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1026.jpg

上了手扶梯,看了一下手錶,八點四十分,離約定的九點還有一點時間。
看見不遠處有一位阿婆在賣花,背微駝,在豔陽下更顯她的辛苦。
抿了一下唇,心裡打定了主意,便朝著阿婆的方向前進。

「阿婆,您這花怎麼賣?」
阿婆定神看著我,豎起耳朵,帶了點音量回答:「妳說什麼啊!我年紀大,耳朵不靈光…」

「您這花怎麼賣啊!」再說一次時,突然發現一個角落,置放了一個小水桶,裡面擺放了幾朵蓮花。是睡蓮,只在夜裡與清晨綻放的無染。

「沒有一定價錢,妳先挑,挑好再算錢!」阿婆看著我,慈祥的笑著。
走近蓮花的位置,停了下來。偶遇蓮花的緣份,讓我感到不可思議,況且,這緣份又是來自尋風人,人世間,果真是妙不可言。
挑了兩朵,一朵紫色,一朵金黃色。

「這樣子多少錢呢?阿婆!」將手中的兩朵蓮花交予阿婆。
阿婆看了看後,笑笑說:「這不用錢啦!」
「不用錢?」
「對啦!不用錢!送給妳。」
阿婆轉身抽了一個大袋子,加一點水,將蓮花擺了進去。
「阿婆,不算錢不好吧!」將手中的一百元,遞了過去。阿婆則用裝好蓮花的袋子,又推了回來。

「送給妳啦!真的不用跟阿婆客氣,妳啊!跟阿婆的孫女差不多年紀,阿婆的孫女,也喜歡蓮花。」阿婆嘆了口氣,問著:「妳…妳是怎麼受傷的啊!」老婆婆指了指我的臉,不好意思的問著。

「燒傷的,幾年前的一場大火,留下來的印記。」
阿婆摸著我的臉,輕聲說著:「辛苦了,小女孩!」
受傷後就沒有人摸過我的臉,這突來的舉動,讓我有些思緒還來不及反應。

「阿婆,您還好嗎?」沒有撥開阿婆的手,只是看著她的臉。
「阿婆的孫女也經歷過一場大火,只是她很幸運,沒有活下來…」還沒說完這句話,阿婆突然抱住了我,帶了點力道,像是怕我又消失似的。

我自然的伸出手,抱著阿婆。
「不能哭喔!如果被阿婆的孫女看到,她一定會很難過的。」
阿婆沒有回應,只是哭。猜想阿婆的淚,早就想找一個理由,好好流了。

「阿婆的孫女真的很幸運喔!因為呀!她有一個好阿婆,但請您相信我,阿婆的孫女現在一定很好,而且,她一定也希望阿婆很好。」
阿婆鬆開了手,看著我,點點頭說:「妳很懂事,父母把妳教的很好。」

突來地一個靈感,我拿出包包裡的手機,對著手機說起話來:「爸,是你嗎?我是小蓮,我現在很好。對了,你有看見阿婆的孫女嗎?」
阿婆表情有些吃驚的看著我。
我假裝等了一下,接著說:「找到了嗎?太棒了,長的就像是一位美麗的小天使。對了!爸,你能請她接一下電話嗎?」

說完後,我慢慢將手機交給了阿婆,點點頭,示意是阿婆的孫女打來的。

阿婆看著我,時間約停了二秒,阿婆接過了手機,小心地將手機拿近耳朵,說:「小…小貝,好嗎?婆婆好想妳啊!妳知道嗎?妳不在的這段日子,婆婆覺得好孤單,但婆婆不敢跟任何人說,因為大家找不到妳已經很難過了,婆婆不能再讓他們擔心。只是,只是婆婆真的…真的很想妳啊!小貝…」

阿婆放聲大哭,一個上前,我抱住了阿婆,緊緊地,抱住阿婆。
「妳知道嗎?小貝總是跟我說,等到了蓮花綻放的時節,她就會回來看我。小貝走後,每一年的夏天,我就習慣坐在屋前的院子,等著花開,等著小貝。」
突然,阿婆像是自責的拍打著自己的胸口。
伸出手,我握著阿婆的手,輕聲地告訴阿婆:「我回來了,婆婆,對不起,讓婆婆等了這麼久,對不起…」

我不知道這樣子的處理方式,阿婆是否會好過一些。
也許,就讓阿婆好好的哭吧!

手機突然響起,阿婆驚訝地望著我。
接過了手機,螢幕顯示是小芳的來電。
「喂!是小芳嗎?不好意思,我在附近,等會兒馬上就過去與妳會合!」心情開始轉為緊張,彷彿尋風人此時就在眼前。
抬頭看著台大醫院新大樓,尋風人就在裡面嗎?我問著自己。





 

(閱讀……5.3)

(文字、攝影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wawa
  • 眼裡的汗,不自禁的又奪門而出了,嗚嗚~~ <悄然拭淚中.....
  • 這段我很喜歡,我三姐也很喜歡這段,

    謝謝你也喜歡這段故事…

    塵襲 於 2009/03/08 23:14 回覆

  • wangwang380
  • 小蓮的貼心安慰讓人好感動。我想起電影「巴黎我愛你」當中的茱莉葉畢諾許在喪子之後一直走不出沉痛陰霾,一直到她夢到死去的愛兒跟自己說不用擔憂,他在那個世界過得很好之後,這個痛失愛子的母親,心鎖便如釋重負地被解開了。離去的人需要勇氣道別,留下來的人也需要勇氣讓自己好好活著,才能呵護腦海中彼此曾經共有的美好時光。
  • 寫的真好,謝謝你的回覆分享,很感動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03/12 13:29 回覆

  • Arthur
  • 有時,一個擁抱已經足夠

    感動人的,是那個女孩
    感動心的,是那份體貼
    只是擁抱與一點善意的小故事,不知道能夠撫慰多少人心。
  • 嗯!是啊!

    我們都太害怕表達真感動,害怕給予陌生人一個及時、適溫的擁抱……

    我也是,所以我也正在學習打開自己的心,看世界…

    塵襲 於 2009/03/12 21:5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