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植物園‧攝/塵襲

早上六點被 鬧鐘吵醒,簡單盥洗後,換上外出服,就匆匆忙忙趕搭公車上班。雖然路途顛簸、人潮洶湧,勉強擠上車門的我,滿腦子仍思索著今早起床前,連續做的兩個夢境。

生命裡唯一能帶走的禮物

在第一個夢境中,我身處一個陌生的頂樓,感覺像是違章建築。不到十坪的房間,家俱雜亂堆疊,幾無立足之處。屋裡有透射進來的光線,而其明亮的主因,卻是因為這頂樓少了遮蔽的屋頂。

正愣著,突然聽見屋外傳來東西傾倒的聲響,出去一探,竟是置放在牆角的餿水桶無端倒了下來,桶裡的穢物如洪水潰堤奔瀉而出。當下覺得噁心至極,正愁這樣的日子該怎麼過時,心頭一驚,就醒了過來。對夢的啟示絲亳理不出頭緒。

另一個夢境裡,映入眼簾的是豪華的裝潢與氣派的家俱,一室的歐式風格,讓這屋子顯得格外具有貴族氣息。夢裡的我,不時驚呼著。巨型游泳池、健身房、三溫暖、家庭劇院組、室內高爾夫球練習場、網球場等,金字塔頂端富豪能享有的一切,這裡都不缺,幾乎應有盡有。

地方之廣,到醒來前都還來不及全數參觀,我發現偌大的豪宅竟沒有丁點光線,昏昏沉沉,沒有絲毫生氣,像是一座與世隔絕、閒人勿入的碉堡。

事後思惟,好像有了些啟發。

第一個夢裡的自己,似乎生活在物質條件極差的環境,一個連最基本的溫飽與生存都成了問題的人,唯一用之不竭的「資源」,只有煩惱與痛苦,對困苦的外境更提不起絲毫的正念,哪裡還有心思探究生死解脫的大法門。

第二個夢似也明顯地警示了另一個問題。當一個人的財富多到無法計數,想要什麼就有什麼,看在一般人眼中,必是羨慕至極,但這卻可能只是讓人無法自覺,而漸漸陷入沉淪的欲望陷阱,彷如沒有光明照耀的豪富之宅。譬如在天界的天人,擁有積聚善業後所享有的喜樂資糧福報,沒有痛苦煩惱,亦同樣難以產生出離心、菩提心,而在這麽長的壽命中,若不思解脫輪迴的修行,待命終之時,恐要隨往昔業力墮落惡趣。試問待在如此的「天堂」裡,如何能起心思惟《阿含經》裡,譬喻人身難得如大海盲龜巧遇木孔的警偈,更別說體悟佛法難聞難遇的可貴與如理修行脫離生死變異的迫切了。

想想過去的我,常以有限的知見將自己鎖在自以為的美麗牢籠中,隨著得失起舞。老闆的賞識、同事的讚美、下屬的掌聲,這些名聞利誘所包裝而成的快樂禮物,讓我一度以為這就是圓滿的人生。而夢境似乎重重的敲擊著這一切的理所當然,告誡著等到那天無常上門,才驚覺緊握在手中不肯放手的貪執,此刻竟然一點忙也幫不上──即便微如公車上人擠人的煩擾都對治不了。

佛門警語有言:「萬般帶不走,唯有業隨身。」當生命離開世間,沒有什麼是可以帶走的,惟留八識田中植下的善惡種子,伴隨著我們異身異地,不斷流轉。耽溺俗世的成就價值,也終將成為《金剛經》裡的「夢幻泡影」,徒留大夢初醒的追悔與遺憾。透過幻境的解析,我惕勵自己該開始找尋人生需要著力的重點與努力的方向,也祈願所有眾生在生命航程靠岸,回首細覽餘波時,能夠無所恐懼,微笑帶走自屬的珍貴禮物。

於是這兩個夢有了一個答案。

菩薩,路過人間

臨下班,回想起早晨公車人擠人的窘迫,為了讓自己免受二度折磨,隨手招了台計程車,當來車到了眼前,才發覺是輛近乎汰舊換新車齡的老舊車子。上了車,說明地點後,司機大哥斯文禮貌的應答,與他第一眼讓人感覺粗獷的外形相較,讓我的表情面露些許以貌取人的歉意。

穿過幾條街,等候紅燈的同時,他順手撥了通電話,要家裡的小朋友一分鐘後下樓拿冰淇淋,還不忘叮嚀先擺放至冰箱上層,以免融化。語畢,他親切回頭,說是住家就在附近,先拿東西給小孩,等等再按錶計費。

對著後照鏡,我微笑點頭。

車子轉入一棟國宅,司機大哥的小女兒已在樓下欣喜等待,接過了冰淇淋後轉身雀躍上樓。那一秒,一絲幸福閃過心間,眼前人間平凡的生活,正輝耀著不平凡的喜悅。

「不好意思,夏天熱,小朋友吵著吃。」他按下車錶,嘴角盡是幸福上揚。

「所以,你是好爸爸。」聽了我的讚美,他有些不好意思,笑得靦腆。

行經一座高架橋,一對男女竟公然站在快車道上吵架,在下班時段繁忙、疾速的車流中,行車更是險象環生。心裡還想著是否需要請警察來協助處理時,前座的司機大哥早已撥通手機:「喂,警察局嗎?橋頭有一對情侶正在快車道上吵架,麻煩你們儘快派人來處理,謝謝。」

