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蓮大師,今天聊得有點晚了,大師明日還得早起上課,所以弟子不敢耽擱大師就寢的時間。今日的收穫頗多,感恩大師細心教悔,真是聽『蓮』一席言,勝讀百年書,弟子今晚能得聞如此人生大法,真是三生有幸,感恩涕零,悲喜交集…」

 


 
〒▽〒,別貧嘴了,你不覺得與我聊天無趣就好!對了,瘋子,所以你明天還是在家裡趕稿嗎?」

 

「嗯…是啊!有一篇稿子還得趕,所以得早點休息,明天好打起精神。」

 

\^o^/加油喔!那就一樣的祝你文思泉湧。別忘了發表時,要與小女子我分享你的大作喔!」

 

「哈!女子合起來一個『好』字,這善觀緣起,不好都不行了。早點休息,晚上記得別踢被子,在學校記得不要與小朋友打架,走路記得要靠左邊,知道嗎?」

 

( ̄⊿ ̄")……(捧腹大笑中)!掰掰囉!明晚十點,別忘囉!」

 

「收到!拜拜!」

 

看著小蓮的暱稱,由黑色變為灰色。

我的心也開始轉為灰色。

 

很抱歉,我騙了小蓮…

 

一次聊天中,小蓮突然問起了我的職業,當時急了,一下子也想不出來應該要如何回應,於是就推給小蓮猜…

 

一開始,小蓮猜我是當業務的。因為覺得我的嘴皮一定與我的文字不相上下,如果進入這紙醉金迷的社會,一定可以殺它個片甲不留。

後來也有猜是藝術家,剛聽到這個猜測時,心裡其實有點開心!

 

曾經夢想著,如果有一天,能夠帶著筆記型電腦,走在陌生的國度裡,隨性,沒有方向的前進。當發現靈感時,就停下來,找一處悠閒,然後霹靂啪啦地寫它個不醉不歸…

這樣的生活,光是想像就已經不是痛快二字可以形容了。

 

依此,當時便告訴了小蓮,我是一位文字工作者,用文字堆疊著我的生命。

看著小蓮驚喜的回應,這謊,似乎有了不回頭的勇氣。

是逃避嗎?一直反覆地問自己,儘管猛搖著頭,內心卻不掩飾頻拭淚。

是的,我期待給予小蓮的印象,是完美的。

 

手中小心捧著無法完成的夢想,向天,祈求一個機會。

一個我與小蓮僅剩的文字空間,在這末路時分,以完美,劃下句點。

 

如果,秋收是應該慶豐的,我不應該傷心。

如果只是求一個理由,也許淚水只是因為喜極,所以墜落。

我不應該如此加重這秋天的味,否則會讓路過的人以為冬天來得早了…

 

雪,即將開始紛飛…



 

(待續…1.10)

(文字 / 塵襲)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