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否有過類似的經驗,突然很想吃什麼,錢與距離都不成問題,只要吃到,就是滿足。

推開門走進一家知名速食店,常來,所以清楚服務生會問什麼?應該要答什麼?

「我要六號餐,原味,飲料紅茶,記得去冰,加買一個袋子,餐要帶走!」熟練到像是在唸繞口令。
過了一會兒。「好的,這樣一共是一百三十七元,先跟您結帳,請問是外帶還是內用?」服務生的聲調有些尖銳,雖明白天生非故意,還是覺得不舒服。

不舒服的原因,有一些成份來自她話只聽一半。早先一句,已清楚說明餐是要帶走,為何她又問了一次。

「嗯!是的,我要外帶。」我裝斯文的重覆說了一次,雖然對她來說是第一次。

「好的,請稍候。」

 

不久後,餐都齊了,我不放心拿起裝著飲料的紙袋搖晃一下,發現還是加了冰塊,頓時心裡情緒發酵,無法理解她的粗心,我的語調明顯不耐煩。

「小姐,不好意思,我的飲料要去冰。」我指著飲料,聲音很硬。

「不好意思先生,請您下次務必要先說,這樣子我們不好作業……」

小姐,其實我一開始就已經說了!」我不耐煩插了她的話,加了怒火。

只見她冷眼瞄了我一眼,沒有回應我的肯定,像是倒楣碰到奧客,有理說不清的轉身處理她的「失誤」。


「這是您的餐點,歡迎您下次再度光臨!」她微笑,我則面無表情。


想起專科時,一次寒假選擇在速食餐廳打工,訓練了十五天,近乎都是機械式的教育。像是一部微笑機器,容不得半點自己的情緒在服務上,餐點的製作更是分秒不差。

也許是同理心,讓我有些釋懷早先對她服務上的不諒解。


她被工作制約了嗎?我想是的。


一天下來少說得服務上百位客人,微笑已成為了一種反射動作,不帶感情的表情。裝了近百杯的飲料,腦子裡早就是先裝冰塊後加飲料的習慣性動作。

問客人是否內用還是外帶?已經無關客人說了什麼,重點在於她問了沒有。是的,也許站在我的立場,該說明的都一次說足了,但是她的腦中卻只停留在她想知道的第一個階段的第一個答案「六號餐」,其他的訊息都進入不了她的腦袋,像是一套服務軟體,只有處理程序,沒有跳躍性的柔性服務與選擇。


記得一次,同事臨時交辦了一件事,有點緊急,需要在當天下班前就得完成。那天下午我臨時請假,壓根忘了這檔事。手機響時,人正好在外頭,明白是自己答應在先,便請她先將要處理的檔案寄到我的信箱,回去好馬上處理。話一說完便立刻招了台計程車飛奔回家。

到了家,開了電腦,連上了網路,開了信箱,竟發現檔案還沒有收到。撥了通電話過去,發現她早已忘了這件事。有點氣,因為感受不到他口中所謂的急迫,覺得自己像是傻瓜被耍,窮緊張。

處理這件事時,明明就是她搞不清楚狀況,還在我解釋了一堆後,問我懂了沒?那時才發現我無法容許這類搞不清楚狀況的人,闖入我的世界。因為極可能當我被這種人氣死時,他們還會傻傻的問,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?

我被制約了嗎?是的,我也被制約了。

說穿了我也不過只是一台情緒機器,一旦接收到不對的訊號時,情緒便會開始起伏。說來見笑,生氣的當下,我可以輕易看見一個人的缺點,卻無法掌控自己情緒的平衡點。難怪有人會說,當你用手指著別人的同時,另外三根指頭正對著自己。

話說回來,也許我面對的人當真是少了根筋,但那也不代表我就得用情緒立即回應。情緒的上揚不正好也說明自己也高竿不到那裡去。

想想,似乎每個心情波動時,我們都應當更謙卑的檢視自己,因為那正說明自己還有問題尚未跨越。打定了主意,我應該要好好開始作好情緒管理,讓每一個問題都能以圓融智慧來處理。


只是再進一步,問題是否真有存在的必要性,少了問題,似乎也少了思考解決問題的麻煩,不也省事。慎思,慎思……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