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明春天 

從得知阿舅罹患肝癌到往生,短短不到三個月,這期間,我一共見了阿舅三次面。

第一次見面是為了幫阿舅沖喜添福壽,大夥辦了個熱鬧的慶生會,當時的阿舅身體明顯感到疲累,面對滿桌的佳餚與親友刻意的笑容,阿舅就是提不起勁,提不起食慾。

第二次見面是大年初一,阿舅因身體突然不適,緊急送往醫院,這一進醫院,阿舅就再也沒有出來了。阿舅原本的計劃是期盼能在家裡過年,只是世間的無常總來得匆忙。

醫院裡,我靜靜看著阿舅時而清醒,時而彌留的眼神,內心升起一絲無力感,是對生命無能為力的心酸,深刻於那一瞬間。

第三次見面竟已走到了阿舅的告別式,強忍的淚水決堤在舅媽燃上一炷香的那一刻,這曾經的幸福,這不得不放手的愛,這從此無依的伴。

三面經歷了生命三種面相。

火葬場裡,我語重心長的告訴表弟,也許我們都覺得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,只是,這裡每天都像今天一樣,隨時都忙碌吟唱著末路之歌,從來都沒有間斷。

面對生命,我們竟像個長不大的小孩,都清楚難逃一死,卻都還是汲汲營營於眼前的庸庸碌碌。

想起上週末,會裡為了口腔癌預防宣導,苦口婆心勸解參與園遊會的朋友,千萬不要抱著僥倖的心態嚼食檳榔。活動中,不時有長年嚼食檳榔的中年人對著志工發飆,說是朋友的媽媽吃了一輩子不也健康活到九十多,生病,那是因為我們不會吃,要我們別汙名化了檳榔。

面對死亡的挑釁,多數人總習慣用憤怒提醒自己稍安勿躁,欺騙事情沒那麼糟,自己絕對沒那麼倒楣。

只是當親身站在死亡面前的那一刻到來,才驚覺一切都為時已晚,懊悔瞬間佔滿整個思緒,健康在那一刻,理所當然成了幸福無法取代的唯一條件。

落在死亡天秤兩端的檳榔與口腔癌,也許我們都說不準自己是否就是那位百毒不侵,萬中選一的幸福兒,但我們至少都能聰明的選擇不去博這一把可能會輸的賭局,即便勝利的機率有多高。

更何況,這賭局的殘酷竟是高達一比一百二十三的絕對危機。

寫了這麼多,無非還是希望大家都能過得快樂,過得健康與平安。我親身從死亡繞過一回走到你們面前,就是希望能提醒大家都明白卻容易遺忘的人生至理。

生命因為有盡,讓時間有了珍惜的理由;也因為無常,讓每個人的生命有了圓滿的可能。我們都無法預知死亡何時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,與其讓時間消極浪費在煩惱與抱怨,何不就積極樂觀的面對眼前每一個緣分。

印象深刻,阿舅告別式的第二天清晨,身心有一股說不出且無法形容的輕安與喜樂,那幸福的感覺倒不像是擁有了什麼,而是一種對生命柔軟的無缺,像是鬆開了緊握的拳頭,讓生命有了一點縫隙,透射出本然無垠的遼闊

原來,面對死亡的無能為力,讓生命有了另一種可能,用了另一種力道,幸福重生!

 



攝影、文字 / 塵襲

‧覺得文章不錯請給我一個『讚』作為鼓勵喔!

塵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