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地之光18  

‧本文於100年5月1日刊載於《人籟論辨月刊》第82期

家,是每個人生命旅程中,停留最久的景點。

裡頭有歡笑,有淚水,有臨時新加入的成員也有人遭逢無常而被迫提早下車。我們一出生便別無選擇的搭上這班生命列車,這班列車始終前進,不曾回頭,有時它會停靠在某一站,時間不會太久,停靠的原因,每一個旅客的眼淚都清楚。

人類是一種很有趣的動物,快樂與悲傷都會流下眼淚,他們用淚儲存記憶,也用淚開啟記憶。

深夜裡的一通電話,讓以柔整個人從床上驚醒過來。

平日工作的壓力,讓以柔已經有好一段時間都處於淺眠的狀態,夜裡只要一點風吹草動,往往讓她轍夜難眠。

一大清早,以柔匆忙打了通電話向公司請假,隨後搭上計程車便趕到火車站買票準備南下。昨天夜裡母親突然來電,電話裡提及父親最近的身體狀況不盡理想,要以柔撥個空,回家探望父親。

「可能是因為他年紀也大了,才會老覺得自己再活也沒有幾天。妳也是知道他的牛脾氣,讓人說不得,整日嚷嚷想見他的寶貝女兒最後一面!」母親語氣沙沙的說。

以柔倚著車窗,望著窗外飛快的景色。十年了,回想當初剛畢業時,鼓起勇氣向家裡提出北上工作的要求,因為母親的不放心,以柔還差點鬧出家庭革命。幸好在父親的全力支持下,安撫了母親原本焦慮不安的心。以柔心裡也明白,父親也並非百分百贊同她的決定,父親的支持來自對她的疼愛,想的只是希望以柔能夠開心就好。

父親最疼以柔了,從小到大只要是以柔開口的,父親總是會想盡辦法滿足以柔,讓她展露笑顏。「我就只有妳這麼一個寶貝女兒,不把所有的好都給妳,還能給誰呢?傻丫頭!」父親的聲音,清晰到像是在耳邊輕語。

小時候以柔最怕打雷了,記憶裡,夜晚只要一遇到下雨,那怕只是小雨,父親總會陪伴在以柔的身旁直到雨停,直到確定以柔睡著了才肯放心離開。

以柔覺得父親是她生命裡的太陽,擁有父親,生命理所當然沒有黑暗。

「我長大後要當爸爸的新娘!」以柔天真說著,父親開心笑了。

小學時,家門前多了台腳踏車,帶了點銹,舊舊的,是父親為了方便載以柔上下學辛苦存錢買的。看見時,以柔還傻傻的問父親為何花錢買一部舊車,只見父親抱起剛上小學的以柔,輕捏以柔的臉頰告訴她,新的舊的都不是最重要的,只要是能載以柔到她最想去的地方,就是好車。

火車上,以柔輕輕擦掉眼角的淚,幾秒鐘裡,她幾乎忘了當初離開家鄉的理由。像是想起了什麼,以柔輕輕閉上雙眼,想像自己慢慢張開雙手坐在腳踏車的後座,最愛的父親就在前方,載著她無憂幸福飛翔。

「爸,其實我想到北部的原因,是想陪他一起打拚,一起工作。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很無理,但是請您相信我,我真的很喜歡他,也真的不能沒有他,請放心,他很照顧我。也請爸相信我的選擇是對的,您能支持我嗎?」沒有思考太久,父親微笑點頭,表情有些黯淡,轉身,慢慢走出以柔的世界。

離家的幾年後,以柔有了與他分手的決定,相處的日子讓以柔漸漸明白愛情不是她所想像的那般美好。只是在以柔最痛苦的時分,她選擇一個人面對,寂寞讓她明白家人所給予她的愛,無法取代。

從那天開始,以柔將生活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,好讓自己沒有時間與空間再去思考曾經失去的苦痛。

