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要假裝電腦當機離線,還是面對面的把話說清楚。苦惱!苦惱哇!

好吧!那就…先道歉好了!
「很抱歉,我不是有心想要欺騙小蓮的,這一點,應該要先說在前頭的。」

「所以呢?」小蓮的回應,有些無法理解的堅定。

「小蓮,其實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,或是不應該說什麼。因為我答應過阿哥,就只是單純的想把戲,好好的演下去…」

「妳『阿哥』!所以,妳是他妹妹囉!」
「嗯!」
「答應?答應了什麼?為什麼尋風人不跟我聊,要找妳來代替他發言。這樣的方式讓我有種不受尊重,被出賣的不舒服感。」小蓮帶了氣的回應,字字打入了我的心,只是讓心感到疼痛的,並非全然來自小蓮的文字,而是阿哥的完美理想,此刻正從我的手中開始流逝。

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累了,眼皮沈的只想離開眼前的問題。突然,腦子裡浮現出欣怡姐姐的模樣,想起了前幾天曾經留下她的手機號碼。
想著也許可以從欣怡姐姐那裡,得到解決問題的答案,只是看了時間,此刻正接近灰姑娘回歸現實的時間。近午夜了,這電話,是撥,還是不撥…

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是妳誤闖了尋風人的網路世界,還是他正在妳身旁享受捉弄我的樂趣。還是,他怎麼了,生病了嗎?請妳回答我,任何的理由我都可以接受。畢竟有開始,就應該有一個結束,不是嗎?」

移動手中的滑鼠,在離線的按鈕上遊移,該不該就這樣離線,然後再思考解決的辦法。
擔心的是,這一下線,會不會從此與小蓮斷了訊息,也斷了小蓮對阿哥的信任。
如此的結果,似乎殘忍了些,對於阿哥,對於小蓮…

我停了離線的念頭,將滑鼠從離線的按鈕移開。
心裡突然有一股衝動,想讓小蓮知道所有關於阿哥的現在,過去,以及不可知的未來…

「也許,妳可以叫我小芳,因為阿哥也是這麼叫我的…」此刻的我,像是坦誠犯案的人,希望能說了實話,然後讓一切歸於平靜。

「妳,不會是瘋子的乾妹妹吧!我看多了這類的賤男人,什麼她是我妹妹,這個也是我妹妹,別以為妳假裝是瘋子的妹妹,我就會相信妳。我可是冰雪聰明的小蓮是也。」

看著小蓮傳來的文字,反射性的回應:「阿哥不是這一種人,就是因為阿哥太在乎妳,我們才會有機會在網路上碰面。」

「我不是那個意思,只是個玩笑!」

「如果真的可以選擇,我寧可希望阿哥是個花心的人,只要阿哥平安、健康就好。至少,夢想對他而言不算太遠。至少,我可以不用在午夜時分,一通電話響起時,猜測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?」

明白在心中,還有很多的「至少」可以傾訴。停住,是發現自己不能再妥協於黑暗之中,需要讓自己有接近光明的機會,那會讓我有力量去面對生命裡每一次的低潮。

「看來,應該是我誤會了尋風人,向妳說聲抱歉,我的言詞有些偏激,請相信,我並沒有惡意,對妳,對尋風人都是一樣。只是,妳的文字有些無奈,可能的話,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,好嗎?」

發生了什麼事?
是的!這些日子以來,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?
究竟是什麼事,足以讓我亂了對幸福的定義,亂了周圍原本應該平靜的生活。

突然發現…
如常,是一件最美麗的事。
如常,讓一切都回歸到如童話世界般的寧靜。
如常,讓人輕鬆忘卻了時間正在前進…

「小蓮,妳應該很清楚,有一天,尋風人會在妳的世界中消失。不清楚的是?那一天到底離妳有多近?我別無選擇地站在命運的路口,見證著生死,見證著阿哥每一次的喘息。」

我決定告訴小蓮,一個完美童話的殘酷結局,然後要謝謝小蓮,路過阿哥的生命末路,陪伴…
敲打著鍵盤,文字就像是一首動人的歌曲,輕易地扯動知音人的心弦。

忘了時間過了多久,記得的是,眼前重覆的矇矓與清晰…

像是久未整理的倉庫,有種全然傾洩的快感,人的本性,竟在此時得到印證。
不自覺地微笑,一種冷的感受,自心中散開,與淚水的溫度成了明顯的對比。記憶讓我走到了阿哥生命的懸崖,而那裡,有著光明、小蓮與我。

伸出手,才發覺能夠握在手中的,似乎不多,於是選擇觀望,猜測著此刻的小蓮,正用著什麼角度,看著阿哥即將寂滅的軀體。

「相信緣份嗎?小芳!」

緣份?突來的轉折,將我拉回到了現實。
來不及思考如何回應時,手機突然響起,這夜半時分,還是無法推開不該有的負面思惟。
手機上顯示著來電姓名,是欣怡姐姐打來的。
是心電感應,還是欣怡姐姐的修行已經到了他心通,還是在禪定中發覺小芳有難,速速前來救駕。

