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童樂園‧攝/塵襲 

用著雙手,試著想把自己從輪椅上支撐下來,欣怡看出了我的費力,上前告訴我:「既然都決定了,那就按照計劃出去走走吧!」
欣怡拿了一條蓋腳巾,蓋在我的雙腳上。

其實我不喜歡坐著輪椅的自己,像是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。

午后的陽光,帶了點柔和的溫度。

欣怡在我後頭,慢慢地推著我前進。
過了些時候,我打破了沈默,輕聲的說:「其實…我想問妳一件事,但是又怕問的不好,會傷害到妳…」
「關於我的臉嗎?」欣怡輕鬆地說。
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:「請不要誤會,只是出自一位朋友的關心。」
與欣怡見面的開始,心裡就存著這個問號,想想自己真是一個固執的射手座,遇到了問題,總想打破砂鍋問到底。

「你不用覺得失禮,其實,我很樂意與你分享我的故事。」
「先說好…不能哭喔!我最怕女孩子哭了!」我開玩笑的說著。
「呵!該流的淚早乾了,現在有的,只剩下感謝與懷念。」

「知道妳聽了很多類似的話,但還是想告訴妳,辛苦了。只是,妳還會介意嗎?」
「你指的是外表嗎?」。我點點頭。
「當然!」欣怡肯定的回答,讓我更覺得她個性的坦率。
欣怡接著說:「但介意就能讓我的臉再回到美麗嗎?也許你很難相信,為了面對自己這張全新的臉,我足足花了一年以上的時間適應。好幾次以為自己已經全然放下了對於外表的執著,卻還是一次次的讓淚水提醒自己還不夠勇敢…」欣始的語氣有點激動的上揚。

「欣怡…」試著想打斷欣怡面對過去的悸動。
「只是…這也是父親留給我的回憶,提醒我要用『心』,好好地活著…」
「所以妳是在受傷後,才開始接觸佛法的嗎?」我好奇的問。
「是啊!接近過死亡,才會明白原來身體竟是如此地脆弱與無常。醫院治療的那一段日子,雖然辛苦,卻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思考以後的問題,治療的痛苦早就已經佔滿了我的生活。不過從醫院離開,到進入復健的程序,那才是考驗真正的開始…」明顯感受到欣怡的聲音,有些哽咽。

「妳…可以選擇不說…」
聽著欣怡的話,想著自己也何嘗不是接近過死亡,更糟的是,我還是進行式。突然想起了「如果還有明天」這一首歌,正好符合我此刻的心情。

「值得開心的是,佛法讓我明白了一切的痛苦,都只是心的造作。如同一面鏡子,如果我們只丟給它痛苦,它映射回來的,也將只有痛苦。」
「我喜歡妳這個說法。」
「有趣的是,如果連那一面鏡子都不存在了,痛苦將依何反射?」

欣怡面對佛法的自信與智慧,在小蓮的身上,也曾感受過。

「那一面鏡子…指的是心嗎?」我像個羞於回答的小學生,輕聲應著。
「呵!可以這麼說!少偉真是冰雪聰明,看來你與佛法有緣,定是修行人再來。」

「再來?如果可以選擇,其實,我並不想再來到這個世間!」
聽完這句話,欣怡似乎有點錯愕,也許是她連接起我與死亡的關聯。
雖然背對著欣怡,但我還是隱約聽見眼淚流動的聲音,這對一個初見面的朋友而言,情感,似乎多了些。

「乘願再來,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唷!帶著你清淨的心,助益這個娑婆世界,讓更多的人因為你,覺受到自在與光明。如此多有意義,不是嗎?」欣怡走到了我的面前,仔細對著我說著。
我沒有說任何話,只是靜靜看著欣怡的臉,看著一滴淚,流過她起伏的臉。

不久後,小芳帶著欣怡離開了醫院,看著她們的背影,我竟然不自覺地哭了。也許是我開始無法確定,這一次別離後,是否還會有再見面的機會。

夜裡,我竟開始害怕閉上雙眼,害怕寂寞,害怕一個人倒下後,沒有人知道…




(閱讀……7)

(文字、攝影 / 塵襲)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