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行者

會看這部電影的原因,是因為題材,關於生死。

也許是自己常寫的內容也常不離生死,再加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鍍金,讓我甘心花錢走入戲院。

喜歡編劇,喜歡久石讓的電影配樂,喜歡導演用死亡不用言語的解開許多人與人的問題,說是解開太通俗,面對了死亡,很多的問題都已不是問題,當生命因時間有了界限,人會變的柔軟,不再自私,想的到盡是對方需要什麼,只要愛的人不要離自己太遠,就好。

記得十幾年前,與家人一同看電影《阿甘正傳》,看到阿甘母親離開時,當時的我哭的是一把鼻涕,一把眼淚。回家後就主動拿了三千塊給母親,說是要給她買逛街嫌貴的連身大衣。三千塊你們可能沒感覺,卻是我當時所有的私房錢。

當晚,母親一夜沒闔眼,原因來自感動。

父親走的那一晚,我沒哭;火化的那一刻,我沒哭;手捧著骨灰前進,我也沒哭,卻在幾年後的某一天,在路上遇見一對父子手牽手的背影時,我當場痛哭失聲。

原來親情就是這麼一回事,抽離了生死,什麼都已不再重要,只要你在就好

觀看電影時,身旁的老人格外激動,一開場的納棺就讓他哭得渾身顫動,連我都感染到他幾分情緒。

我明白他感動的原因,並非全然來自電影,而是他生命裡分段上演的生死回憶。

生死,每個人都曾遇過,面對死亡,我們才能學會真正活著

印象深刻的是:一群學生在歡笑中送走鄰家慈祥的老婆婆;一家人一個吻痕,在笑聲中依依不捨家裡的大支柱;女兒拿著母親最愛的口紅,為母親塗抹她熟悉喜愛的紅;父親在兒子走後才明白他是多麼在乎自己的親骨肉;不諒解的母親在女兒走後,用責難證明了她對女兒無盡的愛。

才發現,死亡,並非是老人的專利,無常,讓我們別無選擇的珍惜當下

電影的最後,我還是忍不住地落下兩滴豆大的淚水。

主角在親手為失聯三十年的父親進行納棺儀式時,找回了記憶中陌生的父愛,而我,也是在回憶中一寸一寸的找回父親愛我的痕跡。

想起了一句話,很殘忍卻也是事實,「在生一粒豆,卡贏死後拜豬頭」。

如何讓自己不後悔的活著,那就是要及時努力的愛,愛你的家人,愛你的親朋好友,愛與你擦肩而過的每一個有緣人。

只是,大多數的人只能在自己親身面對生死時,才能發現時間真的在走。

我是其中一個,但我希望你不會是下一個……

 

(文字 / 塵襲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塵襲 的頭像
塵襲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