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口問起身邊每一個人對現今的生活是否滿意,聽到的答案總是辛苦多過幸福。討厭的人總是繞在身邊不走,好的機會總是一再錯過,愛情永遠只是擦肩而過,為何懂我的人總是離我最遠。

問題來了,是否幸福的人身邊只存在快樂?

等等,先別急著回答這個問題。且聽我分享一則關於感謝與煩惱的故事,聽完,我們再回過頭來,聽聽你的答案。

剛上小學的阿丹,個頭明顯比同年小朋友來的矮小,班上的同學調皮,給阿丹取了個外號,叫矮仔喬丹(Air Jordan)。阿丹心裡覺得難過卻沒有表現出來,因為阿丹不喜歡懦弱的自己。阿丹常告訴自己,如果連自己都決定放棄自己,那才能算是真正的失敗。

只是阿丹最近面臨了一個問題,不好解決。放學回家必經的巷子口,這幾天來了隻惡狠狠的黑色流浪狗,總是露出尖尖黃黃的牙齒,見人經過就追、狂吠。是流浪狗嗎?阿丹想想也不算是,因為牠的脖子掛了一個蠻精緻的狗牌,那是阿丹最接近小黑時發現的,只差一步就會被小黑痛咬一口的危險距離。

小黑,阿丹幫牠取的名字。

「小黑迷路了嗎?還是被家人遺棄啊?我做你的朋友好嗎?」阿丹隔了約十尺的距離,喊著問小黑。小黑先是低鳴兩眼直瞪著阿丹,聲音愈來愈大,愈來愈近,阿丹等不及小黑的回答,跋腿就跑,一跑小黑就追,一追就是三條街。

「呼!呼!小黑為什麼要這麼討厭我,難道牠不需要朋友嗎?不對,每個人都需要朋友,那有小黑不需要的道理。」阿丹在心裡打定了主意,明天,再試一次。

清晨,阿丹起了個大早,帶著昨天晚餐偷藏的雞腿,小心出門。想著小黑一見到雞腿開心的表情,阿丹就藏不住臉上的笑容。一到巷子口,小黑正趴著睡覺,阿丹不敢大意,依舊保持約十公尺的安全距離,輕輕拿出書包裡的雞腿,慢慢蹲下。

「哈囉!小黑,我是阿丹,我又來了,而且還帶了小黑最愛的大雞腿唷!」其實阿丹並不確定小黑最愛的是不是雞腿,阿丹只是想,他喜歡的,小黑應該也不會討厭。過一會兒,見小黑沒有回應,阿丹拉大了嗓門喊:「香噴噴的雞腿唷!給最乖的小黑,給最不喜歡亂叫的小黑,給最溫柔可愛的小黑……」小黑有了回應,緩慢起身,阿丹似乎感受到來自小黑的殺氣,兩腿慢慢轉換呈落跑的姿勢,小黑沒給阿丹太多時間準備,起身就追。阿丹則順勢往小黑的方向丟出雞腿,沒來的及看小黑接受禮物的感激表情,阿丹沒命似的快跑離開。

確定安全後,阿丹又偷偷折了回來,小心探頭往小黑那頭瞧。阿丹笑了,因為小黑正認真啃食著剛剛那隻飛起來的大雞腿。

從那天開始,每天為小黑準備早餐成了阿丹例行的功課。雖然還是無法近距離與小黑談心,阿丹還是不放棄要當小黑好朋友的決心。阿丹心裡明白,對於一個可能被主人棄養的小黑而言,不再信任人類是理所當然的。阿丹常想,如果換成是他被家人遺棄,他該怎麼辦,該怎麼去面對每一個未知的明天。阿丹愈是想,愈是疼惜小黑的遭遇,雖然依舊常被小黑追到哭,阿丹還是不放棄當小黑最知心的朋友。

父親工作的因素,阿丹不得不搬離原本的家。打從知道搬家的那天開始,阿丹心裡就放不下小黑,甚至還鬧起了家庭革命,為的就是希望父母能答應一起帶小黑走。

幾天的努力,阿丹還是宣告失敗,搬家前一晚,阿丹整夜難眠。

幾年後,阿丹上了中學,個頭明顯挑高了許多,不再是從前同學眼中的矮仔喬丹,不僅如此,年初校際運動會,阿丹還一舉包辦了所有短跑項目的第一名。然而榮耀與掌聲的背後,讓阿丹想起了許久前的一位朋友,小黑。阿丹明白,當年若不是小黑的狂追,他就少了今日衝刺的能耐。

當天下課後,阿丹騎著腳踏車,依著記憶中的方向前進,街道從陌生到熟悉,讓阿丹彷彿回到了幾年前的光景,他迫不及待找尋小黑的蹤影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阿丹心裡開始感到不安。

一位老婆婆走近。

「阿婆,請問一下,幾年前這裡來了隻流浪狗,黑色的……」

「喔,牠啊!被車撞死了。」沒等阿丹說完,老婆婆接了口。

「好兇哪!那隻狗,見人就吠,見車就追。幾個月前,車子一個不小心,把牠給輾死了,可憐哪!阿彌陀佛……」

阿丹的臉上沒有表情,只是呆呆站著,直到一滴淚劃過阿丹的臉龐,他才開始嚎啕大哭。

故事說完了,想分享的是:生活裡,我們總躲不過讓自己煩惱的事情,轉個角度想想,煩惱不也是明顯生命尚未圓滿的那一點,找到了,我們才可以有機會選擇一個適合自己方法來解決當前的問題。也正因為煩惱,我們有了跨越的智慧升起,說穿了,煩惱不也是我們生命裡寶貴的禮物。

再回到一開頭的問題:是否幸福的人身邊只存在快樂?相信此刻的你已經有了答案。與你分享我的答案,生活裡沒有絕對的快樂與痛苦,差別只在於你僅選擇看見自己的需求,還是選擇看見別人的需求。有一天,當你生命在意的,都是別人是否快樂幸福時,你會忘了自己,試問一個忘了自己的人,得失如何在他身上挑釁。而面對千千萬萬朋友的快樂幸福,你也將同時擁有千千萬萬份的喜悅。

這一與千萬的差別,這一念取捨的智慧,你必須懂,而你也一定懂。


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