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貨手扶梯‧攝/塵襲 

連續兩個夢,有些奇特,想與你們分享。

第一個夢境裡,我住在一個陌生的頂樓,感覺像是違章建築。一處不到十坪的房間,裡頭的家俱亂堆,幾乎找不到立足之處。可喜的是有光線透射進來,可悲的是屋裡明亮的主因,來自少了屋頂。

突然聽見屋外有東西傾倒的聲響,出去一探,竟發覺是置放在牆角的餿水桶倒了下來,裡頭的精采奔洩而出。當下心裡覺得噁心,正發愁這樣的日子該怎麼過時,心一驚,醒了過來。

另一個夢境裡,映入眼簾是豪華的裝潢與氣派的家俱,歐式風格,十足讓這間屋子顯得格外具有貴族氣息。我微笑走著,不時驚呼著,近乎富豪該有的一切,這裡都不缺乏:巨型游泳池、健身房、三溫暖、家庭劇院組、室內高爾夫球練習場、室內網球場等,想得到的這裡幾乎應有盡有。

地方之廣,大到我醒來前都還來不及參觀完,只可惜有一個大缺點,那裡沒有光線,暗暗沉沉,沒有生氣更別說人氣,像是一座與世隔絕的碉堡,閒人勿入。

事後思惟,有些發現想與你們分享。

先就第一個夢來說,一個連自己都餵不飽,連最基本的生存都成了問題的人,如何還有心思探究生死解脫的大法門

第二個夢明顯也出了另一個問題,當一個人的財富多到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時,看在一般人眼中的羡慕,卻易讓人自然陷入沉淪。像在天界享受福報的良善之人,雖擁有善業所回饋的極樂資糧,卻容易將時間荒廢在享受之中。試問待在如此的天堂裡,思緒如何與生死大事相連結,更別說思維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迫切了。

眾生與佛差別僅在一念之間,生死在覺者眼中只是人生大戲,而他只是台下的觀眾,因為清楚,所以心安然而不隨波逐流。眾生可就不同了,常以有限的知見將自己鎖在自以為的美麗牢籠中,隨得失起舞,等到那天無常上門,才驚覺緊握在手中不肯放手的擁有,此刻竟然一點忙也幫不上。

於是這兩個夢有了一個答案。

常懷感恩的心,讓自己擁有一顆樂於分享的心,付出,再付出,同時找尋生命裡唯一能帶走的禮物,那才是你人生需要著力的重點,努力的方向。有一天,當你走到生命末路,你會微笑無所恐懼,只因一個連自己生命都能奉獻且常住光明的人,無常怎能輕易找到你……

 

 

(攝影、文字 / 塵襲)

 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