極地之光06  

真不愛了,她這麼告訴我,語帶堅定,我只是微笑,只是聽她說。

「六年的感情,女人一生美麗能有幾回六年,全給了他。當初身旁的親友全反對我跟他交往,要不是他再三承諾保證……」她倒抽一口氣,眼角積存的淚滿溢:「什麼都沒了,我以為這次會不同,原來,男人終歸還是靠不住。」

她抿嘴扭著手裡的衛生紙,心疼看著她,她似乎點醒我什麼,也是,女人一生美麗能有幾年,總期待幸福能在最美麗的時刻降臨,只怕青春不再,心動的人不再為妳停留,老了,還是一個人。

「怎麼了?我指的是,發生了什麼事讓妳對愛情這麼失望。」見她情緒回穩,我問。

「前幾天我們大吵一架……」我表情訝異,她繼續說:「我懂你要說的,這是好事,吵架只是另一種溝通,重要的是之後相互更和諧的相處。」

我點點頭,我的確想這麼說。

「只是,我真不喜歡吵架,也許是完美主義作祟,總期盼幸福裡沒有一粒沙。」

「眼裡有沙,他才能輕輕幫妳吹走,沒有前者如針札的因,何來後者如蜜甜的果。有些看似成形的問題,或許僅是醞釀幸福滋味的其中一小品,缺一不可。」

「我不這麼樂觀,吵架對我而言有如破鏡難圓,那痛,不是三天兩天,不是甜言蜜語就能煙消雲散的。」她說的堅定。

「我懂妳說的,只是真要妳放手,妳捨得嗎?」我問,她無語。

「如果妳真能將這份感情全然放下,我不會再多說什麼。只是,妳不也是因為在意這份感情,才會想找人聊聊,試著找到勇氣,然後再說服自己回頭。」

她還是無語,只是哭的更傷心。

感情裡,認真的人總是輕易讓自己愛的危險。

「我能回頭嗎?我似乎還沒找到勇氣。」

「想過嗎?倘若妳在愛情最美麗的時分幸福結婚,日子一天天過去,青春不再,愛情漸淡,當感情與親情又無法適時接手時,再要放手,談何容易。」

「我似乎應該要感謝問題在這個階段成形。」

我微笑點頭。

「不要害怕碰撞,幸福不是天生就一個圓。學會包容,學會犧牲,學會用光明的角度看待生命裡的起承轉合,末路時分,妳才能安心微笑不枉。幸福只是過程,人生再美,再苦,不也百年。老話一句,要善待自己,畢竟陪自己走到生命盡頭的……」

「只有自己!」我們異口同聲……


連微笑也是。

 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