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姐與小慈

‧本文於99年5月15日刊載於《慧炬雜誌》551期

親情,那怕物質很缺乏,陪伴就是力量,互依就是溫暖。

《不能沒有你》這部電影,用簡單的黑白,著墨親情最非凡的色彩。生活再困苦,攜手就會出現明亮的方向。我喜歡淡淡的小品電影,不灑狗血,不製造懸疑,就只是簡單,安靜的與你分享一段你我身邊隨時都在發生的小故事。

因為那感動夠近,扯動心弦的力道也相形倍增。

積忍許久,還是在電影最後一幕,模糊了雙眼。人間有一種愛,是千金也買不到的真實,卻也近到總讓人習慣遺忘。

親情,文字無法形容的重量,走過方知輕重。


送行者.末路輕揚的微笑

聊聊另一部電影《送行者》,當初會看這部電影的原因,是因為題材關於生死。也許是自己常寫的內容也不離無常,再加上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品質保證,讓我甘心花錢走入戲院。

喜歡編劇,喜歡久石讓的電影配樂,喜歡導演描述死亡不用言語,解開眾多人與人之間的問題。說是解開太通俗,面對死亡,品嘗死亡,很多問題都已不是問題,當生命因時間有了界限,人會變得柔軟,不再自私,想到的盡是對方需要什麼,只要愛的人不要離自己太遠就好。

記得十幾年前,與家人一同看電影《阿甘正傳》,看到阿甘母親離開那一幕,我當場哭得是一把鼻涕,一把眼淚。回家後就主動拿了三千塊給母親,說是要給她買幾天前逛街,嫌貴下不了手的連身大衣。

三千塊你們也許沒感覺,卻是我當時僅有的私房錢。

當晚母親一夜沒闔眼,原因來自感動。

父親走的那一晚,我沒哭;火化的那一刻,我沒哭;手捧著骨灰前進,我也沒哭,卻在幾年後的某一天,在路上見到一對父子手牽手的背影時,我當場痛哭失聲。

原來親情就是這麼一回事,抽離了生死,什麼都已不再重要,只要你在就好。觀看這部電影時,身旁的老人有些激動,一開場的納棺儀式就讓他哭得渾身顫動,連我都感染到他幾分情緒。

明白他感動的原因,並非全然來自電影,而是他生命裡分段上演的生死回憶。生死,每個人都曾遇到過,面對死亡,我們才能學會真正活著

印象深刻的是:一群學生在歡笑中送走鄰家慈祥的老婆婆;一家人一個吻痕,在笑聲中依依不捨家裡的大支柱;女兒拿著母親最愛的口紅,為母親塗抹她熟悉的紅;父親在兒子走後才明白他是多麼在乎自己的親骨肉;不諒解的母親在女兒走後,用責難證明她對女兒無盡的愛……

才發現,死亡並非僅是老人的專利,無常,讓我們別無選擇的珍惜當下。電影的最後,我還是忍不住地落下兩滴豆大的淚水。

當男主角親手為失聯三十年的父親進行納棺儀式時,他找回了記憶中陌生的父愛,而我,也是在回憶中一吋一吋找回父親愛我的痕跡。

想起了一句話,很殘忍卻也是事實,「在生一粒豆,卡贏死後拜豬頭」。

如何讓自己不後悔的活著,那就是要及時努力的愛,愛你的家人,愛你的親朋好友,愛與你擦肩而過的每一個有緣人。

只是,大多數的人只能在自己親身面對生死時,才能發現時間真的在走。我是其中一個,但我希望你不會是下一個……


學會看見近身恆久的幸福

Msn另一頭傳來朋友的訊息,說是剛好想到母親,母親便撥了通電話過來。聊到與母親冷戰了兩天,此刻終於打破僵局,她心裡覺得開心,於是與我分享。

看著朋友的文字,沒思考太多,淡淡回了一句:「不要有一天聽不見母親的聲音,才開始學會什麼是懷念。

小時候,家裡的環境並非富足,加上自己的不懂事,總嚷著母親任性的要東要西。記憶深刻,一回吵著母親要買當時正流行的五獅合體機器人,說是同學都有,為什麼只有我沒有。

母親不發一語,但我可急了,任性隨口拋下一句:「為什麼妳是我的媽媽!」便跑了出去。

晚餐前返回家中,夜深了卻不見燈亮。走回房間,訝異床上擺著的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玩具。只是想要的有了,在放下無理取鬧的自己後,竟然因為找不著母親而放聲嚎啕大哭。

母親的一生總省吃儉用,為的只是希望我們將來不要再過他們曾經走過的苦。早上,母親詢問我能不能再給她兩本新書,說是想送給久違的朋友。我微笑點點頭,心裡明白,母親只是想藉由分享表達內心的開心與自豪。