「嗯,原來你不僅是一位好爸爸,更是難得一見的大好人。」

打從心裡佩服他的善良與正向行動力,做對的事,是每個人都應該要有的自我提醒,更應當要及時、及心。

「呵,沒這麼偉大,就當是為了交通安全,順道救他們一命。」他朗笑了一聲,接著說:「至於好人就更不敢當了,換個角度想,不也是問題給了我們解決的快樂。說到快樂,前些日子我載著愛心協會的小朋友一起出遊,看著他們天真的笑容,那才真叫人間天堂……」他指著擋風玻璃上協會的字樣,開心分享著。

原來,他平日一有時間,就會撥空去關懷愛心協會裡的小朋友,他告訴我:「雖然生活未必如意,但一看見小朋友們開心的笑容,心情也跟著開朗起來。想想有時還真分不清楚,究竟是我在幫他們,還是他們在幫我。」

下車前,與他分享我也同在社服界工作,他連忙從皮夾抽出一張愛心協會的名片,提及如果有活動,有機會設攤時,務必給予他們一個機會。

心裡覺得感動,他滿腦子想的似乎都是如何讓別人過得更好。試想,一個總想著別人快樂與否的人,「幸福」是必然的理所當然。

我一直以為在佛案上法相莊嚴、悲眼垂眉,有珍寶瓔珞裝飾的才稱為菩薩,原來,老舊的計程車裡也看得見菩薩憐憫眾生的慈顏。那麼,市場的小販、街邊賣花的老婦人,乃至於路上瘦弱的乞兒,可能都是慈悲行者為了使眾生能夠離苦得樂而示現的化身。一如為乘客分潤喜樂泉源,載送幸福的司機大哥。

生活中常有菩薩路過人間,願我們的用心,也能成為別人眼中的菩薩,慈悲路過每一個人的生命……

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‧於98年10月15日刊載於慧炬雜誌

慧炬雜誌 

 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嗯~
  • 嗯~非常棒的一篇文章!

    過或不及不若恰恰好

    只修福不修慧偏了斜

    每一個人日食三餐夜睡一床

    未曾聽聞可日食百頓夜睡千床的

    照護自身生活所需人的本分事

    時間全都用來汲汲營營追求物質條件

    不分日夜的奔忙

    到頭來窮得只剩下金錢.....

    殊不知生活的樂趣在於

    那一點滿足於當下的悠閒

    最近深深感悟!

    人生可以掌握的真的不多

    唯可以掌握的是當下的知足與珍惜

    諸如外境他心....誰能掌握呢?

    凡事向心求‧安頓己心

    修行無非是『管住自己的心』

    一點淺見請勿見笑喔!

    早安! ^^
  • 感謝你的分享,受益良多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11/03 17:44 回覆

  • 種子
  • 一位覺得工作是勞役的司機:我好辛苦...累了半天只賺到蠅頭小利!

    一位樂在工作的司機:客人拿錢請我到處看風景...何樂而不為呢?我每天都好命的在遊玩呀!

    確實人人都是菩薩

    無論正面負面都有其意義與啟示

    正面的提升智慧

    負面的示現醒思

    任何因緣際會都不容易但都值得

    確實人身難得ㄚ!

    要經過幾世的宿修始得人身

    無常不只是生死而已

    緣份財名....皆然

    無論增逆間的起滅消長來去

    皆有意義且深長.......




  • 轉念吶,

    我也常常被自己的負面念頭困住,

    希望念念都能察覺,然後超越…

    塵襲 於 2009/11/03 17:49 回覆

  • 人身難得
  • 有位佛陀告訴諸比丘們:『世上什麼最難得?不是健康長壽,不是知心伴侶,也不是美滿眷屬。我來說一個故事,大海中,有一隻盲龜歷經千百億年的滄海桑田,平時深藏於千仗深海,百年才得以出海面一次。有一塊有孔的浮木,飄流於海浪。盲龜的百年出水一次,還要遇見有孔的浮木馱負它上岸,可說是機會渺茫的了....。盲龜與木孔相遇只有千萬分之ㄧ的機會。但是凡夫漂流五趣之海,想要還復人身,比盲龜與木孔的相遇還要難上萬倍!』此時佛陀取地上的泥塵,大開手掌對比丘說:『眾生人身者,如我手上泥,失人身者,如大地塵。什麼最難得?人身最難得吶...比丘們,你們要地聽思維啊.......』
  • 常思惟,感恩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11/03 17:53 回覆

  • 人身難得
  • 地聽→諦聽
  • butterfly1314521
  • 真棒!能把夢當成一本書給予啟示。以為夢只是一場夢,但未必如此,或許那場夢有著不為人知的意義....
  • 每個念頭都有著前因後果,都藏著智慧等著我們發掘。

    塵襲 於 2009/11/15 20:49 回覆

  • maria
  • 我也是租了一層頂樓加蓋的房子
    將房間整理成和式小屋
    外面每天買一盆花(目前有快100盆)
    將他布置成小花園
    每個窗口的鐵架爬了不同的花
    同事房東來都嚇一跳說外觀像是歐式民宿
    我住在裡面上班看書喝茶煮咖啡浪漫極了
  • 真摯
  • 一切萬物都是菩薩的化身...時時刻刻上演所有可能的狀況提點著我們...
    真心接受所有的境...生命將在考驗中...活化光彩...

    很高興認識您 ^^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