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,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尋風人,想想也無妨,不管自不自然,他永遠也見不到我真正的表情。在心裡,在小蓮與尋風人的完美世界裡…

第五回《泥中更見光明》

什麼時候睡著的,不記得了。望著書桌上的電腦,螢幕還閃爍著。

看看手中的錶,八點過三分,離小芳約定的時間,還有一點距離。
明顯感受到心跳在加速。

人與人之間的緣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,捷運站上的小芳交疊著網路世界裡的小芳,說著相同少偉的故事。不同的兩個時間與地點,竟有著不同的心情。
第一次的心情,是平靜的,第二次的心情,是悲傷的。
當串起了少偉與尋風人的關係後,我竟開始害怕時間的前進。

只是從沒有想過要與尋風人見面,更沒有想過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見面。

坐在梳妝台前,反覆看著自己的臉,突然想起「完美」二個字的定義。
完美,如果抽開了時間的基準,是否還能算是完美。
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對話,心裡不禁為尋風人感到心疼。

小蓮與尋風人,少偉與欣怡,二個交錯著生命的夢想,都以為是最完美的呈現,卻用文字保護自己的不完美。

應該開心的,不是嗎?
要不是這一段奇妙的緣份,怎麼會知道尋風人真實的狀況,也許,就這麼錯過,像是在人間蒸發了一位朋友,卻忘了祝福…

打定了主意,就以欣怡的角色去面對他,面對尋風人的另一個角色「少偉」。
突然間,思緒帶了點沈寂,難過嗎?我想,是的!
腦中開始浮現尋風人的長相,幽默無厘頭的他,也許有張像吳宗憲的痞子臉。
也許像費玉清,斯文中帶了點黃色的調。
不對,依他的文字,應該像詩人徐志摩一般,信手拈來都是一句浪漫。


進了捷運站,一如往常般的擁塞,每個人的步調快到只能擦肩而過。因為是大部份人的生活模式,所以這樣的生活,稱之為正常。

「不要啦!我就是不要啦!」一個小男童在等待捷運的同時,耍起了脾氣,只見一旁的父親急著直哄他:「乖!等一下下車再帶你去買玩具,好嗎?」小男童沒有因為這句話安靜下來,索性就賴在地上,哇哇地大哭起來。

「羞羞喔!你看每個人都在看你,都在笑你這麼大了還在哭。」小男童不領情,竟哭得更大聲了。一旁的父親見局勢無法掌控,索性就躲開離小男童約莫五步的距離。

順手拿出包包裡的一支原子筆,走近小男童,說:「你看喔!這是一支神奇的魔法筆,只要我唸出咒語,筆就會乖乖的黏在姐姐的手上,不會掉下來喔!」
好奇,讓小男童停止了哭泣,睜大眼睛,直望我手裡瞧。

用了點魔術的小技巧,當原子筆成功浮在自己的掌心時,小男童開心地大叫起來:「姐姐好棒喔!怎麼變的,怎麼變的啊!」他扯動著我的衣角。

「只要你乖乖跟著爸爸上車,一路不吵,姐姐就把全世界只有一支的魔法筆,送給你。答應的話就跟姐姐打勾勾,一言為定!」故意作勢將筆準備收回包包。

「打勾勾!打勾勾啦!」小男童緊張地跳啊跳!

「那個人的臉怎麼這樣啊!」一位等捷運的婦人,提出了質疑。
「一定是前世作了什麼壞事,今生才會受這種果報,可憐喔!」另一位婦人搭了腔。

慢慢拿出包包裡的筆,蹲下,交予了小男童,摸了摸他的頭。
小男童跑回了父親的身旁,牽著父親的手,直嚷嚷剛剛的神奇。

走近那一位婦人,臉上帶著微笑說:「這是我父親送給我的禮物,我很珍惜,也希望妳會喜歡。」我指著自己的臉,一字一字清楚地說著。
婦人刻意走遠,嘴裡不時唸著:「夭壽喔!阿彌陀佛…阿彌陀佛…」

「多念阿彌陀佛會增長福德資糧,會長壽,不會夭壽啦…」話一說完,剛剛的小男童笑出了聲音,婦人則有點不好意思的對我直點頭。

「阿彌陀佛,光照十方國,無所障礙。無論我們是誰,在那,都無礙阿彌陀佛遍照世間的光明,想想,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值得開心的!」
每當自己覺得不公平,總是會想起老師的這一句話,總讓自己覺得沒有被世界所遺棄,不管多苦,眼淚還是會讓遍在的光明,曬乾。

我指著自己的心,再指著婦人的心,說:「希望妳能穿越過我的外表,看見我那一顆與妳相同美麗的心。」婦人不發一語的走遠,頻頻回頭,沒有多說什麼。

眼神落在剛剛那一位小男童,只見他專心地看著我,突然,我眨了一下眼睛。這樣的舉動讓他覺得有趣,也回眨了我一眼。我們互相看著對方,笑了。


「各位旅客,下一站『台大醫院』…」聽見廣播時,心突然驚了一下,像是提醒自己「真的」就要與尋風人碰面了。




 

 

(閱讀……5.2)

(文字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