前些日子接受電台訪問,主持人隨口問了一個問題,關於親情。此刻回想起來,依舊是同一個答案。

母親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,倘若我生命裡擁有喝采,願與母親同享這分榮耀與喜悅。


說真的.母親真偉大

小真與小慈,是一對同時帶給二姐幸福的兩個小寶貝。

常聽二姐說小真半夜總會莫名驚醒,然後放聲大哭,夜裡聽來格外清亮。這個週末,二姐帶著兩個小朋友回娘家過夜,晚上,他們一家三口睡我的大床,理所當然,我僅能睡在地板,半夜,小真突然說夢話,接著便放聲大哭,聲音劃破寂靜的夜。二姐趕緊輕拍小真,沒過多久,小真果然漸漸安靜了下來。

只是好景不常,幾分鐘後,小真又上演同一齣戲碼。二姐怕吵醒一旁的小慈,兩姐妹一旦聯手出擊,後果將不堪設想。

只是害怕的事,終究還是發生了。

我起身抱起小真往客廳的方向走,小真非但沒停止大哭,還嘶吼著要媽媽抱。二姐哄著小慈,小真依然放聲大哭。好不容易小慈停了哭聲,母親趕緊要二姐接過我懷裡哭到沒力的小真,可怕的來了,二姐一鬆開手中的小慈,小慈又開始大哭。

聽著兩姐妹如雷的哭聲,心裡竟不諒解小真、小慈此刻的不懂事。怎好在同個時間,讓辛苦的母親疲於奔命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只見二姐飛快衝進廚房,以極速沖泡了兩瓶奶粉,另一個好戲又上演。二姐選擇先餵小真,小慈又開始大哭,我心裡清楚,她是不開心媽媽先餵小真。母親在旁邊要我幫忙餵小慈,我一手抱起小慈,她先是安靜,確認我不是她媽媽後,她用盡吃奶力氣再次嚎啕大哭,像是宣告「這不是肯德雞」般的無理取鬧。

二姐靈機一動,要我抱小慈到她另一邊,她就這麼當起了雙槍俠,兩手各握乙只奶瓶,一人一邊,這才讓整個局面開始受到控制。

看著二姐,再看看身旁的母親,一種感覺自心底慢慢散開,說真的,母親真偉大。不是親身經歷,很難體會母親的辛苦。聽母親說小時候的我也是難帶,常常半夜哭吵著要喝奶。

深深打了個哈欠,眼角落下一滴淚,是累,還是感謝,當時的我只想呼呼大睡。


幸福.因為有你

許多人誤解幸福世界的樣貌,我也是其中一人。曾經以為的幸福,是平和到連微風都嫌刺骨的境界,以為幸福,就是一張白紙,無染為上。後來,我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鄭進一在「家後」這首歌曲裡寫的歌詞,其中一句「才知道幸福是吵吵鬧鬧」,道破了我想說的幸福。

有伴,才能分享你的幸福;付出,才能證明愛的存在。

從小,時常與姐姐們鬥嘴,小朋友吵得兇,忘得也快。往往早上吵得面紅耳赤,下午便攜手一道去買支仔冰吃,管不了早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花的臉,握著冰棒,兩人對望就是一陣滿足的傻笑。

家人是伴,同甘共苦的伴,因為深刻,所以容易留下幸福的痕跡。

前些日子,常因同一件小事與母親起爭執,關係陷入冷戰,雖然時間化解了母親對我的不諒解,還是明顯了一個問題,陪伴。

二姐、三姐結婚後,只要我一出門,家裡就僅剩母親一人。

母親要的也許真的不多,一句貼心的問候,一個簡單的動作,都可以讓她窩心許久。父親走後,才明白時間真的在走,我們都清楚有一天家人都會離開,為何還是選擇用自私來揮霍相處的寶貴時間。

別等到母親真的走了,才用美麗的文字來形容你對她的思念。

三姐的一句話輕易點醒了我,再不講理,母親的出發點還是離不開愛與在乎。母親真的偉大,二姐生了小孩後,真切的告訴我。母親真的偉大,在父親走後,在我入伍的第一天,在三個姐姐陸續嫁人後,我深刻了這一點絕對。

我是愛我母親的,雖然我對她的愛遠不及她愛我的萬分之一。

祈願著世間所有母親身體健康,平安喜樂。妳們是乘願再來的佛菩薩,用心,用身示現佛法的慈悲與智慧。



寧靜,雙手合十。

 

 

 

攝影、文字 / 塵襲

‧帶一本塵襲的小說睡前看極地之光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塵襲 的頭像
塵襲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