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心被雷親 

以前聽朋友說,好心不一定有好報,當時鐵齒不相信,現在,我只能無奈的點點頭。

沒辦法,因為我真實遇過,時間就在幾個小時前。

景氣不好,為了刺激消費,招了輛小黃回家。臨上車,一股刺鼻的檳榔味迎面,見車窗微開,這濃的化不開的警訊,我怎好袖手旁觀。

「大哥,你檳榔吃得很重喔!」我語調輕鬆,試著拉近雙方陌生的距離。

「沒吃!」他回的果決,我默然了幾秒。

「沒吃很好,檳榔吃多可就傷身了。」我朝著車窗細語,用著他剛好聽的清楚的音量。

「檳榔其實是好的,只是很多人不會吃,像我祖父吃了一輩子,人還不是好好的,他還有教我怎麼吃最好。」他還是果決。

「我想應該是機率問題吧!畢竟口腔癌的末期患者,多來自長期以嚼食檳榔的朋友居多。」

「那是他們不會呷啦!像我爸也教過我怎麼喝酒不會醉,連醫生都跑來問我原因。很多東西是好的,像檳榔就是中藥的一種,如果因為不會吃就歸類是壞東西,那我是不是可以說吃白飯也是不好的,還有開車、運動也是不好的。你要瞭解吶小兄弟,我可是讀了很多書,我就這壞習慣,愛看書,書讀得太多才會知道這麼多,呵呵!」他乾笑兩聲,我心都冷了。

「嗯……我相信每種東西都有它好的一部份,但既然醫學已經證明長期嚼食檳榔的朋友為罹患口腔癌的高危險群,是否還要選擇去硬拚這微小無壞的可能,這應該是蠻值得思考的課題,畢竟健康是一切幸福的根基,繃壞可就不好了。」我不知那來的勇氣,竟選擇力拚他的論點,畢竟他開扁我的機率頗高,我是否不智。

「你真的還太淺,說了這麼多還是不懂我的意思,總之檳榔是好的,你記得這點就好。不過……我近幾個月也開始不吃了,老了,牙齦在嚼食時已經有點吃力。」他愈說愈小聲。

「我懂你說的,原住民的朋友吃了一輩子的檳榔不也沒事,但我相信應該是在檳榔包裝的成份上有所出入。雖然我不是很瞭解致癌確切的因素是什麼,但我清楚常熬夜的朋友,免疫力原本就會降低,一降低,病菌就很容易攻佔身體。如果真讓你說中了檳榔的壞因子微乎其微,只是面對當下身體的狀況,不也輕易敗壞健康。」我愈說愈大聲。

他不語,眼看就快到家,心想,如果他祖父有教他怎麼健康吃檳榔,那為什麼臨上車時他騙我沒吃。

車停,我從容拿出紙鈔讓他找,思考的時間僅有幾秒,我選擇開口。

「我是基於關心才會多嘴,你不知道口癌末期的病友多懊悔當初,他們總說如果生命再走一回,鐵定不會再碰檳榔,一個人健康沒了,一個家庭就跟著完蛋了。」

「謝謝啦!謝謝啦!」他將找零的銅板交給我。

「好啦!祝你平安健康賺大錢啦!掰掰啦!」


「謝謝啦!謝謝啦!」他加大了音量,我聽到的則是一家子幸福的迴音,在耳畔輕吟。

 




(文字 / 塵襲)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