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時間在新聞快報中,得知作家趙寧
因膽囊癌病逝,享年六十六。幾秒後,當記憶開始完整,清楚原來趙寧就是早些年「女人、女人」節目,與崔麗心一同主持的那位知名作家,也是十幾年前以高齡五十歲娶到二十五歲的老婆,記憶深刻,找到幸福的他,嘴角的笑容揚得比誰都高。

印象中的趙寧,是位好老公,幾年前老來得子的他,更是一位好爸爸。

心裡不禁一陣唏噓,嘆人間無常,也嘆這遲來的幸福竟如此短暫,更嘆這年幼的三位小朋友,年紀輕輕就得面對死亡的洗禮,面對失去父愛的開始……

時間推回十年前。

父親走的那年,我剛升專四,父親的離去,在我心中清晰了八個字:「生亦何喜?死亦何哀?」可不是,人間再美,再順遂也不過百來年,可惜我父親不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,他無法讓我的生活過的順遂,甚至一度讓我質疑是他毀了一個家庭擁有幸福的可能。有記憶以來,父母就常吵架,母親離家,父親再找回,然後再吵架。我童年僅剩的回憶,這佔了超過一半的版面。

父親的脾氣不好,總吆喝大夥都要照著他的意思走,不然就只有翻臉的選擇。小一那年,父親生病中風,行動不便,脾氣倒也沒變,甚至更差。現在其實蠻能體會他當時的感受,只是那時,我僅能躲在小角落,親覽他的肆無忌憚。終於,母親選擇永遠離開,父親也因為無能為力,暫將我們姐弟分送給親戚照料。

父親不知道,第二年母親就接我們回來住,母親說,再苦至少一家子彼此守候、面對。當時沒讓父親知道,知道他的脾氣,不說是最好的處理方式。

直到父親走的那天,他還是認為我們住在親戚那。

我恨我的父親嗎?我想是的,我愛的父親嗎?這個問題似乎在父親走後那天清晰,是的,我愛我的父親,而且,好愛,好愛……

親情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,再怎麼恨父母,一旦他們生命到了盡頭,什麼都變得不再重要,只要他們在就好。那怕是包袱,那怕僅剩責難,都好,都是幸福的兩三味。

明白父親是愛我的,他離開後,我才漸漸明白他用盡了所有的能力來愛我。原來,親情抽離了世間分別,那愛,深刻,而且綿長

父親四十歲那年,生下了我,趙寧則在過了五十歲後,擁有了第一份喜悅。看著電視裡他年幼的三個小朋友,心裡一陣鼻酸,父親走後很長一段時間,我總是羡慕路上迎面交錯的父子,看在他們眼裡的平常,竟成了我一輩子無法親擁的遺憾。

幸福,往往簡單,唾手可得,但我們總在失去才發現幸福真正的位置。許多人總將時間聚焦在痛苦,卻忽略了近身總是招手的幸福。

我確信快樂佔了人生八成以上,人間卻有超過九成的朋友因為兩成的辛苦終生不得幸福。想想何苦。

趙寧一生活得精采,這婚後看似短暫的十六年,相信他早已活出超出一世紀的價值,這代價,眼淚明白。真心祝福留在人間遙望趙寧遠行的親友,我確信趙寧在光明中圓滿吉祥。他很幸福,所以,你們一定也要快樂…… 


生日快樂‧天天快樂 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