「以柔!一切都好嗎?台北的生活應該不比咱們這兒步調輕鬆,千萬記得要讓自己過得開心一些,天冷也記得穿暖些。倘若受了委屈,記得告訴爸爸,家裡永遠都會為妳留一盞燈,歡迎妳回來,懂嗎?」掛上了父親的電話,以柔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情緒,無聲嘶喊。那一刻,以柔才明白自己根本無法開口對父親哭訴當初的選擇,其實是一個錯誤。

為了不讓父親擔心,為了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,以柔加倍在工作上努力,同時也給了自己一個目標,達成後就回家。

走出車站,望著四週的街道,明顯與以柔記憶裡的場景有些不同。街道變寬了,曾經街口的菜市場如今成了戲院。廟口前的大樹長得是又高又大,小時候常去的雜貨店也已經被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所取代。

那一刻,以柔突然覺得好想家,心情像是又回到小時候般的快樂。她趕緊加快腳步,朝著回家的方向快步前進,想著就要與最疼她的父親碰面,以柔心裡有著說不出的快樂,她發覺心裡有好多好多話想對父親說。

在離家不遠的巷子口,以柔突然停下了腳步,靜默時分,耳際隱約傳來規律的誦經聲,來自家的方向。

一種感覺,說不上來,卻讓以柔在那一瞬間,失去了前進的勇氣……

 

攝影、文字 / 塵襲

‧塵襲最新生命勵志小說極地之光

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人籟82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塵襲的幸福工坊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好幫手
  • 已經失去的東西,總是「驚覺」很珍貴
  • 失去總是美好,願世間一切美好。

    塵襲 於 2011/05/05 22:49 回覆

  • HUNGHSIU
  • 看完令人無比沈重,相似的情景四年前也曾在我家上演....父親驟逝,不忍想像兩個遠在他鄉上班的妹妹突接噩耗時的心情,還有什麼比這更難堪的,而遙遠的回家之路又更漫長了……
  • 辛苦你們了,生命坦然面對驟變不易,但相信我,你們此刻的幸福父親一定都沒錯過,他也一定希望你們能開心過每一天。

    塵襲 於 2011/05/05 22:45 回覆

  • 大玫瑰
  • 記得大哥意外過世時,在太平間我被家人示意去看大哥最後一面,當時....

    我拒絕了....

    我被責備說:他是你大哥耶...

    言下之意是我怎麼那麼不懂事

    但,在我心中我只是單純的想留下哥的那張俊俏的臉孔來回憶

    而不是,已往生後沒有血色蒼白的臉

    因為...死前一夜他對我的微笑,至今是隔多年仍是我每每傷心想起的溫暖

    雖然當時年紀還小,我用我微小的力氣,想留存可以任何關於大哥的美好印象
    吧......

    親人驟逝,誰可堪忍,

    此時.....我可以以同理心去理解關先生的痛

    那種痛.....哀痛逾恆難以名狀.......

    也希望媒體可以節制,下筆時多點慈悲別再撲風捉影的影射任何人

    造成二次傷害.....
  • 老實說,面對一個自己那麼在意的人離去,換作是我也很難去面對他冰冷的臉,
    你的堅持,我完全能理解。

    媒體是社會現實的刀,用得好會是正義,用不好會出人命。

    現在的狀況,媒體都開始投入如何增加閱讀群眾這件事,對於新聞的當事人,對他們而言就只是一個商機,毫無感覺。

    這是病,治不好的病。

    塵襲 於 2011/05/06 11:52 回覆

  • 陳孟慈
  • 看完的第一遍 我傻了! 怎麼會是悲劇收場?
    看完的第二遍 我哭了! 我發現其實我有個很愛我的爸爸,就如同故事中一樣

    所以我想到故事的結局,真的很令人心痛,主角就那樣錯過了他的父親,任誰都會後悔和難過的!!
  • 孟慈是幸福的,珍惜與家人共享的時間,

    平安是幸福,願你及家人平安健康…

    塵襲 於 2011/05/14 22:31 回覆

  • 陳孟慈
  • 謝謝 = ]
  • ^__^

    塵襲 於 2011/05/16 09:5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