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回《路過人間的芬芳》

 

看著電腦上小蓮傳來的訊息,有些錯愕!

當場呆住,該回什麼訊息才好。還是,應該選擇離開下線!

 

還是下線好了!打定了主意,將滑鼠指標移到離線的按鈕,此時,小蓮又傳來了訊息過來。

「找死啊!竟敢不回柔弱小蓮的訊息,讓小蓮好生難受哪!(啜泣聲不斷),想逼我現出原形,門都沒有!除非…你改名叫『尋屎人』,整天找屎,哈!」

 

歪著頭,看著小蓮的文字,笑了笑。原來阿哥喜歡的型,竟是這種「母老虎」。

想了一下,那就…以文字會會小蓮好了。

反正阿哥將他的文字形象全權交予了我,怎麼玩,就看本姑娘的心情囉!

「如果不幸搞砸,頂多撒謊告訴阿哥任務成功,小蓮愛死了網路上的他,阿哥一路走來,始終完美。」我自言自語地說著,笑著…

 

「小芳,不可以這麼邪惡喔!要乖,要多幫幫阿哥,明白嗎?阿哥的時日已經不多,妳應該很清楚這一點,所以,要盡力圓滿他的夢,知道嗎?」善良的小芳站在我的左肩上說著。

 

「玩死妳阿哥的形象,讓小蓮對妳阿哥死了這條心,徹徹底底地放棄無可救藥的他。如此一來,小蓮才會公平且明白整個事情的始末,了嗎?這是在網路上的交友規則,誰也改變不了,妳也不能例外,哈!」邪惡的小芳站在我的右肩說著。

 

嘴角斜一邊,上揚,心中有了決定,手指在鍵盤上開始敲打著…

「小寶貝,想我嗎?別說妳不想,尋風人我啊!可想死妳了,波!」痛快地按下送出鍵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接下來,就看小蓮怎麼接招了…

 

「賤風,這算是表白嗎?我感動的哭了,不過告訴你,要追可以,但是得先給老娘瞌頭道歉。消失了這麼久,你…你以為人家的心裡好受嗎?就算是普通朋友,要離開不也要正式說一句再見。而你,什麼也沒有說,就這麼消失在網路上…」

 

是玩笑,還是真實,未曾見過面的二個人,竟然都希望完美劃下句點。

為阿哥感到開心,也許是開始感受到小蓮的文字魔力。要謝謝小蓮的出現,是小蓮讓阿哥開始笑看生命的,文字,是一股力量,此刻的我,正在感受這一股阿哥曾經經歷過的生命能源…

 

「妳知道的嘛!我幽默風趣人自然紅,人一紅就忙的不得了,Be good,要乖,知道嗎?」

「嗯…小蓮乖,小蓮最乖了。那可以明白交待這段時間為何消失了嗎?死瘋子接招 \___/

 

面無表情看著「消失」二字…

那一夜,阿哥突然地昏迷,當我們衝進房間時,阿哥已經倒在地上,任憑我們怎麼叫也沒有回應。慌了,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來!

 

一路上,看著阿哥的臉,思緒亂得無法呈現出正確的表情。只是覺得心疼,一個正值美麗人生的開始,阿哥卻得無選擇的面對生命的崩裂。

 

緊握著阿哥的手,讓他知道並不孤單。

這緊握的手,同時間也安定了我的心。

 

手心的溫熱,讓我明白,阿哥,離我不遠…

 

什麼時候哭的,忘了。

只是長時間以來,一直反覆練習,阿哥離開時的表情。

 

人的想像力有時真的讓人無法招架,想一次,痛一次。

阿哥彷彿在我的內心裡死了千百回,這黑色幽默,狠狠揚起我不規則的嘴角。

 

「哈!歹勢啦!因為電腦當機不乖,相信我,我也相同感到失措。怕斷了訊息,怕找尋不到小蓮的方向…」哇塞!想不到我竟也可以寫出這麼動魄勾魂的字句,文人兄妹檔,果然是不同凡響。

 

「少貧嘴了,不過說真的,這幾天沒有你的訊息,生活中像是少了些什麼?說不上來…;-)

 

不加思索地回應:「什麼原因,讓妳期待我的出現?」

 

等待回應,讓時間變得漫長,為何快樂的時刻,總讓人感到瞬間。

多麼巧妙的世間…

 

「也許,是因為你讓我看見了自己,一個真正的自己,不需要偽裝,不用修飾就可以輕鬆說出心裡的話。少了面對面的那一道牆,這心與心的距離近到超乎自己的想像…」

 

小蓮的心裡,像是有一面鏡子,阿哥走過,停留過,卻沒有帶走些什麼。

也許是阿哥不知道自己清晰地走過小蓮的心。

 

望著小蓮的字,該怎麼結束,還是,不該結束。

 

「哈!扣扣扣,又沒聲音囉!瘋子該不會又認定我愛上你了吧!你會不會想的太多,好像全世界的女生都會看上你似的,你最好給我皮繃緊一點,你這個朋友,我是交定了。清楚告訴你,讓我再說一千次也不嫌煩。下次你再給我突然搞消失試試看,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咒怨的力量。別逼我直接從你家電視裡爬出來,疑!這好像是七夜怪談裡的劇本…≡ ̄﹏ ̄≡

 

「小蓮,我們當一輩的好朋友,好嗎?」簡單的一個問句,卻輕易地讓我紅了眼眶。一輩子對阿哥的定義是什麼,二十?還是三十年的歲月…

 

「你真地是瘋了,我們本來就是好朋友啊!難不成你想把小蓮給甩了,告訴你,沒這麼容易!雖然沒有白紙黑字,不過…嘿嘿!我手中握有風子的小人偶,只要是你不乖,我就扎你的小人頭…哈!」

 

「唉呀~~~好痛啊!我的頭好痛啊!住手,妳這個小巫婆。我決定要作一個小蓮等比例的稻草人,好讓我閒來無事時,扁個痛快,哈!」文字笑了,我的心情卻也開始陷入了谷底。

 

時間,讓我開始又回到了起點,回到了現實。

望著自己的雙手,在鍵盤上敲打著!

像是一個不成熟的舞者,在無法重來的舞台上,辛苦地迴旋著。

 

舞台上與舞台下的二種心情,同時撞擊著我的心,逃避不了也沒有勇氣去面對。

想著阿哥曾經交賦的完美任務,又怎能讓阿哥的心願與曾經築起的美夢,在我手中盡散。

 

此時像是一個失了魂的小丑,縱然汗水與淚水劃花了妝,還是得在登台前的最後一刻,補上最炫麗的色彩。

終於明白為何小丑的臉上總是畫著一滴淚,終於明白一個戲子所承受的無奈。

終於明白阿哥的角色,一個專為小蓮量身訂做的完美,來自小蓮的掌聲與無法謝幕的精采…

 

想起了一個小故事,也許能與小蓮分享:「小蓮,跟妳說一個小故事好嗎?是一個關於希望的故事,曾經感動過我,所以想與小蓮分享…」



(閱讀……4.2)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