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動手裡的槳,我來到海的中央。

喜歡這裡的藍,不刺眼,喜歡這裡的風,清柔,喜歡這裡的陽光,溫和。輕閉雙眼,感受這裡的幸福,迎面,而來。

「你也是來這裡找尋寧靜?」一道聲音將我拉回到現實。

「是……是啊!」我禮貌性的回話。

一個年約八十歲的老人,兩道雪白的智慧眉劃過臉龐,親切的笑容,自然卸下了我對他的陌生。我親切回應了笑容。

注意到老人的船。「您的船真漂亮,不便宜吧!」我說著。

再漂亮,再貴的船,還是經不起時間的侵襲,終有老舊下沉的一天。」老人靜靜的說。

「您說的是。不過,好的船能讓我們更安心往目的地前進。美麗的船不也讓我們在旅行的過程中,感到欣喜與滿足。」我拍了拍自己的小船,苦笑。

「好的船,壞了心疼,美麗的船,沉了心碎。能有多好?有多好就有多心痛吶,小兄弟!」

「呵!不在乎天長地久,只在乎曾經擁有。」我肯定的回應。

「擁有?小兄弟,你倒是說說看,擁有了什麼?」

「擁有了……」我遲疑一會,突然覺得想說的答案似乎連自己也說服不了。

「心虛?這是好現象,代表你重視這個問題,不夠份量的答案匹配,寧可不說。」老人乾笑了兩聲。

「敢問,您又擁有了什麼?」我鼓了勇氣反問老人。

「呵呵,我可是擁有了整片海洋吶!」老人張開手臂,環抱著天空。

望著老人清逸的神情,我彷彿走入了他的妙境,親身感受到風,輕柔,來自老人的方向。

「明白了嗎?小兄弟。我們擁有了相同遼闊的海洋,既然已經親覽大海的浩瀚,又為何僅選擇看見近身的船是否華麗、堅固?如此只會讓引你至此的船兄感到難過,失望!」老人朗笑。

「沒有船,我們又怎能到達這片美麗的海洋?」

老人用手抽滑過白鬍:「所以我們才應該要感恩它,善待它,因為它帶你進入這寬廣的世界。但是,那並不代表我們只擁有它啊!」

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老人想要告訴我的是什麼。

船,就好比是我們的色身,隨著時間的風化,終將散滅

一生裡,如果只是繞著自己在前進,隨著得失起舞,即使路過生命真正的美麗,依舊只能錯過。身,就像是帶我們接近海洋的船,那是過程,卻不是終點。有一天,當我們開始看清內心所在意的,百年後終將散滅。也許我們會重新思考,是否應該要放下手中的槳,抬頭仰望未曾明滅的光明。

光明,一直都在,只是大部份的人僅選擇低頭看自己掌心自以為的擁有。突然覺得想哭,像是終於找到方向的旅人。

心,有了安定。


回頭再想找老人道謝時,老人已經消失無蹤。望著無際的海洋,我不自覺地笑了。這微笑,自心展現,非關擁有,只因從未失去……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 

 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