,目前的我還是孤家一人…」女孩愈說愈小聲,取而代之的是凝結的眼神,在大笑後,更加令人感到心疼…

「我是七年四班,不過臉上自然的面具,有時會讓人看不出我實際的年紀。另外,我喜歡這一張面具,也希望妳會喜歡。」擺了一個拍大頭照裝可愛的表情,慶幸自己此刻擁有了面對的勇氣,面對迎面而來的每一個緣份。

希望自己能記得這一股勇氣,需要時,就有。

「我是七年五班後段班,家人與朋友都叫我小芳。當然,妳也可以這樣叫我。還有,我喜歡妳的面具,發自內心的。」小芳擺出了廣告「發誓買貴退差價」的標準姿勢。
我露出了感謝的微笑。

「方便問…家人怎麼了嗎?」
小芳倒抽了一口氣,說著:「是我的哥哥…只是,那是一段很長的故事,也許我可以將故事說得很清楚,卻無法盡述我面對的心情。妳能相信嗎?一個正要開始的精彩人生,卻因為人生一個突來的轉折點,讓原本的夢想與未來瞬間崩落,如此的境遇,叫誰也無法接受…」
紅著眼眶的小芳,更加地令人感到疼惜,眼神也透露著對命運安排的無法理解與無能為力。

「生病了嗎?」我問。
微微地點了點頭:「為什麼是我哥哥?為什麼不是別人?為什麼要我來等待即將到來的離別?為什麼不問問我是否有面對的勇氣?為什麼不給我時間作好準備?為什麼生病的不是我?老天爺有什麼天大的理由,一定要這麼輕浮地玩弄我哥哥的生命?憑什麼?到底憑什麼呢?」

不等小芳說完,我回應著:「小芳,哥哥大妳幾歲?聽起來他一定是一個很棒的人,不然怎麼能讓他的寶貝妹妹哭的驚天動地…」試著將說話的尾音上揚,帶了點黑色幽默的口吻,緩和一下小芳激動的心情。

嘴角揚了揚,繼續說著:「妳知道嗎?小芳,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在倒數著,不光是妳哥哥,還包括了妳、我,還有我們看得到的每一個人。每一個人都在等待死亡,也都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們會離開人世間。」

小芳無力地靠在椅背上,嘆了一口氣。

「所以,如果將一個遙遠的未知,拉近到影響當下的每一個情緒。用未來的擔憂的心,干擾了每一刻值得珍惜的人生片段,如此一再的重複,失去的,將是眼前值得留心的精采鏡頭,想想是否可惜了些?」

小芳回過神,看著我。

「如此的生活,對於自己,是否殘酷?對於別人,亦是另一種不公平的待遇。沒有人有義務來接收自己所散發出去的每一道負面能量…」小芳專心地看著我,像是一位臨界在懸崖的求助者,正等待著一個理由,讓自己可以發現另一種選擇,而非只有墜落。

「我的話,並非全然是要告訴妳及時,進一步來說,是一種正面思惟。妳哭,就代表沒有了希望,問題如果可以解決,又為何要哭,難不成妳希望哥哥的病無解嗎?」小芳用力的搖搖頭。

「像妳這樣整天哭哭啼啼的,我要是妳哥哥,一定會很難過。我可不想因為我的病,讓每一個人的世界都成了地獄。」將話頓住,看著小芳。

小芳瞪大了眼睛,望著我,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,依在大人的身旁。她緊張的說:「真的嗎?哥哥真的會這麼想嗎?完蛋了啦!我怎麼會沒有想到過這一點。哥哥一定會很難過的,他這麼疼我,一定捨不得我整天為他的事擔心難過,我…我真是糟糕。」

拍了拍小芳的肩膀,說:「所以,從現在開始,妳一定要隨時保持一顆正面、光明的心,觀想著哥哥在這一片光明之中,健康、快樂。問妳一個很嚴肅的問題,在這一片光明之中,沒有了哥哥,沒有了妳。誰來受苦?誰來傷心?」想不到在課堂上學習到的光明觀想法,竟在此時派上了用場,感謝老師所給予我的無形寶藏,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。

