掛上朋友的電話,急忙收拾東西,隨手揹起背包就往外衝。巷子口一個轉彎,不知道是被什麼東西絆倒,竟摔了個狗吃屎。

起身,摸了摸微疼的膝蓋,回頭一看,只見一個衣衫襤褸又帶點惡臭的乞丐,橫躺在路中間。

一把無明火燃起。

「喂!臭要飯的,討飯也靠邊點嘛!今天算你運氣好,老子趕時間。要不,準賞你個拳頭吃。」邊說邊狼狽撿起三步遠的背包,心急看一下手錶,時間緊迫,顧不得地上散落的零錢,起身準備離開。

「我建議你還是不要走的好?」乞丐緩慢站起來,一步步接近我。

「喂!你要做什麼?我警告你,不要靠近!瞧你身上臭的,離你這麼遠就聞到想吐了,走近還得了。」我摀住鼻子說。

「我可以不靠近你,只要你答應我,現在就乖乖回家。」乞丐堅定的說。

哇咧!從小到大就沒有人敢命令我,更何況眼前站的又是個陌生人,一個臭要飯的。

愈想心裡愈氣,愈氣拳頭握的愈緊。

「心裡覺得氣?這樣子就值得你氣成這樣,那生你、養你的父母不就得氣個半死。也不想想你幾歲了,都國二了還這麼不懂事,整天只想著翹課、打架,這樣的你,這樣的人生,未來還有什麼希望。」

「關你屁事!非親非故的,我就是現在死在路旁也不關你的事。臭乞丐,瘋乞丐,我勸你還是少管閒事的好,否則等會你枉死在路旁別說我沒事先警告你,操!」

啪的一聲,一個巴掌重重落在我的臉上,眼前一片黑,只見滿天金條在空中飛舞。

一回神,氣憤的掏出背包裡的藍波刀,看準乞丐的方向猛刺過去。訝異的是,乞丐並沒有躲開,嚇的我放開了手裡的刀,跌坐在地上。刀子,停在乞丐的身體裡,只露出刀柄。

「原來,刀子進入身體的痛,是這種感覺……」乞丐自言自語的說著。他慢慢轉身,對著我說:「你要記得,是我幫你擋下了這一刀,也因為這一刀,你有了一個機會,重新開始。」

「重……重新開始?你到底在說那一國的話啦!我……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。」乞丐沒多作解釋,緩慢抽出身上的刀,交回我的手上。刀面上竟然沒有血,只是隨著我慌亂的情緒,在我手上跳動。

乞丐輕拍我的肩說:「回家吧!小夥子,算一下時間,你朋友那裡的因緣,應該也已經結束了。」一轉身,他緩慢的走向前去。

「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」撕開喉嚨,我用力的哭喊著。

空氣中傳來一句話。「我是你的未來……」

 

聲音有些微弱,卻撼動了我此刻的心……

 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 

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