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子湖小女孩‧攝 / 塵襲 

中午過後,一位女同事電腦當機,請了資管員協助處理,她很急,他正忙,處理上兩人都動了肝火。

不一會兒,女同事回到坐位上,眼眶紅紅的像是小孩子受人欺負,覺得委屈。

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她,輕聲問了狀況,她不應,只是默默地任由情緒依附淚水傾洩,當下明白,也不再多說什麼。

我覺得她很棒,懂得讓自己的負面情緒找一個管道宣洩,像是釋壓即將潰堤的淚水,冷靜,然後再重新開始

大環境不理想,失業的辛苦,在職的也不見得輕鬆,臨缺不補的大原則下,一個人當三個人用,忙到沒時間喘息,沒時間抱怨,沒時間平衡公與私的完美比例。

只是再苦也得笑著撐下去,一人飽全家飽倒還好,就怕一家子就看你這口心酸飯,怎能不費盡辦法守護,即使用健康來換。

想起與師兄一回用餐,臨桌的小朋友不安份,哭鬧吵翻天。我笑說小孩子真幸福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情緒壓不住,身體沒負擔自然壯的像頭牛。

師兄笑著回應我的話題,他印象深刻,小時候為了朋友間的協議,母親怎麼逼問他就是不語,母親急了,拿了藤條就是抽,師兄還是不語,愈打是愈大力。

「不疼嗎?」我追問。

「疼!當然疼!而且疼死了!」他回的堅定,像是剛發生不久的事。

「所以招了?」我笑,師兄驕傲的搖搖頭,我豎了大姆指,他笑。

還是小時候快樂,拿著木劍就能玩上一天,一吆喝就一堆朋友樂翻天,一玩就忘了回家,一回家倒頭就是呼聲大作。

說來難為情,其實我也是被打到國中母親才鬆手,總覺得不是我變乖了,懂事了,而是母親累了,想休息。

我從小就不是一個聽話的乖孩子,總是任性,總是不懂得分寸,常惹的母親寒心,幾次想放棄對我的管教。

也正因為如此,我的小貼心總能帶給母親無上的窩心,甚至感動一夜難眠。

人間總是奇妙,物以稀為貴,沒有失去的痛,就無法深刻擁有的喜悅

情緒像是毒癮,愈是痛,我們愈是緊抓著快樂不放,像是死亡,我們都懂,卻還是選擇逃避,選擇在愛恨中拉扯,選擇一種自我安慰的存在。

人們很奇妙,總是先認可問題存在的必要性,再來費心找尋答案。

其實,問題本來就不存在,答案的方法只是前人慈悲留下的痕跡,不是要你停,而是要你大步向前走。

同事與我分享他們教會的一切,我也是歡心,我覺得什麼宗教都好,愈來愈快樂就好,快樂,會讓你的世界變得遼闊,變得有趣。

常保一顆赤子之心,你就會輕易發現生命裡隨處都是驚奇,你會看見時間的盡頭,然後延展,你會發現人間最珍貴的禮物,只出現在當下。面對眼前的緣份,你會懂得欣賞,懂得珍惜,懂得眼前的美麗是千年撒落的種子綻放眼前的奇蹟。

這感動只有你懂,於是微笑。

多年前的媒體工作,於音樂剪輯室突然響起童唱的咒音,頓時覺得身心輕安、喜樂。詢問後,得知咒名為「百字明咒」,來的人發現我的感動,當下與我結緣。

打開光碟,入眼的一句話,就是「修行‧就是要修回像小孩子般的天真」,才發覺我感動的原因,聲音僅是導引,那震顫來自歸鄉的悸動。

生命不苦,苦的是陽光正在頭頂閃耀,我們卻誤認為人生僅有一種方向,像是翻攪著污泥卻忘了抬頭仰望向上延展的蓮花。

生命像是錢幣有著兩面可能,心情隨著風水輪轉,不妨以正向的心看待世間,念念天堂,念念光明。

只是千萬別忘了這枚錢幣的主控權在你手上,你可以選擇跟隨,亦或,收起這枚錢幣

 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 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