「救駕」?哈,我真的是吃多了阿哥的口水,連即時的反應,都逃不開阿哥的魔掌。
從小,我就是阿哥心目中的小公主,只要我開口的,阿哥總是有辦法滿足我的孩子氣。

「我是公主,那哥哥就是小芳心中永遠的皇上,皇上萬歲,萬歲,萬萬歲!」
「阿哥」的名字,就是在那個時候,習慣。

記得那時,當阿哥不聽話被媽媽狂扁時,還會急著大喊:「救駕!救駕!」
我止不住的在一旁大笑,媽媽也呈現出五味交雜的表情,想笑但又氣在心裡。

只是現在,這句「萬歲」似乎也間接諷刺了我心目中永遠的阿哥。

「喂!是欣怡姊姊嗎?」小心地打了一個呵欠。
「嗯!我是欣怡姊姊,在忙吧!這麼晚打給妳,會不會打擾到妳呢?」
「不會地。只是在想,什麼原因讓欣怡姊姊這麼晚打來?」
回頭望了一下電腦螢幕,畫面停留在最後一個驚嘆號,顯示小蓮目前處於「離開」的狀態。
猜想著此刻她的心情,也許沈默,是目前最好的回答。

「記得我答應過小芳,要去看小芳生病的哥哥嗎?我只是想…」突來的寧靜,換來的,是微微的啜泣聲。
「發生了什麼事?欣怡姐姐,妳先別難過,什麼事都可以解決的。妳先別哭,讓我們一起來面對,好嗎?」

「沒事的,謝謝小芳的關心,說來見笑,前些日子才與妳高談心寬,要妳以光明面來處理哥哥的事,這一刻,我卻因為心中有著放不下的事,而感到悲傷。」欣怡姊姊倒抽一口氣,也許是燒傷的原因,讓欣怡姐姐在說話時明顯有些吃力。

覺得心疼,刻意放慢自己說話的速度:「放不下的事?是什麼天大的事,可以動搖欣怡姐姐如如不動的心?」
「小芳真愛說笑,都是妳,害我都不知道該哭該笑了!」
「那很好哇!既然可以選擇,那當然選擇微笑,誰希望整天掛著哭喪的臉,如行屍般走來走去。」話尚未說完,趕緊抽了張面紙,拭掉稍早臉上未乾的淚。

「小芳,抱歉這麼晚打來,只是想知道,如果明天去看妳哥哥是否方便?」

心裡覺得開心,早就希望能為阿哥做些什麼事,有了欣怡姐姐光明面的分享,相信阿哥聽了一定會很歡喜,很受用的。
「當然方便啊!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,謝謝欣怡姐姐挪出時間來,相信阿哥在聽過妳光明面的觀念後,對生命一定會有一番新體悟的。」

與欣怡姐姐約了明天早上九點在醫院前的捷運站出口,這個時間正好可以讓母親早些回家休息。

看著電腦螢幕,小蓮沒有再傳來訊息,腦海裡想像著小蓮痛哭失聲的畫面,愈是這麼想,愈是覺得對小蓮過意不去。
只是離線前,至少應該要說聲再見吧!

肯定的點點頭,送出了訊息。
「還好嗎?小蓮,知道妳的心裡不好受,這樣的消息,任誰也無法第一時間招架。阿哥會很好,會一天比一天還要好,小蓮也要幫阿哥加油喔!為了阿哥,妳也一定要保重自己,好嗎?」

「辛苦了,小芳!任誰都不希望親身面對家人的離去,為了妳的阿哥,小芳也千萬要保重自己的身體,知道嗎?」
跳出的訊息,讓我平息了一點對小蓮的歉意。

「我知道,謝謝小蓮,這些日子幸好有妳,妳的出現,給了阿哥一個很好的理由,一個可以期待明天的理由。」

「別這麼說,我也同等受惠。夜深了,小芳早些休息。」

小蓮的文字有點落寞。
十幾分鐘前,小蓮的世界裡還保有一個完美的可能,也許,小蓮也曾經思考過與阿哥的未來。剛剛的話,也許說得太急,一下子給予了小蓮太多負面的事實。
後悔嗎?我問著自己。無法給予自己一個肯定的答案。
那就…隨緣吧!

「還會…再上線嗎?小蓮!」覺得自己殘忍,剛剛扮演完死神,現在又想扮回上帝的角色。

「妳希望呢?」小蓮將問題丟了回來,才發現這個問題,並不好回答。
「我希望,小蓮能快樂…」
「我也希望,尋風人能快樂…」送出這則訊息時,小蓮無預警的離線。
「快樂」二個字,此時在螢幕上顯得有些孤單。
無奈抽動了一下嘴角,我搞砸了阿哥交辦的事,同時讓二個人感受到別離的痛苦。

「相信緣份嗎?」…
欣怡姐姐的電話…
電腦螢幕同時的靜默…

微笑,這個問題,似乎有了答案…



(閱讀……5.1)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wawa
  • 眼前重覆的矇矓與清晰 <<< 借用 :P
    終於看完今天的部份....
    真的是緣份啊 ^^
  • 呵!謝謝,

    是啊!每篇文章的讀者,每位網友的交錯,

    都是緣份吶!

    塵襲 於 2009/03/02 15:0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