植物園白頭翁 / 攝‧塵襲 

「Hello my friend!」

「My friend ,我最近不ok吶!」手機另一頭的他,聲音明顯氣若游絲。

「怎麼啦!陽光少年,怎麼一整個沉,這不像你。」

「這次,她是真的不回頭了……」他的聲音帶點哽咽,像個找不著回家方向的小孩,能做的僅有哭泣。

回想他們這段若有似無的感情,結束,我真覺得是好事,只是我不能明說,我懂他此刻的哀愁。

「我明明就沒那麼喜歡她,但為什麼心頭就是一陣揮之不去的酸,為什麼?為什麼?」他聲音漸揚。

沒那麼喜歡她,就讓喜歡她的人找到她,不也是一件美事。」我說的緩,顯示我對這問題的慎重。

「我真的懂你說的,只是真覺得自己賤,她賴在身邊時覺得煩,覺得吵,真不回頭了又耐不住片刻的寂寞。說穿了男人就是一個字,賤!」

「呵!等我一下喔!」順手拿起辦公桌抽屜裡的藍芽套在耳朵上,確認連結到手機的訊號後,我長嘆一口氣。

「兄弟,想聽忠言嗎?」

「會逆耳嗎?」

「當然!」

「來吧!如果痛能蓋過酸的滋味,不也是另一種解脫。」他無奈,我則朗朗笑了兩聲。

「我覺得在愛情裡,男人是屬於掠奪性的動物,只想證明自己掠食的高竿,卻顯少有人真正想扛起明日的重擔。加上你又喜歡自由不受束縛,活脫脫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子性格,她愈是想從你身上找到幸福的證明與廝守的理由,愈纏,你逃的愈遠,來不及逃,你就怒吼,好教她能知難而退。而你此刻的酸,說明白些,只是你好面子,輸不起,覺得她沒有資格更沒有轉身就走的理由,加上你又害怕找不著下一個對你死心塌地的忠僕。殘酷的是,面對自己,你沒有信心,面對這段感情,你不是想贏,而是不想輸。

「嗯!」我停,他則應了一聲,好讓我知道他有在聽,要我繼續說。

「但是兄弟,你我都知道她並不適合你,我們聊過很多次,也試過很多次,你是大男人,她是大女人,一山不容二虎,光是當好朋友就難了,何況是男女朋友,甚至是一生一世白頭與共的夫妻。女人跟男人不同,她們一生像是花期,總有最美麗的時期,錯過這段時期,幸福就僅剩等待。所以當初你斬釘截鐵的要她尋找下一段可能,不想耽誤她,我當時真的打從心底覺得你是真男人,只是現在她真的鼓起勇氣找尋下一段幸福的所在,我們應該做的,就僅是祝福,真心的祝福,然後讓自己活的更好,好好的等待下一段幸福。

他還是哭了。

我遙望窗外往來的車流與人行道上對對的情侶,突然想起另一位朋友不久前聊起,說是週遭的朋友一個個都結婚了,他覺得好羡慕。沒等他說完,我一劈頭就回:「我認為結婚並不高竿,幸福快樂一輩子才真教人羡慕。

「想一個人好好靜靜嗎?」我建議。

「我又錯過了什麼嗎?」他答非所問。

「我問你,如果她真的為你回頭了,你會好好的珍惜並發自內心喜歡她,疼惜她一輩子嗎?」我再問,他則猶豫,我接著說:「那這段感情就不算錯過,頂多只是證明,證明你們不適合,如此而已。」

沉寂片刻……

「我是賤男人嗎?」他終於打破沉默。

「你是對愛情有極度潔癖的賤男人。」我回,自以為幽默。

「那你是賤男人嗎?」

「說實在,男人那一個不賤!」我回的果決,他笑的豪邁。

 

 

(文字、攝影 / 塵襲)

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