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0312.jpg 

轉身走近阿婆,我們互相看著彼此哭花的大臉,我輕輕牽起阿婆的手說:「阿婆!妳要答應我,不能再流下一滴眼淚了,好嗎?」
阿婆微笑點點頭說:「那…妳會再來看阿婆嗎?」
我眼神帶了點淘氣的向著天空看,假裝思考。
「嗯…讓我想想這個問題!」我輕拍著阿婆的手說:「這是當然的啊!而且我答應阿婆,只要時間許可,每個時節,我一定都會來看阿婆的。」

阿婆欣慰的看著我,那種眼神,有點熟悉,我曾經在父親的臉上看過,那是一種依靠的幸福,二個人才會有的溫暖。
阿婆將裝著蓮花的袋子交到了我的手中:「現在,妳能收下了嗎?」
「當然,因為妳是我的阿婆啊!」
「叫我婆婆就好了,親近些。」
「知道了,婆婆。」

阿婆知道我叫小蓮時,雙手合十向天,像是曾經許了一個願,如今成真般的喜悅、感恩。
回首向阿婆道別時,從透射的光芒中,看到了阿婆,看到了菩薩…

「欣怡姐姐,我在這裡!」捷運站出口前,小芳開心地對我招著手。
「抱歉小芳,讓妳久等了。」
「不久,不久,我也才剛到,只是耐不住性子就馬上打手機給欣怡姐姐。」
小芳指著我手裡提著的蓮花問:「欣怡姐姐,妳買蓮花啊?」

「是…是啊!」有點心虛,以為小芳串起了我與小蓮之間的關聯。
「看病送蓮花的好像不多…」
「真的嗎?我不太懂這個,沒有犯到忌諱吧!真是糟糕!」我將蓮花舉得高高,細心打量著。
「不會啦!一個心意,什麼花都好。何況蓮花阿哥應該也很喜歡…」小芳表情若有所思的停了一下。

「哥哥的病房往那個方向?」刻意將話題轉向。
「這邊走,這邊走!」
小芳走在我的前頭,步伐時而急促,昨夜突然的離線,也許讓小芳有些灰心。

進了電梯,小芳故作鎮定的對我說:「阿哥的病房在七樓7B11,二十四小時不打佯。」
「有阿哥的小芳真好…」哼出了廣告弦律,及時回應了小芳的黑色幽默。
可能是我的火候下太重,逗得小芳止不住地在電梯裡大笑。
「欣怡姐姐好厲害,既能論述佛法至理,又能幽世間一默,小芳佩服!」小芳作揖的彎下身。
「平身!」雙手順勢扶起了小芳,只見她瞪大了眼睛,看著我。

「我已經等不及帶欣怡姐姐去看我家阿哥了,你們,一定很有話聊,相信我。」
小芳詭異的笑著,被看穿了嗎?應該,不太可能吧!

電梯「噹」的一聲,到了七樓,想著正與尋風人在同一樓層,這味兒,帶了點不可思議。
只是這味兒,似乎也帶了點藥味,帶了點沈。
醫院,一處天天上演著生老病死,人世四葉的大舞台,每個人都逃不過,半點也由不得自己。

一位推著輪椅的老伯,迎面而來。
「高伯,今天氣色很好喔!」小芳輕快地打著招呼,老伯則是笑開了沒有牙齒的嘴,用著不清楚的語調喊著:「什麼時候再說故事給高伯聽哪!」

「就在今天…就在今天…」小芳模仿著電影霍元甲裡乞丐的聲音,唯妙唯肖,逗得老伯笑得合不攏嘴。

看著小芳,我彷彿見著了網路世界裡的尋風人,渾身上下充滿了朝氣。該不會兄妹長的一個模樣,只差在髮型上?我暗自竊笑著。

「張媽,等等我帶本書給妳,妳最喜歡的靈異情節,媲美藍色蜘蛛網,哈!」小芳翻了個白眼,嘴裡嗚嗚的叫著,以不熟練的太空漫步,飄移過張媽的眼前。
「三八丫頭!」張媽笑罵著問:「後面這位小姐是?」張媽指著我問。
「我新認的乾姐,她跟張媽一樣,也是學『猴』的喔!」小芳雙手交叉在胸前,學著標準許純美的動作。
「你們啊!兄妹都一個樣,不正經。妳可別見怪啊!」張媽朝著我的方向說笑著。
「不會,不會!其實我瘋起來也不輸小芳!」怎麼會這樣回答呢?臉上頓時劃過三條線。

只見張媽仰天大笑,說:「也好,熱鬧些!病房怕的就是沈。」
「有小芳在,這點張媽就不用操心了!」搭著張媽的肩,小芳順勢幫張媽捶起背來。
「小心啊!別勾著了點滴的線,好不容易有機會當大象張媽,可別壞了張媽的好事!」

張媽沒提,真的很難想像張媽正插著鼻管,坐著輪椅。年紀大約七十有八了吧!我猜想著。

「小芳是個歡喜佛,總是帶給每一個人快樂,這樣很好!」
「欣怡姐姐別三八了啦!」小芳作勢害羞,輕推了我一把。
「妳跟妳哥很像,聊不到三句就逗得我哭笑不得…」發現自己的話說得太急,露了餡,趕緊圓了回來:「我指的是,剛剛聽那位張媽說你們兄妹都同一種個性,就猜想妳哥應該也擁有相同搞笑的功力。」

「小蓮…花好美麗!」小芳對著我大叫,見我瞪大了眼,再轉看我手上提著的蓮花。
只見小芳笑的無法自己,我則是冷冷尷尬地望著她。

「所以,妳早就猜到了!」。小芳抱著笑痛的肚子,無法回答,只能用力地點點頭。
「什麼時候發現的?」
「昨天…晚上。」
「昨天晚上?怎麼可能,我明明掩飾的很好,怎麼可能被小芳看穿。」




 

(閱讀……5.4)

(文字、攝影 / 塵襲) 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wawa
  • 笑中帶淚,淚中帶笑~~~
    原來,慧質蘭心的人都湊到一起了,真好...
  • 呵!是啊!

    那裡的世界就是淨土,穿過了時間與空間,沒有生死,沒有苦痛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03/14 15:1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