「所以在光明之中,就沒有黑暗的思維來左右我的情緒,進而造成哥哥的痛苦,是嗎?」

「答對啦!不錯喔!想不到小芳一點就通,有智慧,姊姊為妳鼓鼓掌!」欣慰地點了點頭,繼續說:「如果小芳能時時以光明的心對待所有的人事物,不光是妳受益,連同妳哥哥與一切妳所觀想到的一切,都將因光明信念,開始有了轉變。而這一股正面的力量,也將如同『蝴蝶效應』一般,轉化每一個時間與空間下的負面能量。」在內心感到一陣喜悅,與小芳的緣份,點醒了自己內心的光明面,感謝小芳,感謝老師。

「光明的想法可以有這麼大的力量,那負面的…」
「打打喔!才說了不可以有負面的思維,就開始動了歪腦筋,妳啊!真是人小鬼大…」

一路上,我們有說有笑,在小芳出捷運前,我們作了一個約定,在時間許可下與小芳的哥哥來一次心靈的對談。
少偉,小芳的哥哥,一位生命開始倒數的朋友,如同我的生命,如同每一個人的生命。

 


夜裡,一個寧靜的夜,常想,是喜歡這夜的寧靜,還是喜歡一個人的輕鬆。

按下了床頭音響的播放鍵,大自然的旋律響起,是我最愛的聲音。
來自大海的波濤聲,像是在訴說著不同的故事,以不同的弦律,敲打著內心不同的思緒。然後在撞擊的頻率中,找到一個聲音,讓心,安靜了下來。

安靜,不是因為音樂停止,而是心,止息了一切的聲音…


「小蓮,噓!小聲點,爸爸帶妳去海邊看日出,動作要放輕,媽咪還在睡覺,她昨晚可忙壞了,就讓她多休息一會兒…」父親輕撫著我的臉,輕聲說著。

揉了揉帶了睡意的眼睛,望著父親的背影,跟隨。
周圍的蟲鳴聲,讓清晨天未明的時分,分外地寧靜。
幸福地笑了笑,放心地將自己的手交予父親。發現,原來幸福是將前進的方向交予父親,然後數著父親的腳步,前進。
望著父親的背影與漸遠的帳篷,眼神竟開始矇矓,只因這一切來得太過祥和。
父親此時正出現在我世界的正前方,不敢提醒自己正置身在夢中,怕一驚動…

突然,父親的身影開始模糊,沒有追逐,只是對著父親大喊:「爸,謝謝您,謝謝您用盡了生命,延續了我的生命。爸,您能原諒我嗎?我真的好想您,好想您啊!爸…」

矇矓中,父親用手指著日出的方向:「妳看,小蓮,太陽升起來了,就像小蓮的名字一樣,純淨無瑕。答應爸爸要平安的長大,爸爸也會一直陪伴小蓮,看著小蓮長大,就好像是太陽一樣,溫暖小蓮的每一天,每一天…」

緊握著父親的手,仰望光明,直到,我睜開了雙眼,直到,淚從眼角滑落,直到,我確信父親來過這裡…

拭去臉上的淚,望著牆上的鐘,十點過五分。
是巧合,還是…

打開了電腦,想著,尋風人會在線上嗎?很難不去想,是什麼原因,讓他這幾天從網路上消失。
是消失,還是他不願意出現…

其實也不能怪他,從未想過自己還會有真正交心的朋友。畢竟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標準,都對,也都不對。還是要謝謝這一段日子,謝謝尋風人讓我的生命,點亮了另一盞燈。

突然,視窗上彈出了尋風人正在線上的訊息!
思緒停滯了二秒。腦中一片空白,竟不知道文字應該要如何開始。
展露出微笑,也許是知道尋風人平安,光是這一點,就應該要感到欣喜。

迫不及待的傳了訊息過去:「喂!賤風,終於想到本姑娘我了喔!還是按奈不住對吧!受不了沒有小蓮的日子!哈!本姑娘就大發慈悲,讓你一次聊個夠。」

 

小芳依著約定,打開了阿哥的電腦,準十點上了線!
一個夢,為了一個圓滿開始,為了一個完美的結束…




 

(閱讀……4.1)

(文字 / 塵襲)

 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wawa
  • 有緣千里相會~~~
    好難過,又...好開心
  • 是啊!有緣千里,無緣咫尺天涯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02/10 16:0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