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地之光29  

小芳慢慢地吸了一口氣,接著說:「哈!騙妳的啦!我是在捷運口先假設,在電梯裡存懷疑,十秒前才得到確認的。欣怡姐姐不適合當壞小孩,因為妳不太會說謊。」
「我不太會說謊是真的,不會演戲這妳就小看我了,我可是演過舞台劇,妳眼前這位可是當過第一女主角的喔!」我氣嘟嘟的說著,只是小芳也沒閒著,繼續笑著。

「姐姐別生氣,我指的是當姐姐說謊時,臉就會紅通通的。如果妳被法官訊問,根本就不需要測謊,看妳臉的變化就知道了。」小芳說完繼續笑著。

「好哇妳,看我怎麼修理妳!」我作勢要哈小芳癢,小芳則一個轉身,躲到了一個人的身後。
那個人,瘦瘦的,露著不協調的微笑,臉色,有些蒼白。雖是如此,卻不難感染他正值年輕的氣息。

「阿哥,她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心靈大師『欣怡姐姐』。欣始姐姐,他就是我最最最愛的阿哥『少偉』。」小芳躲在少偉的身後,對我眨了一個調皮的眼睛。

腦子突然一片空白,任憑自己怎麼努力的尋找,就是記不起早已練習過的見面台詞,只是眼睜睜的讓自己呆站在少偉的面前,不知所措。
看著憔悴的他,怎麼也連繫不起來少偉與尋風人的關聯。心裡慌了,知道眼淚即將潰堤,我轉身不讓場面因自己而失了控。

「還好嗎?欣怡姐姐…」小芳上前搭著我的肩,輕拍。
「抱歉,嚇著妳了嗎?」少偉走近我的身邊,聲音雖微弱,卻輕易地在我內心撞擊出聲響。
壓抑不住心裡的悸動,清楚此刻的自己,開不了口。

小芳明白我心裡的難受,轉身對著少偉說:「阿哥,可能是醫院裡的空氣不太好,我帶欣怡姐姐到外頭走走,等等就回來。」小芳接過了我手裡的花。

「交給我吧!」少偉冷冷地說。
「嗯!那阿哥先進去休息,我過一會兒就回來。」
少偉沒有回應,只是拿著花,轉身離我們而去。


小芳挽著我的手,走在醫院的中庭,我們選了一處接近小池塘的石椅,坐了下來。

「還好嗎?」小芳問著。
我緩緩點頭,勉強擠出尷尬的微笑說:「抱歉,第一次見面,想不到竟是這樣的開場…」

小芳看出我的落寞,輕鬆說著:「別想太多,是阿哥不好,他太嚴肅了!」
小芳仰望著天空,笑著。
「是我不好,不應該讓思緒亂了情緒,搞得場面脫了序。」
「哇!好厲害,連說話也能壓韻,不愧是小蓮大師,小芳佩服!佩服!」

「小蓮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…」我淡淡地說。
是該消失了,不是嗎?連自己都無法承受的痛,又該如何帶著少偉跨越。
冷笑了一聲,是嘲諷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也譏笑著自己的怯懦。
我究竟只是一個平凡人,一個曾經被火紋身的泥菩薩,自身難保。

「小蓮…」
「別再叫我小蓮了,那會讓我分不清網路與真實的世界!」我的語氣有些激動。
怎麼會對小芳發脾氣呢?那個自許如蓮無染的自己,去了那裡?
閉上眼,試著讓自己的心,平靜下來。

望著一旁無表情的小芳,我帶著歉意的說:「抱歉讓小芳見笑了,是我不好,讓小芳失望了。我練習了很久,該如何說出第一句話,表情如何才會自然些。只是這一切在面對少偉後,都亂了,亂了…」

「別這樣嘛!妳不是告訴過我,就是因為人生無常,所以才會顯現『當下』的可貴。我們都不清楚『無常』何時會來,那就珍惜每一刻相處的現在。」

小芳的話,點醒了我,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,陷入了悲魔,對少偉,對自己都絕對沒有實質的幫助。
「少偉知道我是小蓮嗎?」
小芳笑笑的說:「除非阿哥是柯南,才有可能在碰面不到一分鐘裡,串起所有的線索,察覺欣怡姐姐就是小蓮。」
「又貧嘴了!」我雙手捏著小芳的臉頰,成了一個滿意的鬼臉才鬆手。
「很痛耶!小…我是說欣怡姐姐啦!」小芳面露無辜的看著我。
「私底下小芳還是可以叫我小蓮,至於少偉…就暫時先別提好了!」

「嗯!」小芳爽快的回應,帶了點鬼靈精,似乎說著,即便我們選擇不提,也終將被少偉看穿。

沒想太多,只是覺得,既然少偉希望給予小蓮一個完美的形象,那也就先保留他心中完美的小蓮。我摸著自己起伏的臉,起身,點頭告訴小芳,我已經準備好再次面對少偉,面對尋風人。






 

(閱讀……6.1)

(文字、攝影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咖啡
  • 從看見極地之光時,就去買了這本書了,但是現在卻發現,在網路上看,
    和一次把書看完,感覺很不一樣,期待著你的新書.
  • 很開心有人能提起「極地之光」,

    我相信成書的感覺不同,所以期待,這本成書的可能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03/29 15:5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