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六點,我準時張開了眼,看著熟悉的環境,知道自己還活著。
面對這生死交替的苦,還是必須勇敢的面對,只是加了點無奈、多了點傷痛。 

今天早上得回醫院作每個星期固定的治療。
頭上戴著一頂母親為我織的綿帽,黃綠色,在陽光如此亮麗的早晨,與我臉上的白,成了一幅不協調的畫。

輪椅讓我變得更像是一個廢人,如此地方式前進,讓沿路的每一道目光,都有了窺探的理由。
沒有讓媽跟來,多愁的她,鐵定受不了醫院裡一幕幕不停上演的別離。

「小芳,謝謝妳送我來醫院。」說話時,喉嚨帶了點痛。

「三八阿哥才這樣,我是你妹妹耶!你這『謝謝』二次聽在別人的耳中,還以為我們只是朋友!沒禮貌,人家可是你最親愛的家人,最可愛的妹妹呢!」

看著小芳裝可愛的表情,我也回贈一個笑容給她。

家裡就我們二個小孩,小芳從小性情乖巧,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家中的寶。

「阿哥!你想喝點什麼嗎?天氣有點悶熱,我幫你去便利商店買一罐飲料,好嗎?」

「不用麻煩了。我……」說話有點使不上力,氣,有些微弱。

「好啦!阿哥,我知道你不方便說話。醫生有特別交待我,在接受化療後,食慾會變的比較不好。還是這樣好了,你有什麼需要,就立刻告訴我,好嗎?那怕是要上刀山,下油鍋,你最可愛的小妹一定是跑第一個的,我是說落跑啦!哈!開玩笑的啦!」

我用力擠出了一個大笑容,比了一個大姆指,是謝謝,也是感恩小芳的體貼。 





午後,回家的路上,小芳沈默不語。
猜想可能是醫生與她說了什麼,計程車上,即使陽光炫麗,小芳的心中,似乎有著散不開的憂愁。

也許這就是太陽雨,即便我們試著不去面對它,還是輕易地淋了一身溼。

我握著小芳的手,微笑地點點頭。

「阿哥,什麼都不用擔心,知道嗎?你只要好好地養病,家裡的一切,都包在小芳身上,不用擔心,知道嗎?阿哥…」小芳將我的手握得更緊,像是怕這一放手,就再也找不到我似的。

「時間還早,我們找一家咖啡廳,坐著聊聊好嗎?我們兄妹倆也好久沒有一起聊聊了。」

「好…好啊!」小芳急忙地點頭:「司機先生,麻煩一下,我們下一個路口右轉。」

我們找了一家靠近捷運站的咖啡廳,坐了下來。
小芳點了杯咖啡,而我只要了一杯溫開水。

「阿哥,你確定不吃點東西嗎?不餓嗎?吃點東西好嗎?」小芳有點心急,擔心地說著。
從得知我的身體狀況後,小芳便開始擔起家中一切大小事的責任,明顯發現她的成長,覺得欣慰。

「等會兒吧!搞不好與小芳聊完天後,心情一好,胃口大開也說不定,呵!」
「一言為定,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哦!待會兒阿哥要是沒有克他個兩大漢堡,今天就休想回家!」
擺出了一個天兵敬禮的手式與表情:「遵命,我可愛的老妹!」

寧靜的餐廳裡充滿了我與小芳的笑聲。

一句話,脫口而出:「嗯,小芳,還記得阿哥學生時期的聊天室嗎?」

「『只想遇見你』嗎?記得啊!」




(閱讀…1.11)

(文字 / 塵襲)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