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明春天 

生活中常會遇到一種人,愛講道理,更愛別人安靜聽他說道理,可怕的是,這類的人一開金口就很難停下來。聊得不投機想找藉口逃離現場,卻又難以在一連串字字珠璣中找到缺口漂亮切入。

往往都是,他說得口沫橫飛,我聽得是莫可奈何;他覺得幫了我一個大忙,我則苦笑感歎搔不到癢處。

見笑的是,在親身遇到這種人之前,我似乎也是這類一股傻勁,盡使傻力的人。

殊不知一個身處沙漠極地的人,縱然給他再多金銀珠寶也是枉然。慈悲的心少了智慧的水,任憑再多氣力,伸手求救的人終究難逃末路無依的命運。

道理,當然得給。

只是給的時機?給的方式?什麼情況給效益最好?給的份量多重最適合?想想真不失為一門智慧。

舉個不久前的例子。

一位朋友工作失了意,空降主管令他滿肚子委屈無處渲洩,家有妻小的他又不能任性繃潰丟了飯碗,於是他選擇壓抑,選擇吞忍這股怨氣,就等下班再撥打紓壓專線給我。

「有時間嗎?兄弟。」

「別人沒有,但自己的兄弟有的就是時間。」我義氣開了口,他朗笑。

「我問你,我的個性會很難相處嗎?為什麼她就是要處處刁難我。也不想想才剛報到,菜味都還沒散,身子骨還不懂得放軟些。不得眾人心,她還想不想好好帶部門吶?」朋友說得激動,手機離了耳朵三公分遠還聽得清清楚楚。

他的火氣不小。

「看來又是一個自以為是的空降部隊。」我應。

「對!對!對!」他大聲附和,像是飄流了三天三夜終於找到一根浮木般悸動。

十多年的友誼,我瞭朋友的個性,他不壞,只是心直口快。得失心重的他,只是期望自己的努力都能全然被上頭看見,他不是不能忍受新來的主管,只是無法安靜面對自己能力「有可能」遭到質疑的危機。

他想太多。

一直都是如此,但我不能明說,因為此刻的他需要的是朋友,一個與他站在同一陣線的朋友。

於是我選擇跟著他的情緒走,等一個機會,在引他往另一個方向思惟。

「老實說,其實我還蠻同情她的……」我話鋒急轉。

「怎麼說?」他好奇,可能也是罵累了,想換我說,趁機休息一會兒。

「她應該很心虛吧!畢竟突然空降到一處陌生的地方,還來不及站穩就得面臨上層冷眼旁觀的壓力。有實力到還好,經得起考驗,就怕真是個空殼子,打腫臉充胖子,等那天撐破了那可就難看了。」我刻意冷笑,試著勾起朋友潛在的正義感。

「聽你這麼說,我倒是有幾分同情她了……」朋友一字一字緩緩地說,我則露出微笑,在電話另一端。

「這種人有什麼好同情的?你的心可別軟了,搞清楚,她是敵人,不是朋友。」我刻意加重語氣。

「話不是這麼說,其實也是我太急,你說得對,她初到一個陌生的環境,心情難免緊張,壓力這麼大,論誰也很難維持一天八小時笑臉迎人吧!我不知道,也許你可以,但我可不行。現在冷靜想想,我這幾天在公司的冷酷,似乎有種落井下石的殘酷。」朋友愈說愈小聲。

我沒再多說什麼,知道他正在思考,也明白他已經有了答案。

「謝啦!兄弟,每回跟你聊,問題總能迎刃而解,你真是我的心靈導師。不過老實說,一開始我真的很怕你會跟我大談佛法,我不是說佛法不好,而是我需要的是一位朋友,不是一尊菩薩。

「呵,你我都是未來佛,只因一念無明分別才會示現眾生相……」我假裝要開始高談闊論。

「喂!喂!聽得到嗎?訊號非常不清楚,喂!手機快沒電了,那就……先聊到這裡,改天再出來一塊吃飯,我請客!掰!」朋友默契回應,電話兩頭,同時間揚起一陣朗朗的笑聲。

「有你的,好兄弟!」我說。

「再次感謝,我想我已經準備好心情面對明天的挑戰了,謝囉!好兄弟。」


每個人都喜歡助人的成就感,也喜歡分享解決煩惱的智慧與慈悲,但一股惱的傾訴真理往往得不到最佳的成效。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與他站在同一個位置,仰望同一種角度,靜靜聆聽,先讓情緒有了管道冷靜,再來解決早已冷卻的燙手山芋。

等等再等等的智慧,往往讓彼此都有了一處不小的空間,從容讓煩惱轉身。

相同的智慧在不同的時間與空間,有了加倍再加倍的慈悲奇蹟,同理心的往返關懷,增加信任也拉近了彼此心的距離。


也許,正因為心靠得夠近,問題在無形間,似乎也早已不成問題了……

 



文字、攝影 / 塵襲

‧塵襲最新生命勵志小說極地之光 

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