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過了幾天,小乙告訴護士想要移到靠近窗邊的病床,這也是小乙期待已久的心願,終於可以親見這窗外的美麗,而非透過小甲的轉述。二個壯漢輕易地將瘦弱的小乙抬了起來,當小乙看見窗外的景色時,那一瞬間,他眼前失去了色彩。面對窗外一道封死的牆,他開始痛哭失聲。此刻的他,終於聽見那一晚小甲的喘息聲,聲聲入心…」

輕輕地按下鍵盤上的輸入鍵,相同的故事,再一次讓我感受到生命脆弱與回光的那一道力量。
而這一道力量,我曾經感受過,來自阿哥的方向…

「好令人回味再三的故事,謝謝你,瘋子。謝謝你又輕易地讓眼淚,告別小蓮的眼眶。我們都自以為的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自私,讓每個人都只用自己的角度,去看這個世界,不是嗎?」

「同感!」迅速回應了小蓮的問號,因為這樣的問句,也曾經存在過我的世界。而阿哥也給了我另一個完美的方向,同樣是在故事的結束後,開始…

記得當時,阿哥說:「小芳,妳知道嗎?曾經我一直相當感冒媽對我夢想的嘲弄,總是非要等到我摘下每一樣的第一,她才會開始相信我有力量去追逐自己的夢想。只是,妳知道嗎?當我站在那一個位置,準備對著媽自信地咆哮時,才發現,推我上來的力量,來自於相同的方向,來自於媽。」

此刻,不發一語看著阿哥房裡的牆上,掛滿了一張張的獎狀,想像著阿哥一次次的挑戰自己的極限…阿哥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為了夢想,總是不顧一切的往前衝。
只是忘了,對自己好一點…

阿哥好嗎?現在的他,是否一如往常般的自信、開朗。
還是選擇一個人,面對一切的黑暗,承擔一切的苦痛。

「其實,我也很希望能靠近窗口望一望窗外的藍天。只是跟故事裡的二個人相比,我真的幸運多了。」望著小蓮傳來的文字,『幸運』二字,是否用得過於沈重。

「如果有一天,我指的是假如有那麼一天,我必須要到一個很遠的地方,小蓮會祝福我嗎?」
這個問題,是我代替阿哥問的。應該問的,心裡明白。

覺得心虛,也許是因為我也害怕被問及相同的問題,一個連自己都害怕的問題,我竟然丟到了小蓮手中…

「我覺得…你不是尋風人!」

眼睛連續閃了二次,瞪大了眼,腦中呈現一片空白。
像是說謊被拆穿的小孩,驚恐。此刻的文字,該如何繼續?

回想著稍早的對話,究竟是那裡出了問題?是一來一往的文字中,顯露出不同的個性嗎?

心一急,怕小蓮以為我的沈默來自於心虛,在尚未想好時,便開始回應著小蓮的疑問:「呵!想不到,還是被智慧的蓮兒一語道破。小蓮猜的沒錯,我不是尋風人,其實,我是『尋人』,因為,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,一個停在我心裡許久的有情人。看似隔了一道螢幕,卻遍尋不著她的蹤跡。答應我,如果妳曾經在風中見過一朵蓮,請輕拂她一縷風,好讓她知道,尋人來過,風來過…」表情呈現呆滯狀,不知道這樣寫能不能稀釋小蓮的疑問,應該夠像阿哥的風格吧!

阿哥的風格?哈!不就是抓住二個要點,「很噁心」與「超噁心」就搞定了。
自以為聰明地笑了笑。

「記得你曾經告訴過小蓮的一句話嗎?一句關於真愛的話…」

真愛?傻傻地望著這二個字。
天殺的!阿哥竟然沒有告訴我這一句通關密語。
不行,要冷靜啊!小芳,妳怎麼可以輕易地被「真愛」打敗。

對了,這樣子回好了。
「小寶貝,我怎麼可能會忘了呢?但是此刻,我只想放在彼此的心中,不去驚動這曾經立下的誓言,只要小蓮懂,我懂,就已經足夠。」

「你果然不是瘋子,說吧!你是誰?或者你是他的誰?」
這麼多的你我他,一下子把我給搞亂了,開始慌了思緒。
這下可好了,是要立即的離線,還是乾脆承認。天哪!阿哥,給個建議好嗎?

一抬頭,看見貼在阿哥房裡的蛛蜘人電影海報,想起了一句話「力量愈大,責任就愈重。」
「這我知道啊!但重點是,干我這火燒屁屁的問題什麼事呢?」
「啊滋!啊滋!」右手擺出蜘蛛人吐絲的動作,之前常與阿哥玩這個無聊遊戲,還記得當時,誰都不願意當壞人,只好二隻蜘蛛互相亂吐絲。

「猜中了唄!其實今天一開始聊時,就覺得怪。雖然你一直想模仿風子的文筆,但仔細比較起來,你比瘋子又多了一點文字的纖柔,所以我小蓮大膽地推測。妳,不是他的馬子,就是他的妹子。」又呆了幾秒,也許是因為被一連串的逼供,有一種踩到狗屎,難聞到無法裝作不是我的尷尬。

真開心,我連噁心的思維都與阿哥同出一廠,哈!我的家人真可愛。
只是,眼前的情勢,離線不就等同默認。
輕輕地打了自己一個耳光,說:「小芳對不起阿哥的期許,現在可好了,二邊都不是人了。」

想著該如何解釋時,小蓮的文字又傳了過來。
「瘋子在妳的身旁,是嗎?其實,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,妳無需試探我。我只是單純想要一個突然消失的答案,這是風子欠我的。」

「妳誤會了!不是小蓮想的那個樣子。」

「不過說真的,我反倒希望妳是尋風人的馬子,至少知道他很好,就夠了。但是,如果妳是瘋子的親人,那我會有一個更大的問號『瘋子去那裡了?』」

去那裡了?這個問題有一天我也會想問阿哥。只是,真的會有標準答案嗎?
真的該打打了,都答應了欣怡姐姐在任何時刻都要以光明的念頭看待一切緣起現象,怎麼又一下子讓自己陷入了一片黑。

嘆了一口氣,想著,要是真能有欣怡姐姐一半的智慧就好了。
至少,她一定知道該如何接續這一個緣起…



 

(閱讀……4.4)

(文字 / 塵襲)

 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wawa
  • 啊,聰慧的蓮...
    好想知道小芳會否直接說出尋風人已往風的方向去了?!
  • 呵!欲知詳情,還請看倌繼續往下看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02/24 17:4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